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796章 此乃谎言!

因焦顺答应要来,却没说什么时候到,王夫人在家等的是心焦气躁望眼欲穿。

等好容易听说焦顺来了,正在往大观园这边儿赶,她却又开始忐忑慌张起来。

即便心中已有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觉悟,但事到临头她还是难以澹然自处。

毕竟再怎么说宝玉也是她的亲骨肉。

她起身在客厅里来回转了两圈,忽然问一旁侍立的彩霞:“二奶奶如今在做什么?”

彩霞一愣,转头看向彩云。

彩云冲她耸了耸肩,彩霞便忙道:“我这就去打听打听。”

说着迈步就往外走。

“回来!”

王夫人急忙喊住了她,暗戳戳的示意倒还罢了,她却实在做不出明着催促的事情来。

不过宝钗既然已经和焦顺勾搭上了,应该也不需要自己再……

唉~

真是冤孽啊!

她烦躁的重重坐回了罗汉床上,拿起佛珠不住捻动着,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若是有选择的话,有哪个做婆婆的愿意看到儿媳妇红杏出墙?

但现在事关亲生女儿的生死,更有可能牵连一家人的命运……

她急躁的捻动着佛珠,暗恨自己早生了二十年,若不然凭自己年轻时的姿色,又何须再用到别人?

与此同时。

薛宝钗正在家中与王熙凤闲话家常。

因为权利交接的事情,两人曾一度面和心不和,如今局势变换往事如烟,两人便也重修旧好逐渐热络起来。

王熙凤挺着大肚子,靠着垫子歪了一会儿,忽然坐直身子一口饮尽了杯中残茶,然后拎起紫砂壶掂了掂,递给一旁的莺儿道:“莺儿,再去沏一壶茶来。”

莺儿接过来就发现那茶杯里还有大半茶水,情知王熙凤是有话要单独跟自家姑娘说,于是便默默拎着茶壶出门去了。

果然,她一走,王熙凤便好奇的探问:“妹妹今儿是怎么了?怎么瞧着无精打采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

宝钗自然不会吐露实情,笑着摆手道:“就是这些日子守灵守的太累,这乍一闲下来就提不起劲儿了。”

“我看未必吧?”

王熙凤重又靠回了软垫上,捶着有些水肿的腿似笑非笑道:“我听说宝玉写了一封家书来,莫不是在信里提到了些什么?”

“确实是有家书送回来。”

宝钗叹了口气,无奈道:“甄家被抄家了,是宝玉亲眼得见的。”

“什么?!”

王熙凤一下子坐了起来,因起的勐了,肚皮一阵荡漾,疼的哎幼一声双手抱住,缓了好阵子才又问:“甄家怎么突然被抄家了?”

“也不算突然,一开始是受了牵连,后来下面又揭出许多违法逾制的事情,内阁咬死了要严查严办,然后就……”

王熙凤自然明白,所谓受了牵连是怎么一回事,但她还是觉得有些古怪:“那怎么咱们在京城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这个……”

宝钗略一沉吟,便猜测道:“或许是正赶上陛下驾崩,所以就给盖住了。”

王熙凤这才恍然,也是,甄家的事情再大,也大不过皇帝驾崩去,若正赶上那几日,自然就没什么人关注了。

从被抄家的甄家,想到落魄收场的王太尉,她忍不住长叹一声,再也没了高谈阔论的心思。

后来还是宝钗主动问起王熙凤的产期,两人这才重又攀谈起来。

便在这时,莺儿提着茶壶走了进来,一进门便道:“我方才听说,太太又请了焦大爷来,也不知是有什么要紧事。”

王熙凤闻言眸子微闪,旋即笑道:“咱们家琏二爷不顶事,可不就得指望他焦畅卿了?”

说着,却又向薛宝钗试探:“妹妹可知道,他这回来又是为了什么?”

“多半和娘娘有关吧。”

宝钗含湖的回了句,面上虽不显什么,实则心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因为直到现在,她也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去直面焦顺。

第一次还能说是无比失望之下的冲动报复。

若再来一次,却怕连自我宽慰的借口都不找好了。

两人各怀心思,又聊了几句之后,王熙凤便主动起身告辞。

回到东跨院后,她一度想过要按‘惯例’让贾琏招待焦顺,但转念一想,自己如今左右是不成了,又何必给被人做嫁衣?

真要是乌龟搬家憋不住了,等大太太回来自己留客就是。

但她还是随口问了句:“二爷在做什么?”

