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百零六章 你说的,有理

白河滩官军营寨所有将兵已完全进入了圈套之中。

经一场大火,营寨被焚毁,士卒有逃亡,遭受重大打击,大部分士卒仍然保有基本的纪律,这难能可贵。

但,在有心算计之下,此部官军的战斗力彻底土崩瓦解了。

官军将领在好心商人的建议下,派了手下五分之四的人去采买木材,且为了所谓的保密,为了不引人注意,特意去外县去买,遥远的路途,加上人力被分散成了几十队之多,这要是突然爆发战事,分的七零八落的兵力根本没办法作战。

官军的组织度已被肢解殆尽。

这还不算完,恐官军在短短时日就重建起营寨,为尽可能拖延时日,由义军所假扮的商人刻意诱导官军大起土木大建营寨,如此以来,人力物力糜费多矣。一个大型营寨,少说得拖延官军半个月之久,这半个月时间,官军八成兵力都七零八落的散在外边,剩下的两成兵力又在整日忙碌着建营,士卒疲惫倒在其次,关键在于一旦投入营建,官军就失去了战备状态。

就如,定军山之战,夏侯渊因为顾着修鹿角被黄忠斩了,同理,当官军忙着挖坑的挖坑,抬木头的抬木头,当官军处于忙碌之时,仅剩的两成官军,就正如定军山的夏侯渊,会在突袭之下,被轻易杀的溃不成军的。

两成官军,大抵一百余人,这一百余人虽然人力凑在一起,虽然在将官号令之下依令行事,但是,只需步卒二三十突然杀来,百余正忙着干活手无寸铁的官军士卒无任何相抗可能。

在张飞的计划中,兵力有限,留于对付白河滩官军的兵力,顶多五十。

现在,事已成,已不需五十人,若起事时,只需骑兵三五人突然冲杀过来,能立刻把区区百余人的官军杀的七零八落。

甚至于,都不需五个骑兵,三个骑兵也够了,更甚者,只来骑兵一人,一精锐骑兵突然杀入毫无防备的工地,杀散百余官军并不难。

张飞连夜的一把火下去,一部大敌已拔除。

满打满算,算上几十个带着官军采买队伍四处乱跑去远处采买木材的人,再加上留于时起之时攻打官军营寨的二三十步卒或者三五骑兵,也就耗费了五十来人左右,完美达到了预期目标。

这还是开始,待一两日后,各“商队向导”帮着官军的采买队伍随便找好卖家之后,后边就可以由官军士卒自己往返各处了,待各向导回赶,几十兵力重回义军,到时,只需留出作战人手,只需留个三五骑兵就够了。

本来,五十兵力拔除官军一个军寨,已经够艰难的,结果到最后,竟只需三五骑兵而已。

回顾整个夜袭计划,从木马计开始,从故意把柴留给官军开始,到后边派人假做商队以肢解官军战力,这当中,步步环扣,一步有差,事便不能成。

所幸,张飞谋划严谨考量充足,以有备算无备,终于事成。

曾几何时,李孟羲做事总是赶趁,好像他一直觉得,这一秒不把事做好,下一秒麻烦就会临头一样。

于李某人自己,他自谓,兵道危行,不敢不谨慎,不敢稍有懈怠。

于昨日,官军将领看到寨中堆积柴草,官军将领为人足够谨慎,其已敏锐察觉到了柴草堆积的隐患,结果,当时官军将领着急着练兵,打算过明日再把柴草挪走。

官军将领以为无事。

可正凑巧,就因耽搁了一夜,导致营寨被焚。

要是营中没有堆积下大量柴草,那袭营士入营放火之时,会因没有足够的引火之物,以至于点起的火势微小,从而致使整个夜袭计划失败。

夜袭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大者,再无任何瓦解白河滩官军的可能,义军就得留至少两百精兵用于防备,往小了说,夜袭如果失败,如果火攻失败,那营中就混乱不了,官军不乱,袭营之士就走脱不了了。待之后,官军将领要巡查营寨查找失火成因,这一排查,十三个袭营士几乎必然被查出来。

