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561章 不一样的故事

一辆商务车在路边停车,刘义、宁皓和黄博分别下车。

刘义在影视公司处理编剧工业上的事,黄博跟着宁皓因《疯狂的赛车》事宜正好也在影视公司申请些建组上的审批文件。

楚轩两个电话打过来,顺便也叫上了宁皓,于是三人就一起过来了。

“冬冬冬。”来到前方停着的商务车前,刘义敲了敲车窗。

楚轩往外看了一眼,开门下车打了个招呼,和他们一起往饭馆里头走。

饭馆包厢里,吴金、谢南和张进坐着闲聊,等待楚轩他们的到来。

门被推开,三人闻声而望,看是楚轩他们来了,旋即起身相迎。

“欢迎欢迎欢迎。”吴金连说几个“欢迎”,跟楚轩握了握手:“吴金,这是我老婆谢南,终于见面了。”

“楚轩。”楚轩点了点头,又跟谢南握了握手:“你好。”

“楚总,快坐。”谢南热情相邀。

“叫我楚轩就行了。”楚轩说着,为他们介绍:“这是黄博,这是宁皓导演,这是刘义老师,我公司里的首席编剧。”

和吴金在颁奖典礼上见过几次面,但从未打过交道。

这次算是初次见面交流,即便通过几次电话,双方难免也会有些生疏。

各自打了一番招呼后入座,还没点菜,只带了一箱酒。

楚轩看了看箱子,没错,确实是一箱十二瓶装的茅台。

十二瓶……

楚轩庆幸,还好把黄博、刘义叫来了,还多叫了个宁皓,不然今晚难搞。

谢南特意把菜单递给楚轩:“楚……楚轩,看看想吃什么。”

“随便点几个吧。”楚轩说道。

“你来你来,别客气。”谢南看楚轩不接菜单,直接把菜单在玻璃转盘上滑给楚轩。

简单寒暄一句,楚轩也就拿过菜单翻开,看了眼张进:“挨打那边进度怎么样?”

“还要一两个月。”张进接过谢南倒来的茶,放在楚轩桌上。

“这大热天的拍古装戏是最累的。”吴金插了个话,低头在公文包里翻找文件。

“确实。”谢南插了一句,给刘义他们倒茶。

吴金和谢南两口子和张进、蔡绍芬两口子很熟,平常也时常联系,对于张进陪同蔡绍芬进组拍《甄嬛传》的事比较清楚。

双方初次碰面没话题,有的没的简单聊了几句。

楚轩随便点了几个菜,把菜单交给谢南,谢南又把菜单递给了黄博他们。

吴金也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楚轩。

楚轩接过一看,文件的名字就叫《战狼》,他心里笑了笑,原本是七年后上映的电影,没想到今年就已经定了名,看来吴金对战狼两个字很执着。

文件的内容是剧情梗概,剧本远算不上,也不是故事大纲,更像是一本小说挑出来的一些片段。

吴金肯定不会去写一本小说,在楚轩看来这些文字描述出的片段,称之为断断续续想出来的灵感更合适。

除此之外,还有故事简介,以及吴金自己的想法,和想要表达的思想观念。

这些东西在这两天和吴金的通话中,他已经有所了解,简单看了眼剧情梗概,便把文件递给了刘义:“看看。”

刘义磕着瓜子,接过楚轩递来的文件翻看。

来之前楚轩也说了大概怎么回事,吴金他也知道,很能打的武打演员。

武打演员想要自拍自导,这是有基础的,也符合常理。

比如洪进宝、林政英等香江演员,动作戏拍多了总会有自己心中的故事。

就像赵剑也一样,在香江动作电影圈混迹出身,后被张继忠看上收进了剧组,到现在赵剑已然是一名合格的导演。

于此,对于吴金这位很能打的武打演员,他也好奇吴金心里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前段时间……”楚轩看向吴金,道:“三幕式那个舆论知道吗?”

吴金点了点头,抬起双手环抱的一只手,竖起一个大拇指:“我认为很有道理,这就是艺术。”

不管是认真的还是捧的,楚轩并不当回事,道:“这两天通话也聊了下剧情,在我个人的理念下,我提一些我的想法,能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就当做是闲聊。”

吴金放下环抱的双手,撑在桌面上道:“你直说,剧情方面是我的短板,就需要有人给意见,我求之不得。”

他顿了下,又道:“那个……能不能录音?”