“二爷出门去了。”

正在给她揉腿的丫鬟连忙禀报道:“二爷昨儿就出门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听说是有个外官新进调到了京城,特意请了二爷去吃酒。”

外官?

调到京城?

王熙凤有些莫名其妙,如今荣国府变成这副鬼样子,难道贾琏还能赚到外快?

想了一会儿不得要领,索性就没再多想,也或许就只是个八九品的小吏呢,荣国府纵然已经大不如前,安排个八九品的芝麻官儿,应该也还是可以的。

这般琢磨着,她也就把这事儿抛在了脑后。

…………

返回头再说薛宝钗。

送走了王熙凤之后,她便在客厅里默默饮茶,似乎对焦顺到访的消息全不在意。

但这副样子却急坏了莺儿,她心道莫非姑娘在宫里,又跟焦大爷闹了什么不快,若不然怎么听说他来了,会是这样的表现?

“姑娘?”

她忍不住唤了一声,刚要说些什么,却被薛宝钗抬手止住,一字一句的提醒道:“我说过,不要再擅作主张了!”

莺儿登时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下益发的为姑娘不值。

别人寄家书都是给父母妻儿,莫说丫鬟了,连对小妾也多是托妻子转告一声,宝玉倒好,给袭人写了那么厚一封信,却只给了姑娘薄薄的几页纸,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不过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前脚刚离开京城,袭人就跳槽到了三姑娘身边,默认了要给焦大爷做陪房丫鬟。

正觉得解气呢,忽就见薛宝钗长身而起,径自走进了闺房里。

莺儿下意识要跟进去,房门却碰的一声被反锁了。

薛宝钗进到里间之后,就坐到了梳妆台前,然后从里面摸出一厚一薄两封家书。

厚的那封不用说,薛宝钗早就已经看过了,但薄的这封她却到现在也还没有拆开。

此时她将属于自己家书,端端正正摆在了梳妆台中央,瞩目半晌,才拿起剪刀裁开了封皮,轻轻从里面抽出了三页信纸。

准确的说,内容只有两页半。

当然了,因为都是蝇头小楷的缘故,若没有袭人那封信做参照对比,这也算是比较标准的家书了。

将信纸抖开,薛宝钗仿佛是在做什么重大抉择一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任由饱胀的胸口抵在梳妆台上,然后才从抬头逐字看起。

也不知该说是出乎意料,还是早在预料当中。

这封家书的内容,和宝钗最初猜测的相差仿佛,确实是在试图挽回两人之间破损的感情,通篇更是有将近一半都在自责。

只是……

宝钗在读完之后,却仿佛看到了宝玉面对着这三张信纸,如坐针毡、抓耳挠腮、长吁短叹的模样。

因为那些道歉的言语、那些自责的言语、那些试图挽回的言语,全都无一例外的透着生硬。

很显然,这封信是在甄家被抄家之后写的,而众所周知,宝玉是个‘性情中人’,至少在写诗写文章的时候极易受到情绪的影响。

而他顶着一脑门厌世情绪,偏要写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其中的拧巴劲儿几乎是肉眼可见。

莫说是薛宝钗这样眼明心亮的女子,便换成是粗通文墨的普通人,也能对这篇文章做出四字总结:

此乃谎言!

没有感情全是技巧的谎言!

也或许宝玉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给自己写一封家书,只是收到了贾政的压迫,又或是被李嬷嬷逼的,所以才赶鸭子上架,写出了这样一篇明着似乎纸短情长,实则却处处透着疏离冷漠的家书!

薛宝钗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也渐渐的坚定起来。

旋即她毫不犹豫的起身拉开房门,对吓了一跳的莺儿吩咐道:“去打听打听,看湘云妹妹又或是薛家,有没有托焦大爷给我捎信来。”

莺儿先是一愣,继而大喜:“姑娘等着,我这就去找焦大爷!”

说着,飞也似的去了。

目送她远去,薛宝钗重又坐回了罗汉床上,低垂着螓首,眉眼间不见一丝欢喜,也不见半点失落,有的只是浓烈到化不开的疲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剑道第一仙唐人的餐桌踏星最强战神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九星霸体诀人道大圣7号基地我有一剑
相关推荐:
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城隍法相打卡:从三流主播到顶尖食神哈迪帝国1945贵妃如此多娇植物系统:末世女战姬末日大秦:带着秦始皇吃鸡签到游戏王GX英雄记召唤!游戏王:百万最强怪兽召唤诸天众神在游戏王开理发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