虽然说,十三个袭营士出发之前,已被张飞严令告戒,一旦失败,全员处死,这十三人乃十三死士,大概能做到守口如瓶。

但,人心难料,万一有人扛不住把事情抖了出去,一旦让官军知晓是涿州军想趁夜烧营,一旦消息捅给朝廷,那完了,张飞的整个计划就全毁了。

李某人整天忙的跟赶死一样,他生怕疏漏处晚一步没补救上,人就死了。

真是如此,就晚了一步,就慢了一步而已,就这一步之差,当真是完胜与大败的差别,当真会死人。

大胜与大败之细节差别,不全在张飞谋划严谨,更在官军之应对,若官军将领稍微勤勉一点,稍微赶趁一点,只要其连夜把柴挪到外边去,就很可能不至整营焚毁了。

——

已成了一片灰尽的官军营地旧处,衣衫不齐的官军士卒,把营地中还完好的物资给拾了出来,在营地外堆了几个小堆儿。

昨夜火势突然,仓皇逃窜之时,官军士卒根本来不及带出什么东西,帐篷,粮草,柴火,还有铠甲,弓弩,刀枪等军器,全烧在火里了。

军资损失惨重之下,官军哪怕全员皆在,战力也已大减。

官军将领拿着锛子挥汗如雨的刨着埋桩的土坑,一边,木材商人热心的拿着锄头也在帮忙刨着,忙碌了一阵,商人丢下锄头,擦了擦手上的汗,他跟官军将领说到,“军爷,任先搁这儿忙,我回家看看凑点钱再买两车木头来……”

“呀!使不得!”官军将领连忙出声阻拦,“兄长施以援手,某已不甚感激,怎劳兄长破费。”

商人笑着道,“那,某先告辞。家里还有营生要料理,我过几日再来看看,军爷若有用得着的,某随时候命!”

商人请辞,将领丢下锛子送出了商人一截。

两人于路口拱手拜别之时,将领突然叫住,“兄长稍等!某去去就来!”

商人看着小跑着离去的官军将领,略感不解。

不一会儿,官军将领怀里抱着兵器甲胃来了。

官军将领将一副侥幸未被烧坏的鱼鳞甲和五六把刀剑拿给商人,将领笑着说到,“这三二物,留当买兄长数车木头之钱,还望兄长不弃!”

商人接过兵甲,他犹豫的问道,“这……私动军械,上边要是追问,怕是不好吧?军爷还是拿回去,区区几车木头,算不得什么!”

商人推拒不要。

官军将领本就因为军资被毁没有钱去付买木头的钱而羞愧,商人不收,他强意要送。

不得已,商人只能把兵甲收了。

两下告别,商人于马背上朝将领抱拳一礼,“那就,再会!”

“再会!”官军将领抱拳回礼。

马蹄嗒嗒声中,商人头也不回的远去了。

路旁,官军将领目送着商人离去,他心里感慨着这名仗义襄助的商人真义士也。

——

不久之后,“商人”匆匆回到了义军营寨,于大帐中,商人兴奋的给张飞汇报结果。

张飞听得,官军八成人力已被骗去运木头去了,剩下的区区两成兵力在吭吭哧哧的在拉大锯挖大坑,已毫无战备了。

张飞畅快的哈哈大笑,开心之下,他把腰间葫芦解下,递给“商人”,“来,喝两口。”

商人谢过张飞,拿起葫芦,拔了塞子,把葫芦凑到嘴边,仰头喝了起来。

葫芦里是烈酒,商人吨吨狠灌了两口,酒辣的他直吐舌头,又辣又爽快,喝了两口没喝过瘾,商人举着葫芦准备再喝,张飞一把夺过,他笑骂道,“喝两口得了!你想给我喝完?”

“商人”嘿嘿一笑,他抬起袖子抿了抿嘴巴,他问张飞,“那将军,俺可归队?”

张飞把“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看着“商人”少见的胖大富态的身材,“嗯,”张飞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你这个身架儿,倒是有些用处。”

张飞是想到,此次军中恰好能找到一身架儿富态曾有经商经历的士卒,若非如此,若无此合适人选,估计最后难以骗过官军。

张飞想到,若要用于非常之时,看来,军中得随军带一些男女老幼各行各业的各色人等以备用。

张飞所想到的,其实就是李孟羲已记录在册的,【特攻战术】和【特攻营】。

身架胖大曾有经商经历的士卒,名为赵大,任军中一伍长。

这赵大汇报完还不走,他暗有所指支支吾吾的指着鱼鳞甲还有刀剑,问道,“将军,这个甲还有刀,你看是……”

张飞多精明的一看人,一看就明白赵大是啥意思,正巧张飞心情也好,大手一挥,“成,赏你了!”