录音?……楚轩一怔,这操作是他没想到的,但也无所谓:“随意。”

不用吴金提醒,谢南就从包包里拿出早有准备的录音器,这夫妻俩看起来很有默契。

在楚轩看来,这个录音器肯定是谢南准备的,吴金这个大老粗应该不会那么心细。

谢南的职业本就是记者,带个录音器也正常。

楚轩看吴金把录音器摆好,便道:“你对战狼的定义是,一只狼不算什么,一群狼则无敌,对吧?”

楚轩的直奔主题,且切入口在这里,让吴金意料不及,这有什么问题吗?

他愣神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但你剧情梗概是不是……”楚轩理了理思绪,道:“虽然故事线不完整,但看梗概多少也能把主线剧情给脑补串联起来。”

“其中的主角冷锋,面对一群雇佣兵,还有境外黑势力头目等人,单枪匹马一个人就全干掉了。”

“你不是说一只狼不算什么吗,那你这个剧情就跟你的设定相违背啊。”

“战狼战狼,是一群狼无敌,那不是应该让冷锋和一群战友奋力拼杀后取得胜利才对吗?”

“文件里头的故事不完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是的话,那个人英雄主义就很强烈。”

“也跟你对战狼的定义截然相反,故事的底层思想逻辑就不对,表达的东西就会空泛,只是套了一层爱国的皮。”

剧情方面是很多娱乐圈从业者的短板,在渐渐流行跟风市场的情况下,更让很多以前有想法的从业者不思进取,只靠模彷和复刻别人的东西,没有自己的东西和创新的元素。

如果没有一位思想开放、先进的好编剧,市面上的很多作品表达出来的思想,总是会跟导演或制片人最初的想法差了些东西。

或许吴金想拍的《战狼》,想表达真正的国家情怀,但在剧情的设计上就是一个大难题。

至少在楚轩以这份文件里的故事内容来看,没有体现出这样的东西,他只看到豪来坞似的个人英雄主义。

他只看到的是,不是国家军队强,而是冷锋这个兵王强。

既然都不体现出国家军队上的整体素养,只体现一个人的强悍,那还谈什么国家情怀?

国家情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能体现出来的,在华国从来都讲究一个众志成城、团结共进。

在楚轩看来,吴金也许想把爱国的思想体现得宏大而浓烈,但缺少了相应的编剧能力,和故事创作能力。

或者说,吴金有一定思想高度,但无法用艺术的形式完全体现出这个高度。

听到楚轩的话,吴金陷入思考。

谢南作为他的枕边人,自然也知道吴金心中的故事,也是陷入思索,思量着楚轩的话。

听楚轩这么一说,宁皓和黄博也好奇起来,纷纷探头看刘义手中的文件内容。

结合楚轩的说法,刘义看了几分钟文件就把文件递给宁皓,作为资深编剧,他很快就看明白了吴金想要拍什么样的电影,也知道吴金想要表达什么。

“缺少一个精神内核上的东西。”刘义说道。

精神内核?……吴金和谢南看向刘义,两个门外汉有点怔怔出神的样子。

楚轩却是想笑,《战狼》原有的故事就是刘义创作的,现在刘义说缺一个精神内核,他觉得好有意思。

经过对《希望》这部科幻电影剧本的深思熟虑,且常常请教些同行,去图书馆翻阅些书籍,再加上公司编剧工业化处理上的思想转变,刘义现在已然脱离了原有的人生轨迹,很多观念也发生了变化。

“你想表达爱国的东西,想激发观众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情怀,对吧?”刘义问道。

“差不多。”吴金点了点头,相比于刚刚楚轩来说,刘义跟他谈话让他更为认真。

在编剧方面,楚轩又没展示过什么,刘义比楚轩可专业多了。

吴金的态度发生转变,这也是正常的心理。

“我们国家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靠先辈们的热和血才成就了今天,这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是先辈们合力共赴才走向的成功。”

“这就是能激发观众民族意识的精神内核,且延续至今。”

“个人英雄主义不是问题,只是基于刚说的这点,个人英雄主义的电影,想要体现爱国情怀,这在以现代环境为背景的情况下很难做到,反而容易被批判。”

“要么就不要体现爱国,就体现个人的强悍。”

“既然要体现爱国,还要激发观众民族意识,最佳的办法是从人物分镜头的方向多做情绪的延伸。”

“这一点我在你写出的故事里是没有看到的,你的故事从头到尾都在展现主角,没有一个情绪传递上的架构。”

吴金听得懂前面,刘义后面说的让他有点听不懂。

人物分镜头方向?

