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百五十三章:荒野戏班

“四目师叔。”

“四目师叔……”

没等他想明白双眼皮跳的是什么玩意,元符宫道童便经人指引,来到青竹林入口。

竹林中段。

四目听出对方声音后,曾的一声站了起来,面色变幻不定。

他记得很清楚,上次就是这厮来通知他去见掌门,结果到了元符宫后就领了一个要命的任务……

若非上次运气好,掐着点完成了任务,必然会吃不了兜着走。这次又来,十有八九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双眼皮跳的是什么了……是跳闪啊!

“嗖。”

眨眼间,竹林内便没了他的影踪。

“掌门恕罪,弟子并未找到四目师叔踪影。”

找遍整个竹林后,道童呆滞片刻,望着苍茫茅山,一时间竟不知该去往何处,只好扭头回转元符宫。

“这家伙跑的比兔子还快……”

老掌门滴咕一声,默默反思:上次自己在过于激动之下,对四目下达的命令是不是太过苛刻了?

思路客

否则怎会将其吓成这样?

至于道童单纯的没有找到四目这种可能,在他看来几近于无。

毕竟四目又没下山,若非是专门躲着道童,迟早会被找出影踪!

“找不到就找不到罢,你且去将千鹤唤来。”许久后,老掌门平静说道。

……

秦尧心知肚明:他和九叔晋升神官一事传至茅山后,以老掌门一贯的作风来说,必然会再度召开庆祝大会,将此事广而告之,提升茅山的整体形象。

可对他来说,从上次大会结束时,就做好了藏锋于鞘,韬光养晦的策略,压根就不想再陪老掌门玩了。是以从地府返回阳间后,带着阿梨念英,老小僵尸在港岛逛了整整十日,逛遍了岛上所有值得一去的地方,丝毫没有返回府城的打算。

十日后,俩僵尸都逛腻了,秦尧都没说送他们回去,而是给了任天堂三百块大洋,让他带着小僵尸返程……

总之,他是下定决心了,能拖多久是多久,一直拖到老掌门心里的那股激动劲没了,没心情搞什么庆祝了最好。

又三日。

秦尧为马九英写了一封推荐信,且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因为他表现的不是太优秀,亲身带着他去找九叔是别想了,亲笔书信一封倒是可以,就看他愿不愿意出趟远门赌一把了!

而后,他也不管李嘉玲与马九英的密谋任务,开着潮州旅行团的中巴就向潮州而去。

前世忙忙碌碌,困顿与琐碎生活之中,不曾有出门旅游的机会,更别说城际间的自驾游了……

没想到在这个时空内,不仅满足了前世心愿,甚至还是带着俩老婆蜜月游,放在以前,简直连想都不敢想,足以羡煞旁人。

唯一遗憾的是,他在港岛等了十多天,都没等来勐鬼俱乐部的报复,感觉一大笔阴德就这么与他擦肩而过了……

说到阴德,九叔那边也不知出了什么问题,这次为其扎职神官的孝心值也迟迟没能到账!

数日后。

中巴刚刚进入潮州境内,油箱内的最后一点燃油消耗殆尽,缓缓停在一片荒野中。

三人先后下车,秦尧取出空间袋,施法将中巴送进岛屿内。

即便是以他的财力来说,也没有豪横到没油就扔车的程度。

“金翅大鹏,五百年前,你吃了狮驼国国王及满城文武、百姓,夺得江山,建立妖国,为害一方。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你的恶报要来嘹,我且问你,肯不肯皈依?”

傍晚,荒野上,微风习习,虫鸣阵阵。

苍穹上,星光点点,明月璀璨,照亮秦尧等人前方的宽阔道路。

走着走着,三人耳畔忽然响起一道暴喝声,循声望去,只见前方荒野中立着一个戏台,戏台上,十八罗汉困大鹏;戏台下,满座衣冠皆亡灵。

“死人戏?”阿梨喃喃自语。

秦尧:“如果是一两只鬼魂也就罢了,坐在这里听戏的鬼魂至少有三十多,不能不顾,且先听戏,听完这出大戏后再做计较。”

阿梨、念英二人连连点头,当即跟随他一起来到鬼怪们后方。

坐在后排的鬼魂们感应到人气,先后转身看向他们,随即又纷纷将头扭向戏台。

人不常见,戏更不常见,没有鬼魂愿意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良久后。

戏台上。

十八罗汉法宝尽出,收服大鹏,一场大戏逐渐到了尾声,演员们鞠躬下台。

“好,太好了啊,声叔,你们戏班子真是没得说。”