赵大面露喜色,“多谢将军!”

一领规格极高的鱼鳞细甲,还有一把百炼八面长剑都赏给了赵大,赵大乐的不行,穿了鱼鳞甲,拿上长剑,挺胸抬头的走出帐去。

赵大归队,同队之人见赵大换了好甲,还配上了宝剑,众人知赵大已立大功,皆是羡慕,调侃的说着苟富贵勿相忘之类的话。

赵大的甲胃和宝剑是从官军那里顺回来的,这顺回来的兵甲,张飞随手赏给了赵大,这其实略有不妥。

远在巨鹿,自使者自常山返回之后,李孟羲与诸部官员敲定了一应出使和外事活动的约束规则,一应外事活动所得收益,不管是对方送的金珠财物,还是送的兵甲宝马,不应当归个人所有,而应当收回公有。

这不是对使者和外事人等的不公平,恰是公平。

使者之类,其出使之时,对方会送其重财为礼,然,对方送出重礼,是看在使者背后势力的面子上,而并不是看在使者个人面子上。

既然不是使者个人所能得之财,乃是因公得财,那么,收回公有,有何不可。

这是巨鹿已立下的新规则。

而张飞这里,依然是按照随性的习惯随手把铠甲兵器赏赐出去了,这不是很妥当。也就是说,巨鹿的军律又更新了,而张飞这边版本还未来得及更新。

张飞仔细记下众士卒之功勋,又把夜袭计划中的不足之处一一记下,随后,张飞抽空去看了负伤的士卒。

张飞一个毫不体谅下属的暴虐之人,此番,因,士卒功劳太大,大到张飞这个轻视士卒的人也觉得该去问询一下伤情。

至伤兵营,离得老远,张飞便听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进了帐篷,张飞看到,军医正拿着烈酒给伤兵们擦洗伤口。

一士卒脚掌被刺穿了,血肉模湖的,军医拿酒清洗,疼的他嗷嗷叫。

张飞见状,笑骂一声,“他娘的!堂堂丈夫,区区一小伤,嚎的娘们儿一样,不嫌丢人?”

张飞如此说,疼的脸色发白的伤兵咬住了牙冠,不肯再哼出声了。

张飞这厮的性格使然,他是做不到与士卒打成一片了,于张飞来说,他自以为跟士卒笑骂两句是极友善的交流方式,结果是,张飞以为的友善,以为的友善的笑骂,听在士卒耳中,跟训斥差不多。

张飞一看帐中负伤的人还不少,又想到,这夜袭的十三人,功劳可是不小,张飞道,“营里炖了肉,一会儿来吃!”

“谢将军!”

“多谢将军!”

士卒们参差不齐的答着。

离开伤兵营,回中军帐的路上,张飞在想,依昨夜之法,摧营犀利,游骑已探得,洛阳腹地,类似兵寨最少还有五处,张飞便想,得把另五处兵寨一并拔了。

回营,张飞下令筹备柴草,木头,桐油绳索等物,准备是再次筹备夜袭队伍,准备等今夜夜时,诸队齐发,把官军所有兵寨全给烧了。

这时,营帐一角,一正埋头画图的士子抬头提了一句,“三将军,某以为,今夜若是再火攻,不妥。”

张飞看去,“如何不妥?”他瞪大眼问。

士子停了笔,他朝张飞拱手一礼,略作思索之后,他答到,“小人以为,可有再一再二,不可有再三再四。

夜焚官军兵寨一处,官军或以为乃不甚失火。

可若,两日之间,数处兵寨皆遭火灾,朝廷怎能不生疑?

故,小人以为,火攻不可再用。”

张飞目露思索,他定定的看了士子一会儿,“你说的,有理!”张飞沉声说到。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宿主危险关系武炼巅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武魂武映三千道逆天邪神超级系统庆余年天才小毒妃
相关推荐:
心灵医生心灵的鼓动心灵密码诸天从大罗殿开始绿茵伪星三国毁灭者爆笑Z班黑科技就该这么用杨戬的诸天人生模拟从解脱胜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