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百九十七章 乘着风,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求订阅)

雨很快就停了。

通讯员那边传来消息,大部队已经平稳过河,但是政委那边还是没传来消息。

马仁兴很担心政委的安全。

但是队伍这边他必须坐镇,手底下的人看出他的为难,就自告奋勇说:“让我去吧,只要马快,天亮之前应该就能赶回来。”

这话刚说完。

马乘风紧跟着也走了过来,“见者有份啊,让我去吧,我把发报机带着,把收报机留着,到时候方便交流,你们只要打信号弹,我就传递消息。”

这要是放在以前,马仁兴肯定不会让儿子冒险。

但自从两人交心之后,他发现儿子好像不知不觉长大了。

就很是严肃的看着儿子,然后把他的“大掌柜”拉了过来。

“不许磕马肚子啊……”

马仁兴的提醒,对马乘风来说其实就是一种认可。

而这种认可,对他的激励无疑是最大的。

“保证完成任务!”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一帮人骑着军马就开始去找人。

然而就在小股的找人部队离开之后。

没过一会儿,呼呼啦啦的,居然有一帮敌人开始追了上来。

“什么情况?”

拿着望远镜的马仁兴看着那帮追上来的家伙忍不住问。

“刚得到消息,敌人能够截获我们的发报机,并且确定位置,上头指示,必须立即停止使用发报机。”一旁的军人有些无奈的说。

不能用发报机,那就说明他们无法找人求援。

而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找人,那危险程度可就大大增加了。

“现在怎么办啊团长,就咱们这火力,要是真跟他们对上的话,估计连半分钟都撑不下来”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马仁兴拿着望远镜看着底下呼呼啦啦的敌人,一时间犹豫不决。

而在另一边,乘风他们的马匹却停下脚步。

因为他们看到了惨烈的一幕。

政委和他的通讯兵被挂在陡峭的悬崖上,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是血,显然已经牺牲了。

“该死的家伙!”

乘风身旁一个士兵咬着牙,说出这样的话,同一句话,在马仁兴这边也有人说。

“反正都是个死,还不如杀几个垫背!”有个军人拿着轻机枪就打算下去。

可就在这时。

马仁兴突然制止了他,然后冲着后面说道:“快打信号弹,快!”

这话说出去,拿着信号弹的士兵还不等反应,就把这东西拉了。

不过拉了之后。

看到红色的信号弹飞上天空又逐渐落下。

一旁有个军人忍不住了,“团长,你这么做乘风他们……”

乘风并不知道发报机不能使用。

他会传递自己都不知道的假消息,然后用他们自己,把大股的敌人全部吸引过去。

马仁兴这个时候也很难过。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别说乘风了,他们也死会无葬身之地。

那可是他的亲儿子。

做出这样的决定,马仁兴绝对比任何人都痛苦。

但身后的众多军人,还有那么多老百姓,无疑都在告诉他,他必须做出这样的选择。

尽管这个选择做完之后。

往后的岁月,他会陷入无比痛苦的环境当中。

“马仁兴怎么能这么做呢?这是把乘风他们直接送入虎口了呀!”

“对呀,乘风他们才几个人,要是被大批敌人包围,别说跑了,估计那帮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们……”

一群人为马仁兴的行为很是不愤。

还调侃他的名字,仁兴仁兴,说的就是人性。

“那你们说,在那样的环境下,马仁兴能做什么?”

这话问的很多人一愣。

是啊,如果他们处在和马仁兴差不多的环境中,他们能做什么?

如果不做出那个选择。

死的不就只有乘风他们几个了。

整个队伍还有50多口,老百姓都得死!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白白的让乘风他们去死啊……”还是有人接受不了。

“我想最接受不了的可能就是马仁兴,但他是团长,他必须做出这样的选择。”

“我想马团长做出这样选择的时候,可能内心深处都可崩溃了吧?”

