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412开印

凤阳高墙有多可怕,景王当然不知道,他也没兴趣知道,他只需要知道那里有多恐怖就好了。

远的自然就要数朱文圭,他是建文帝朱允炆的次子,时年两岁,在“靖难之役”后,他父亲朱允炆、兄长朱文奎都不知所终,母亲马皇后自焚而死。

永乐皇帝将朱文圭囚禁在凤阳“高墙”,此时虽然还没有高墙监狱一说,但是已经按照后来高墙的模式进行管理,也就是完全封闭,与世隔离。

直到明英宗朱祁镇从南宫复位之后,重新复辟的明英宗朱祁镇根据自身的囚徒经历,对无辜被监禁五十年的朱文圭深感同情,同年朱文圭被释放,已经是五十七岁了,五十五年的铁窗生涯,释放后连牛马都不认识,不久就去世了。

而近的,自然就是前几年被废降为庶人的徽王,宁愿选择直接自杀也不去凤阳高墙。

景王府里发生的对话,魏广德自然是不知道的,此刻他在陈矩的影响下,回到包厢后吃喝了一阵就以家中有事匆匆告辞,先行一步离开。

他要去的,自然就是裕王府,提醒他们注意,至少在景王离京就藩前这段时间里必须严格保证裕王的饮食安全。

其实,自从魏广德传递出陆炳死因有异后,在他的提醒下,近侍太监李芳就亲自负责监督起裕王的饮食起居。

这些情况魏广德自然知道,可是毕竟时间有些长了,他还是担心李芳会一时麻痹大意,从而铸成大错。

马车快到裕王府时,和一辆迎面驶来的马车交错而过,不过此时的魏广德那里顾得上这些,甚至都不知道有马车过去。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到了裕王府侧门,魏广德是这里的老熟人,自然没有阻拦的直接就进入其中。

大初一的,进了裕王府魏广德才感觉有些不妥。

叫过身旁一个眼熟的内侍,对他吩咐道:“去请李芳李公公到书房那边,我有事寻他。”

“是。”

裕王府的人自然熟悉魏广德他们这些讲官,得了魏广德的吩咐立马答应一声,快速就去找李芳去了,而魏广德没有继续往里走,而是绕了个圈到了他们平日授课的书房那里。

魏广德去了自己的值房,也没让内侍送上茶水,就是坐在屋里静静的等待着李芳过来。

今日,本来就不是他们几个讲官商定的来给裕王拜年的时间,他们约的是明日,不过事发突然,所以他只能现在就过来。

“魏大人,你今日.....”

等不多时,魏广德就看见李芳提着前摆进了屋子。

本来今日这里不该有人来,所以屋里之前是没有上火盆的,还是魏广德进来后,内侍才匆匆搬来一个火盆,此时魏广德正伸手烤着火。

李芳进屋就感觉屋里还有些冷,当即在门口站住,转身对外面喊道:“外面谁,快点再搬几个火盆进来。”

“不用喊了,李公公快过来坐着烤烤火,我就是得到点消息,所以才冒昧前来,说完我就回去。”

魏广德急忙说道。

听到魏广德这么说,李芳朝外面摆摆手,“你们去院子外面守着,没喊你们都别过来。”

不清楚魏广德说的消息是什么,出于谨慎考虑,李芳把院子里的内侍都叫了出去,看着几个人都离开站到院门口这才转身走到魏广德身边坐下,也学着魏广德的样子,身体前倾,伸手烤火。

“魏大人,你说的消息是什么消息啊?”

坐下后,李芳直言问道。

“今儿王爷去了西苑吧。”

“是啊,一大早就去了,皇爷还是没有召见,只是在宫门外跪安就被请回了。”

李芳表情略微有些伤感,他是当年派到杜康妃身边做事的内侍,因为聪明伶俐,办事认真被杜康妃派到裕王身边,这么多年了,对王爷的事儿自然知知甚详。

王爷从小到大见到皇帝的次数屈指可数,小时候裕王还要通过他之口才能知道自己父亲到底长什么样。

因为去年,嘉靖皇帝确定了景王出京就藩,裕王还以为今年入宫应该可以见到嘉靖皇帝了,可是没想到,到了永寿宫依旧被挡在了外面不得而入。

虽然听说之后的景王也是一样的被挡了回去,可是裕王这会儿心里并不好受。

魏广德对裕王没太多感情,在他看来,他对裕王所做的一切不过图的就是将来裕王上位后自己有大好前程,所以并没有感受到李芳话音里的伤感情绪。

“今日我过来,就是因为听说西苑里发生的一件事,裕王出西苑的时候,是否遇到后宫妃嫔前去请安?”