情绪传递上的架构?

吴金眨了下眼,能展开说说吗?

刘义冲吴金道:“我用楚轩的三幕式框架,简单讲几个我刚刚想到的情节你听听,你就应该明白了。”

楚轩和刘义相视一眼,两人都心照不宣。

楚轩刚提了他的三幕式,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借用《战狼》这部电影来实验下他的理论。

用三幕式框架来拍电影,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这是他很想知道的,也是答应跟吴金详谈的主要原因。

刘义也懂楚轩,吴金想合作直接去影视公司谈就行了,楚轩也没必要在私底下和他谈,听楚轩刚说出三幕式,他就立马意会到楚轩的意图。

“结合你写的梗概,我简单说下我认为可行的故事结构。”他道。

“你说。”吴金一副聆听状。

“开头,冷锋在执行任务,作为狙击手的他在高塔上瞄准犯罪者,但犯罪的人挟持了人质且躲在墙角,怕人质有危险,上头命令冷锋不准开枪。”

“冷锋违反了命令,他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对着墙体连开几枪,子弹穿墙将犯罪的人爆头击毙。”

“过程,冷锋虽然完成了任务,但因违反命令,受到军事处罚记过。”

“结果,龙小云看上了冷锋,要调他去战狼中队,然后故事进入主线。”

刘义看着吴金:“这就是你想出的人物开局,我觉得不好,太简单了。”

吴金一愣,不知道简单在哪里。

“这个开局体现了冷锋的厉害,但没有展现出冷锋的情绪变化。”

“换句话说,这个开局是豪来坞式的电影惯用的开局,是爆米花电影的开局,只追求快节奏的爽感,没展现有血有肉的情绪价值。”

“这第一个开局的三幕式中,其中的结果不要那么快,不妨再承接一个三幕式剧情。”

“且其中的过程要多几个分镜头做铺垫,铺垫什么?”

宁皓把文件放桌上,他和黄博也看完了,跟在场众人看向刘义,听他讲述。

“三幕式的开始,冷锋不听命令开枪射杀犯人,这说明冷锋很自信,自信到自大的那种,这样的人完成了任务却受到了处罚,他肯定会很低落、很消沉、很不服气,这打击了他的积极性。”

“对不对?”

吴金和谢南微微点头,知道刘义在讲人物塑造上的东西,他们听得很认真。

“所以,要把冷锋的消沉体现出来,跟开始的自信做情绪翻转上的对比,情绪有所转换才能让观众觉得真实。”

“然后三幕式的结果先不要出现龙小云的情节,而是冷锋带着消沉的心情请假散心,去看望已故的战友家人。”

“然后转到第二个三幕式。”

“开头,冷锋来到战友家,却发现拆迁队跟土匪一样要强拆战友的家,战友的老母亲抱着战友的遗像痛哭流涕。”

“过程,冷锋质问拆迁队,拆迁队的人不把他当回事,还公然侮辱军人,本来就因受到处罚而受气的冷锋暴怒,把这个人一脚踢飞。”

“结果,因军人打人,冷锋被开除军籍,却又被龙小云看中,带到战狼中队从士兵从头开始。”

刘义伸出两根指头,道:“两个三幕式情节作为开局,第一个三幕式展现主角能力,第二个三幕式展现主角性格,还有军人的热血。”

“你的第一个三幕式情节,不会让观众有太深的情绪,军人违反命令被罚?这不是应该的吗?”