在众多观众复杂的情绪中。

敌人逐渐逼近马乘风他们,然后迅速把他们围住。

天知道当数百名敌人一下子围住6个人的时候,这帮人能有多么无措,多么绝望。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漫山遍野的敌人成圆形的包围圈,把他们困在里面。

这个画面出现的时候,很多观众已经不愿意再往下看了。

因为他们很清楚接下来的结果怎么样。

好在即便面对这么多敌军围攻,马乘风他们也没有慌乱,仍旧是目光坚定的模样。

“报告大左,没有发现更多的华国军队……”有旗手给大左报告。

也是这个时候,这位敌军指挥官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而在另一边。

众多乡亲们脸上带笑,拿着自家的粮食,值钱的东西。

嘴里喊着有救了,有救了。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为了救他们,很多战士牺牲在了不该牺牲的地方。

仿佛是为了印证什么一样。

当敌军指挥官知道他们上当的时候,乘风他们的6人小队里。

其中一人看着乘风:“乘风,也别啥事儿都学你爹,这阵仗你没见过,轮不到你!”

这个士兵说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希望他们掩护乘风逃走。

但是这种情况,乘风怎么可能跑?

他拍着自己父亲的马,看着那群敌人,嘴里滴咕着:“今天谁抢在前面,还真不一定。”

《高天之上》

说完这话。

他就骑着马,毫无惧意地冲了上去。

而在他身旁的很多人也一样,骑着马挎着枪,冲着敌人就开始攻击。

但他们只有几个人,几条枪。

可对面的这群敌人不一样。

似乎是因为乘风他们骗了自己,敌军的指挥官并没有让手里的士兵全都上。

而是自己拿着轻机枪正对着他们。

刹那间枪林弹雨出现。

一帮冲锋的士兵和马匹被打的血肉模湖。

他们纷纷倒下。

而冲在最前面的乘风,虽然看上去好像还活着,但是大伙很清楚。

在敌人的包围圈之下,他活不了多久。

也是在另一边。

那个孕妇生了个大胖小子。

等到孩子生出来的一瞬间,马仁兴看着自己儿子离开的方向。

他很后悔也很痛苦。

说真的,他当初做那个选择的时候特别后悔。

因为那样做是选择牺牲儿子,换取他们这帮人平安。

虽然他做了一个团长应该做的选择。

他也不后悔,但是,内心深处的愧疚无以复加。

正这么想着。

忽然间,他听到了一匹马的嘶吼,紧跟着他就看到自己的那匹马跑了过来。

下一刻。

马仁兴似乎知道了某个结果。

他的步伐好像重了千斤。

因为此刻的他分明看到在马身上有很多鲜血。

这些可都是新鲜的血液,是谁留下的呢?

不言而喻。

他几乎在一瞬间有些绷不住自己的情绪,独自一个人,就这么孤单的进了芦苇地。

悲凉的乐曲传出。

马仁兴终于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低声的哭了起来。

似乎是为了映衬他的哭声。

下一个镜头出现的,就是马乘风被敌人一枪又一枪洞穿身体的画面。

而且是很多观众当时没看到马乘风被打死,还以为他最终能活下来,就像很多抗战电视剧里演绎的那样。

可这部电影,最终还是以最真实的状态表现出那个时代。

马乘风的身体被无数颗子弹击中。

整个人几乎是在一瞬间倒了下去。

但即便倒了下去,他也仍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枪,直到他的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

“乘风虽然年轻,但他无愧于自己优秀军人的身份。”

“没错,乘风很优秀,他和战死的那群人值得我们所有人铭记。”

“我们这些后辈应该记住浴血奋战的他们,如果不是他们乘风而上,也不会有我们现在的生活。”

观众们感慨的说着话。

然后看到在满是芦苇的地里,已然痛哭流涕的马仁兴。

但即便再痛苦,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观众们也知道这个道理。

“看来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呀。”有人掐着时间忍不住说。

“所以这其实是个悲剧。”

“没办法,那种情况改变不了,我记得我爷爷那会儿就跟我说,在面对那种情况的时候,他们只能选择牺牲一部分伟大同志,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大家都得死。”

“是啊,相比于几百号人,几个人的牺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值得的!”

很多人其实知道,这话虽然说的冷血,但就是很现实的话。

但即便现实。

他们也很不舒服。

抱着这样的情绪,他们本以为故事就在这里结束。

但下一刻。

原本枯黄的芦苇地,忽然迎来了一片翠绿。

紧跟的时间来到了两个月后。

“什么情况啊这是?”

有观众看到芦苇地里大批骑兵在那里隐藏着。

“大左,山上的大批华国军队已然失去了抵抗之力,我们很快就能把他们歼灭!”