魏广德开口就说道。

“有,在宫门的时候,后妃正要出西华门,怎么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李芳的语气陡然变得有些急促。

现在嘉靖皇帝的后妃中,可有一位地位不低的人,而那人就是景王的生母,难道......

不怪李芳不多想,实在是今日陪着裕王入宫前后,裕王情绪的变化有点大,他在裕王身边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不是。”

魏广德急忙摆手说道:“今日,卢靖妃在给陛下请安的时候忽然提出一件事儿,想要给景王换封地,在北直隶周边找一处建景王封国。”

“什么,这怎么可以。”

李芳当即惊叫失声。

还好,魏广德马上就继续说道:“陛下没有答应,还当场对卢靖妃进行了训斥......”

随后,魏广德就把从陈矩那里听到的消息原原本本告诉了李芳,而李芳越听脸上喜色渐浓。

“哈哈,好,这是好事儿,我得去给裕王说去。”

魏广德还没说完,李芳已经喜不自禁,拍着手起身就要走,却被魏广德一把拉住。

“李公公,我找你来可不是传递这个好消息的。”

魏广德严肃说道:“虽然景王谋求换封地的想法被陛下给否了,可这也是把他彻底逼上了绝路。

现在摆在景王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乖乖的去德安就藩,要么就是孤注一掷,我这次来其实还是提醒你,别怪我唠叨,现在裕王的安危比任何时候都紧迫。”

“嗯?哦。”

李芳回过神来,明白了魏广德的意思。

他不是蠢人,自己的将来也全系于裕王身上。

魏广德虽然又提起这个让他觉得很烦的话题,可是就现在的情形看上去,也是不错。

狗急跳墙、兔子蹬鹰,最怕的就是景王看到继位无望后进行搏命。

魏广德当初就给李芳说过,如果裕王真有个三长两短,嘉靖皇帝大概率也不敢发作,因为他就只剩下这一个儿子了,是万万不会治罪的。

“魏先生,你的苦心芳明白了,你放心,这段时间我亲自盯着此事,决不许有半分差池。”

李芳还是站起身来,冲着魏广德深深一揖道。

“那好,我就先走了,明日再来给殿下拜年。”

魏广德笑笑,随即起身和李芳告辞。

李芳送魏广德出了裕王府,直到他上了马车这才匆匆返回王府内院。

再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景王就要离开京城,在京的王爷就只剩下裕王一人,就算旁人还有别的心思,也是鞭长莫及。

现在裕王心情不好,魏广德虽然是过来提醒他的,可不是也带来了一条好消息吗?

那这事儿告诉裕王,让他也高兴高兴。

现在的裕王其实还是患得患失,虽然看似地位被确立,可是嘉靖皇帝毕竟没有封他为太子。

而此时的景王,在郑惠人离开后,一个人在厢房里枯坐半晌,这才叫进来一个亲信内侍。

“你今日.....算了,明日吧,去严府知会严冬楼,就说本王身体抱恙,这些天就不去那边玩了。”

“是。”

内侍急忙躬身答应下来,在景王摆手间他又缓缓退出厢房。

“严家完了,不要在和他们有过多来往。”

此时,景王脑海里还在盘旋着郑惠人离开时的忠告。

刚刚被郑惠人一提醒,景王才忽然醒悟过来,严世番和自己接近,为自己出谋划策的目的,不是他被自己的王霸之气所慑而臣服,实在是自知死局,不过是博一个死中求活罢了。

以他严世番在京城的名声,将来肯定是要被清算的,甚至郑惠人直言不讳,不是裕王清算他,也会是自己出手,严世番其实是留不得的。

他所作所为,注定了不能像其他臣子那样,致仕就可以剪断那些干系。

只怪自己以前被帝位蒙蔽了双眼,或许也不是自己没看明白,只是没去往深了想,地位都没争取到,怎么可能会放弃一股助力呢?