“但第二个三幕式情节,冷锋为了战友、为了战友的母亲、为了军人的荣誉而违反规定,这样的情况被罚是能够让观众情绪高涨的。”

“冷锋这个人物也会更立体,也会被观众更认可,进了战狼中队后,观众也会更期待冷锋的表现。”

宁皓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一前一后两个爽点,一个是能力上的爽点,一个是人物魅力上的爽点,能力只是表面,人物魅力才是灵魂。”

“主角必须要有一个魅力或特质,不然就大众了。”黄博说道:“还挺有画面感的,属于是开局就爆炸,而且还有很强烈的共情。”

“我怎么没想到呢。”吴金挠了挠头,刘义说的第二个三幕式剧情他喜欢,想想都很刺激。

“你就算了吧,跟刘老师没得比。”谢南吐槽。

刘义磕了枚瓜子,继续道:“然后,冷锋经历了能力上的打击,经历了战友惨烈情况的打击。”

“特别是第二个,作为保家卫国的军人,回归社会却遭遇这样的待遇。”

“冷锋会怎么想?他会有什么变化?他会更消沉,更不积极。”

“按照你写的,冷锋进了战狼中队就精神抖擞了,这变化不对。”

“我认为,要压冷锋,往低潮的情绪压,更要让观众感到压抑。”

吴金若有所思,他认为冷锋进了战狼中队就是新生活的开始,用全新的面貌来对待,却没想到刘义的想法跟他相反。

但是,刘义从人心变化上来塑造人物,这更加真实,也有逻辑性。

“即便战狼中队在和另一支部队搞军事演习,冷锋也不认真不积极,甚至可以说一句台词:演习又不是战场,那么认真干嘛。”

“这不是一个军人应该说的话,但以冷锋当下的消沉情绪说这句话是符合逻辑的。”

“然后他的新战友们当然不认可,对冷锋进行言语上的批判和教训。”

“这是重点,可以让观众开始讨厌冷锋,这也是一个情绪转换的节点。”

“然后,雇佣兵开始入侵,和演习的你们发生碰撞,你的故事是这样的吧?”

吴金点了点头:“对。”

这时,敲门声响起,服务员开门上菜。

谢南起身开箱拿酒,给各个分酒器满上。

菜上齐,服务员离开。

宁皓便说道:“这里我有个建议,在吴老师你的梗概里,在雇佣兵和演习的你们发生碰撞的过程中,我只看到冷锋的一个战友牺牲,我觉得这是不是有点不合理。”

楚轩从转盘上拿过分酒器和一个小酒杯放桌前,吴金还没说话,他就说道:“这一点我也想说,主要是故事里的雇佣兵太牛了,几十个国际刑警都能乱杀,碰到我们的军队就全部歇菜,唯一牺牲的一个军人还是不小心踩到地雷。”

楚轩拿分酒器给小酒杯倒上酒,道:“这是不是有点离谱,演习的人那么多,雇佣兵但凡拿着枪乱扫也能打死一片,但雇佣兵就是要等着被一个一个解决,这真有点不合理。”

吴金端起酒杯:“来。”

他看了看众人,笑道:“我倾听各位朋友的宝贵意见,先干一杯。”

谢南拿着酒杯道:“楚轩,刘老师,宁导,黄博,初次见面,招待不周之处多多包涵。”

众人一边喝着,一边吃着,一边继续交流。

刘义夹了口空心菜吃,放下快子道:“我接着我的话继续讲下,雇佣兵和冷锋所在演戏军人们发生碰撞交火,眼看战友因突如其来的枪火一个一个倒下牺牲,冷锋这才从消沉的状态中惊醒。”

“这交战的过程就复杂了,需要详细编排和设计,我只说下分镜头的编排方向。”

“开头,冷锋看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战友,因面临突然的杀机而紧张,手都有点颤抖,冷锋去安抚教导等等。”

“过程,这个战友在冷锋的安抚下,表现出了自信和军人的热血,亲自杀敌一人,这被冷锋看在眼里。”

“结果,就在冷锋要放心下来时,这名刚杀敌完的战友突然被一枪爆头。”

“这是一个组合分镜头,再说一个。”

“开头,战友知道冷锋狙击好,让冷锋寻找狙击阵地打掩护。”

“过程,冷锋去寻找狙击阵地,架好狙击枪后给战友报告情况。”

“结果,在倍镜中,冷锋眼睁睁看一个又一个战友中伏牺牲,十分惨烈,但冷锋不能动,因为他要给更多战友打掩护。”

刘义端酒杯和楚轩喝了一口,冲吴金道:“这就是我结合楚轩的三幕式框架,也是在我创作理念下,认为可行的分镜头编排方向。”

“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想想我刚刚说的两组镜头。”

“战友一个一个的死,但身为主角的冷锋却无能为力,可这种无力跟冷锋没关系,只因雇佣兵太狡猾和强大,这会让观众产生什么样的感受?”

