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284章 接不回来

余枝在庄子上住了三天后,再一次晚上吃撑了,这一回她是在漫野里找到人的。离老远就听到白有福哎幼哎幼直叫唤,这是怎么了?余枝躲在暗处,没费工夫就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白有福的腿摔断了,走山路的时候滚下山坡了。

余枝也是无语了,别的犯人戴着枷锁镣铐上路都没出事,他这个轻装上阵的还能摔断腿了……根本就用不到她出手,他自己就作断腿了。亏她还一本正经跟闻九霄讨论许久,压根就用不上。

来一趟不容易,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了吧?余枝敛了气息,盘腿坐在藤床上。一抬头,夜空黑漆漆的,连颗星都没有。

要不把他另一条腿也弄断?不然不白跑一趟了吗?再说了,都断一条腿了,再多断一条腿也不算什么,对称才是美,成双成对才好看呀!反正有车给他坐,断一条腿和断两条腿对白有福来说没啥区别。

但对余枝来说却是有区别的,白有福断两条腿,余枝的那口气下去得会更快。

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三更天,众人都睡熟了,只有一个官差坐在火堆旁守夜,他的手托着脑袋,也打起了瞌睡。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突然,一声惨叫打破了夜的寂静。守夜的官差勐地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黑影掠过,“怎么了?怎么了?”

其他人也都惊醒了,惊慌失措着,跟没头的苍蝇一般到处乱撞。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给犯人去掉枷锁,却又怕他们逃跑,便把他们用绳索都拴在一起。这一下全乱套了,你拉我拽,全都摔倒在地,相互压着,惨叫声不绝于耳。

“全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官差头头大喝一声,和其他几个官差一起飞快点了火把查看情况。其他犯人都闭了嘴,只有白有福还在惨叫,一声高过一声,“我的腿,我的腿!”

“白公子,你的腿不是给你接好了吗?”官差头头语气生硬,这么大的人了,走个路都能把腿摔断,就是为人给他找人接骨,今天的路程少走了一半。好不容易晚上能歇一歇,他又闹这么一出,换了谁都不高兴。

“是另一条腿,我的另一条腿也断了,疼,好疼啊!”白有福哀嚎着。

官差们大惊,举着火把凑近一看,就见白有福面部表情扭曲着,满头满脸都是汗,看那模样是疼极了。再看他另一条腿,直直地伸在地上,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官差头头一咬牙,把手中的火把递给边上的人,他蹲下身把白有福的裤腿捋了上去……

“啊,疼,疼,疼,别碰!”白有福鬼哭狼嚎,都没个人腔了,惊得夜鸟扑棱棱飞。饶是见多识广的官差头头,都被吓了一大跳。

“头儿,真断了吗?”有人问。

官差头头神情凝重,“真断了。”对他们这些常押解在外行走的人来说,就算不会接骨正骨,眼力还是有的。

那么问题来了,腿是怎么断的?

白有福也说不清楚,只腿上一疼,眼前闪过个黑影,然后另一条腿就断了。

这,这……官差们面面相觑,甚至心头发紧。他们常在外行走,想的自然就多了些。腿断了,还有黑影闪过,十有八九就是人为……白公子,身上可背了好几条人命,谁知道是哪个前来寻仇的?

一想到暗中有人跟着他们,官差们都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刀……目前看,这人是冲着白公子来的。若是冲着他们,别的不说,就是在水源中下点毒,他们全玩完。

只这么一想,他们心中一凛,顿时没了困意。

余枝才不管他们怎么想呢,白有福的腿断了,她今晚的任务完成了,该回去睡觉了。余枝打了个哈欠往回走,心里决定,过两天再来看一眼白有福的惨状,然后就回城。

庄子上虽然简陋,但空气清新,余枝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也没有那么多丫鬟奴仆围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轻松又自在,她找回了在安城时的那种恣意。

闻九霄呢?虽然早上要早起赶去衙门点卯,傍晚要赶很远的路再回来。然而有枝枝陪着他呀,枝枝每晚都亲自下厨做菜犒劳他,闻九霄便觉得,没有比这更快活的日子了。

小夫妻俩在庄子上都乐不思蜀了,孰不知京里一群人等着找他们算账。

武安侯火冒三丈,“……这个混账!气死我了,你说说,有这样的吗?偌大个候府,居然没有个主子在!若不是我这一次回来,我还不知道……”他特别烦躁地走来走去,“家不要了,孩子不要了,两口子跑到城外庄子上去住着,像什么话?”

侯夫人也一肚子的气,她怎么也没想到,老三家的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出城了,还一去好几天。都成了亲的妇人了,还这样不安分,满京城能找出第二个吗?

还有老三,简直就是个妻奴!他媳妇去庄子上,他不仅不拦着,还日日往那跑。那个女人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他这样惯着、纵着,早晚有天他要后悔。

最让她生气的是,老三家的不管舟舟也就罢了,还把舟舟送娘家去了,闻家又不是没人了,她这个亲祖母还在呢。老三家的娘家就一个老父亲,大男人粗心,哪里会照顾孩子?我可怜的大孙子,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拎不清的娘?

余枝:委屈,不是我送的,是小崽子自己跑去的。不是我的锅,不背。

“侯爷现在发火有什么用?还是赶紧把舟舟接回来吧。”

武安侯眼睛一瞪,“你以为我不想接?”关键是接不回来。

侯夫人懵,“侯爷是什么意思?”

“余广贤那个老匹夫,不放人。”武安侯咬牙切齿,嘴上说得好听,要指点舟舟功课,其实呢?还不是想霸着他的大孙子?

“侯爷,他什么意思?舟舟姓闻,是闻家的嫡长孙!”侯夫人也想到了此节,那余广贤,之前是要留着舟舟继承余家的香火的。她又急又慌,“老三……赶紧让人去找老三回来,哦对,让他们两口子都滚回来,去把我大孙子接回来。”

哦,同样惦记余枝的还有她亲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逆天邪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危险关系超级系统武映三千道宿主武炼巅峰天才小毒妃绝世武魂遮天
相关推荐:
升棺发财见鬼!他怎么又上热搜了快穿之金手指试用员修炼肌肉十二法开局,成为行星撞地球制霸文娱从西虹市首富开始职业祭天云灵仙路我能往返未来隐士是如何练成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