手底下的副官报告着。

而此时一脸冷色的马仁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们,然后摸着自己的马。

只见他盯了那家伙好一会儿,然后毫不犹豫,飞身上马,同时拔出了自己的骑兵刀。

下一刻。

整个芦苇地里的冀中骑兵团。

几乎在一瞬间全部拔出了他们的刀。

大家骑着马,侧着刀,以芦苇地为掩护,就这么直直的奔了上去。

而此刻的很多敌人,还正拿着他们的炮和各种武器,对付山上的华国军队。

等到他们终于反应过来,想着对抗骑兵团的时候。

速度极快的骑兵团已然逼近了他们。

谁能想象数以千计的奇兵,到底是多么令人震惊的场面?

反正当这个场面出现的时候,很多在影厅里看的观众都有一种血脉膨胀的感觉。

他们看到冀中骑兵团的大旗,就这么高高的在马仁兴手中立着。

他拿着大旗带领着整个队伍快速冲锋。

也是这个时候,敌军拿着他们的炮,想要阻击骑兵团。

他们的火力不可谓不勐。

但是骑兵团就是这么毫无顾忌的往前冲锋。

一个人中弹。

两个人中弹。

无数个人中弹。

但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扛住了子弹,给身后的部队留下了冲锋的条件。

他们的速度快极了。

敌人的炮和枪还没打多久,就被他们的战马一下子冲进了整个队伍。

而后。

只见他们拿着马刀对着敌人展开了飞快的收割。

同时,他们手上还有那种简易的炸弹。

有几个人直接用简易炸弹把敌人的旗给炸了,然后在高地换上了他们自己的旗。

紧跟着,他们就开始展开飞速收割。

也是在收购的过程中。

马仁兴看到了敌军指挥官。

他咬着牙毫不犹豫,拿着刺刀就直直的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飞快。

在躲避了对方的刺刀之后,一刀直接刺穿了,那家伙的心脏。

敌军军官就这么被他挑飞了出去。

而后,在吐出满口鲜血的时候,就这么重重的倒了下去。

“激动,实在是太令人激动了!”

“可不是嘛,这群该死的家伙终于死了。”

“不过我们也付出了天大的代价。”

“没办法,战争就是要死人的,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好在我们现如今的生活不需要再面对那样的情况。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知道,如果没有前辈的浴血奋战,我们现在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生活。”

“是啊。”

看完了一场伟大的骑兵冲锋。

一群观众只觉得激动,悲伤,敬重,感慨,各种情绪不断在内心深处充斥着。

但是该说不说,骑兵团还是特别勐的。

也是因为像他们一样,很多军队打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风采。

直到时间止到1945年9月。

当村子里演绎着敌军投降的大戏之时。

马仁兴手里拿着根草,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这是他给自己儿子的草药。

现如今很多时候没事儿的话,他就会拿着这根草药,默默的想着自己的儿子。

“精忠报国,征战沙场!”

台上唱戏的人说着,底下的很多观众却忍不住开始抹泪。

他们是几年前从敌人虎口里活下来的。

但是乡亲们很清楚。

他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人民军队的无私奉献和几乎以命换命的结果。

悲伤的情绪似乎在很多人心中开始不断传递。

然而就在这时,很多人看到有个孩子慢慢走向了那匹马。

给马儿默默的喂着窝窝头。

喂完了之后,他走向马仁兴,老马这个时候也看到了那个孩子,仔细辨认之下,他脸上露出一抹笑:“你是三魁?”

孩子点着头。

脸上露出了笑容。

“谁带你来的?”

孩子回头喊了句娘,马仁兴就看到,人群里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原来的那个孕妇,现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华国战士。

“娘……”

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走了过来。

朝马仁兴进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是你的孩子啊,叫什么名字?”

“乘风!”

在很是嘈杂的声音中,女人说出了这个名字。

下一刻,只见马仁兴的脸,仿佛在一瞬间变得痛苦且温柔。

他就这么看着孩子笑。

然后把他紧紧的抱了起来。

伟大的精神似乎在不断传递,就像一个又一个乘风,乘着风,坚定不移的在革命的道路上走下去。

这一瞬间。

观众们从小孩的身上看到了乘风的影子,而马仁兴,也仿佛在那一刹那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无限恐怖武映三千道武炼巅峰危险关系超级系统庆余年遮天宿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相关推荐:
从熊孩子开始的精灵之路精灵之都市崛起精灵之划破次元精灵之竞技大师斗罗之龙吟九霄重回2002跨时空交易重生东京,开错外挂从氪金开始修仙吞噬星空之孤竹不立我的合成渔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