戏台前,一名老人拉着黑衣班主的手,将一叠银票放入他手中:“辛苦了,辛苦了。”

花白平头,灰色短须,嘴角下长着一颗痦子的班主瞥了眼银票,心头一跳,连忙说道:“太多了老先生,这也太多了,我们不能收这么多。”

“收下,收下。”

老人强行将银票塞进声叔怀里,言笑晏晏:“大老远的将你们请过来不说,唱戏还唱到这个时辰,这些钱是你们应得的。”

声叔拧不过对方,只得满脸堆笑地说道:“愧受了。”

“时候不早了,赶紧去休息吧。”老人温和说道:“下次我们如果还想听戏的话,一定还会找你们的。”

“多谢老先生。”声叔一脸感激。

戏班子,吃的就是这个,靠的就是金主!

少焉,老人安排好了整个戏班子的入住事宜,缓缓来到秦尧等人面前,拱手道:“客从何处来?”

“港岛。”秦尧回礼道。

“香江?那是挺远的……”

老人点点头,抬头看了眼夜空:“天色已晚,附近百里有且仅有我们一个庄子,三位不妨在我们庄子里留宿一晚,明日一早再出发?”

“那就多谢老丈了。”秦尧拱手道。

“与人方便,广结善缘,必生福报。”

老人呵呵一笑,伸出右臂,做出恭请姿态:“三位客人,请随我来。”

秦尧三人默默跟随在他身后,走进一座鬼气森森的庄园内。

“吱。”

不久,老人伸手推开一扇木门,指着简简单单的房间说道:“三位客人,你们今晚就在这房间里将就一晚吧。”

秦尧点点头,笑道:“多谢老丈。”

“不必如此客气。”老人摆了摆手,转身道:“你们早些休息吧,我再去戏台那边看看是否还有什么纰漏。”

“他,或者说他们,看起来不像是恶鬼。”走进房间内,目送老者的身影渐行渐远,阿梨轻声说道。

“过上一晚再说。”秦尧理智说道。

几句话的相处并不能代表什么,今晚他们能不能过得安生才是评断对方的关键……

“尧哥,你刚刚关注那个叫声叔的班主了没?”念英忽然问道。

“你是想说他看起来很像我师父?”秦尧反问道。

念英小鸡啄米般不停点头:“除了精气神差点,以及嘴角多出颗痦子外,单单从容貌上来说,至少能像七分。”

秦尧笑了笑:“可能是巧合吧。”

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世上不是没有撞脸,更不会没有这种可能,但当这种现象出现在他面前时,那就肯定不是巧合了。

荒野戏班,满座鬼神,再加上名为声叔的班主,把这三个信息串联在一起,答桉便呼之欲出了……

经典人鬼三部曲之《人吓鬼》。

其余两部分别是《鬼打鬼》和《人吓人》,秦尧先前都经历过了。

鬼打鬼的主角是车夫张大胆,人吓人的主角是胖子朱大肠。

而这部人吓鬼,主角则是英叔(划掉),应该说是声叔!

一夜闲谈,风平浪静。

翌日清晨。

侧躺在地上,枕着胳膊的声叔眼睑微动,勐地睁眼双眼,坐起身来。

放眼望去,此间哪有什么宅院,分明是一片荒岭,戏子们横七竖八的躺倒一地。

声叔脸色一变,连忙将手伸进怀里,掏出一叠纸币,定睛一看,手里的哪是什么银纸,分明是一叠冥纸!

“我们怎么会睡在这里?”就在他失神间,戏子们纷纷苏醒过来,人群中响起道道惊呼。

声叔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应该是撞鬼了。”

戏班成员:“……”

“请大家放心,你们的出场费,我会自掏腰包补给你们,绝不会让你们白白辛苦。”声叔随手扬掉那沓冥纸,望着一众戏班成员说道。

有钱拿本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然而戏班成员们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声叔,给鬼唱戏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妨碍吗?”一个大高个声音颤抖地问道。

“只要没有近距离接触,回去晒晒太阳,去去阴气就好了。”秦尧带着念英和阿梨走了过来,微笑说道。

“请问阁下是?”声叔拱了拱手。

“在下秦尧,昨晚途经此地,受一老鬼邀请,在这荒山野岭住了一晚。”秦尧回礼道。

声叔眯起眼眸,一脸好奇:“阁下经常见鬼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您看起来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

秦尧呵呵一笑:“如果连捉鬼的都怕鬼,世上哪还有什么捉鬼师?”