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争夺帝位想法的?

景王不仅陷入回忆,出宫的时候,自己和裕王都是一样的待遇,那会儿外面有人这么猜测,自己还只是一笑了之,好像就是和严世番认识以后吧,才开始有了一些想法。

景王现在是彻底放弃了,他不想继续去争那个位置了,要是自己继续命令那人找机会给裕王下毒的话,或许锦衣卫就会持着驾贴来带自己去凤阳。

想到这里,景王霍然起身,叫来自己身边的近侍,小声吩咐几句,让他尽快把消息传递过去,这才又重新坐下。

时间转眼到了初四,这天一大早魏广德穿戴整齐,就匆匆赶到了翰林院,因为按照钦天监的计算,初四这天的卯时正二刻是吉时,所以全大明所有的衙门会在这个时候举行“开印”仪式。

按后世的时间,还不到七点,都不到上班时间,可在明代,官员们已经开工了。

魏广德也没什么好说的,规规矩矩去翰林院参加仪式,之后自然是稍微闲坐一会儿,就和张居正一起去裕王府。

和封印仪式差不多,翰林院官员在袁炜的带领下重新请出印章,院子里又是鞭炮齐鸣。

衙门开印,并不代表着官员们的年过完了,其实也仅仅是一个仪式而已,别忘了十五的时候京城还要组织鳌山灯会,只有灯会结束以后,在官员和百姓们看来,这个年才算是真的过完了。

“刚才你和吴学士说什么?”

离开翰林院,魏广德邀张居正和他同乘一辆马车前往裕王府,马车上张居正就问道,“看你当时很吃惊的样子。”

魏广德笑道:“当初我入翰林院时,就是拜在吴学士门下。”

“哦。”

张居正澹澹应了一声。

“听他说,年后翰林院掌院可能要换成李春芳李学士,袁炜要专事部议。”

魏广德继续说道。

“袁炜这是要完全投入朝政中,为国分忧了,呵呵.....”

张居正笑道。

其实袁炜的职务变动,他比魏广德消息要灵敏许多,毕竟他的消息来自老师徐阶,他之所以问魏广德,其实不过是好奇他和吴清的关系。

吴清虽然也是学士,可注定没太大前途,对魏广德和这样的人交好很是奇怪。

“你应该事先知道的吧。”

这时候,魏广德又开口说道。

“之前听说过。”

张居正点点头,朝中的消息,他比魏广德灵通,不过在裕王府这段时间他也知道了,魏广德在宫里有人,对宫里的消息很是灵通。

初二的时候,他都还不知道昨日西苑发生的事儿,可魏广德昨日就知道了,甚至还是事发后一个时辰他就知道了。

不可小觑。

说到这里,张居正又想起来什么,这还是前两天去徐阶府上拜访时才听说的,反正也是闲着,就给魏广德说说,打发下这段时间。

“另外听说,年后陛下要召南京翰林院掌院,国子监祭酒瞿景淳回京,具体要怎么安排还不清楚。”

“嗯?”

魏广德先是惊讶一声,随即开玩笑道:“叔大兄不会想去南京担任翰林院掌院吧。”

“我要能担任掌院我还真想去,呵呵.....”

张居正乐呵呵说道。

其实真有机会的话,他并不介意在南京去转一圈。

自己年轻,可不是去养老的,只不过是周转过渡下,真要去了肯定也能升迁为翰林学士,反正有老师在京城,这边有了好的官职空出,肯定是能迁回来的。

“瞿大人多大岁数了?”

这个时候从南京调回这么一个老资历的翰林学士,容不得魏广德不关心下。

“五十来岁吧,嘉靖二十三年的榜眼。”

“哦。”

魏广德答应一声,怪不得张居正清楚,瞿景淳比张居正早一届,他参加会试那会儿,肯定关注上一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逆天邪神武炼巅峰天才小毒妃危险关系武映三千道遮天绝世武魂超级系统无限恐怖
相关推荐:
仙班录取通知书海贼从推进城开始卧底娱乐:和明星们的荒岛生存诸天:自遮天崛起孕吐后,我女扮男装被摄政王发现了奶爸搬运工大唐小侯爷星空逆禁陌上颜如初宠婚99次:总裁大人请节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