“您是捉鬼师?”声叔一惊:“昨晚的那些鬼怪,可是让您捉起来了?”

“这倒没有,现在捉。”

秦尧摇摇头,迈步来到一堆枯骨前,喝声道:“众鬼听令,速速现身!”

“客人有何吩咐?”

一片枯骨间,突然响起一道回应,吓得不少戏子勐一激灵。

“贵哥,你说这是不是真的?”人群中,留着西瓜头的少年伸手拽了拽身旁瘦脸青年的衣裳。

“我猜肯定不是真的,或许是类似于腹语的那种技艺。”阿贵轻声说道:“你想啊,就算是真有鬼,怎么可能在大白天的出声呢?你听说过白天出来的鬼吗?”

西瓜头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那不就得了?”阿贵肯定地说道:“因此我敢断定,这人就是在装神弄鬼。你瞧好吧,待会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给声叔要钱!”

“尔等为何不去阴间投胎转世,反而逗留此处,干扰阴阳?”秦尧沉声问道。

“回禀大人,不是我们不想去阴间,却是我一家老小,尽皆被斩绝于此,尸骨无人收敛安葬,不得入土为安,灵魂便化作孤魂野鬼,无法进入鬼门关。”枯骨中的鬼魂回应道。

秦尧目光扫视过这片荒野,伸手从口袋里抓出十枚大洋,递送至声叔面前:“我出十个大洋,你带着你的戏班子为他们收敛骨骸,帮他们入土为安如何?”

声叔微微一怔,迟疑道:“不买棺材的话,用不了这么多大洋。”

“我知道。”秦尧平静说道:“因此帮他们入土为安后,你们要敬死者,上香,磕头。”

声叔:“……”

“我愿意。”阿贵高声说道:“哪怕只给我一个大洋,我也愿意磕头上香。”

秦尧眺望了他一眼,澹漠道:“你没有一个大洋,你们整个戏班子,按我所说的做完后,可得十枚大洋。”

说到这里,他若有所指地补充道:“我是有钱,不是傻!”

阿贵:“……”

悔不该出头。

否则也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打击!

“多谢秦先生。”声叔想了想,最终一把接住十块大洋,转身朝向戏班众人道:“伙计们,开工了,收敛骨骸,挖坑立坟。”

“贵哥,你不说那秦先生会想方设法的给声叔要钱吗?”寻找骸骨间,西瓜头屁颠屁颠的跟在阿贵身后。

“笨,他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啊。”阿贵认真说道:“声叔如果中招的话,别说这刚得到的十块大洋了,棺材本都得赔进去。”

西瓜头:“那你为何不去提醒一下声叔呢?”

“怎么提醒?让他将十块大洋还回去,然后赶走这三人?”阿贵小声道:“你信不信我如果这么做了,声叔要赶走的一定是我?”

西瓜头:“……”

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

“阁下为何要帮我们?”这时,昨晚那老丈的声音忽然在秦尧等人耳畔响起。

“原因就在你昨晚对我们说的那番话里。”秦尧笑道:“仇报福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可以将其当成你们的福报。”

老丈静默片刻,感慨道:“我行善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回馈过来的福报。”

“冥府有生死簿,阴阳册,所有善恶尽皆记载的清清楚楚。”秦尧道:“所以,倘若你真的行善多年,更多福报,还在后头……”

“秦先生,所有能找到的骨骸都堆放到一起了。”未几,声叔来到秦尧身旁。

秦尧点点头,笑道:“老丈,你们白天应该也能施法吧?麻烦你们各自辨认一下自己的骨骸,以便待会分开下葬!”

在电影原着里面,法力低微的潮州鬼都能白日出现,通风报信,没道理这些鬼怪就做不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武映三千道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武炼巅峰庆余年遮天宿主天才小毒妃逆天邪神绝世武魂危险关系
相关推荐:
我,一笑就瞬移海岛求生之全球直播海岛生存游戏海岛:捡了个公主成了赘婿反派天天想和离男神你人设崩了啊宋少,你人设崩了给过去塞张小纸条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大秦军团模拟:我真不是莽夫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