“观众恨不得亲自上战场,把雇佣兵一刀一刀给刮了。”

“如果观众能产生这样的情绪,那这个故事的交战环节就设计成功了。”

“为什么?”

刘义放下酒杯,看了看众人,说了一句话:“在我们国家,真正能激发民族意识和团结共融的凝聚力的精神内核,大多都是惨烈的收场,而不是完美的胜利。”

“说得好!”宁皓拍了下桌子,拿起酒杯敬刘义:“这话我非常认同,我认为只要把握住这个精神内核,再通过剧情把它诠释完整,这个类型的作品才有成为经典的潜力。”

黄博和张进喝了杯酒,点头道:“对,不然就像楚轩之前说的,没这个精神内核在,那就是披了张爱国的皮,表达出的思想不深刻。”

吴金思忖着,惨烈的收场和完美的胜利,两者间的意义区别。

在他的构思中,他的故事属于后者,虽然不说是完美的胜利,但我方也没损失多少。

这会给观众一个什么感觉?我国的军队无敌?我国这么强大?

观众心里踏实了,原来国家如此生勐。

但我国真这么强大吗?并没有。

如果以惨烈的方式收场,那观众又会有什么感觉?

我们的国家需要更加强大!

当观众们有了这样的心理,有了这种很齐心的都渴望国家更加强大的展望,那这才是真正的爱国情怀!也是真正的凝聚力!而不是在心里装下一个盲目的假象!

吴金呼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敬酒:“刘老师,受益匪浅,我敬你。”

还得是有资深有思想的编剧来疏导故事,这才聊了一小时不到,就让他大有裨益。

这个大有裨益是来自于思想上的放大,眼界和思维的扩宽,也让他隐隐发觉到了自己往后要走的路线。

“不敢当,互相交流。”刘义也站起来了。

许是思路被开阔,吴金很兴奋,他拿的不是小酒杯,而是近二两的分酒器。

在刘义错愕的目光下,他一口就闷:“刘老师随意,我干了!”

看到这一幕,楚轩和张进相视一笑。

张进说过,吴金这人很直,不懂客气,很直接的一个人。

现在一看,确实如此。

一高兴了就直接干杯,还是白酒。

明明是请他吃饭,却把最高的礼待给了刘义,这就很没情商。

但这在楚轩看来无所谓,他就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纯粹。

看吴金和刘义各自坐下,楚轩才说道:“我想到了一个结局,用三幕式的框架讲讲。”

“开头,冷锋和雇佣兵头目两败俱伤,虽然最终把头目铲除,但冷锋也伤痕累累。冷锋看到了境外组织的老大,老大想要逃离国境线,冷锋拖着重伤的躯体扑向老大,将他死死压在国境线之前。”

“过程,成百上千的马仔在国境线外来接应老大,没想到老大被一个军人拖住了,马仔们手持枪械对准冷锋,威胁他放人。”

“结果,冷锋不惧,颤颤巍巍从衣兜里掏出一面小小的五星红旗,这面国旗是战友牺牲前让他交给战友女儿的。”

“冷锋重伤垂危,浑身没力,但小小的国旗却被他重重地插上了国家的边境线上。”

“他用最大的力气,冲国境线外的千百人呐喊: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是结局第一幕。”

“第二幕,开头,马仔们丝毫不惧,依然举着枪对准冷锋,不把华国当回事。”

“过程,忽然天空一阵轰鸣,数十架武装直升机自天际而来,战友们也从树林里赶来支援。”

“同时,武装直升机用扩音器,重复冷锋的话: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结果,马仔们作鸟兽散,全部溃逃。”

“这个好。”刘义点头认可楚轩的临时创作。

“这个好。”刘义点头认可。

楚轩看了眼众人:“这里表达的是,马仔们不是怕华国,而是怕军队武装,这更真实,也能更让观众们提起希望国家强大的强烈愿景,从而在精神上让观众们有前进的动力和激情,这些都是正面的情绪。”

“这方面,我和刘义老师的观念一致。”

“相比文件里的剧情内容,按照网络小说的说法,就是纯爽文。”

楚轩看向吴金:“可以让观众看得很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经过刘义老师说的这么一个编排框架进行设计故事和人物,这个故事仍然是一个爽文,但它爽得有内涵,有思想。”

“前者,爽就完事了。”

“后者,爽了还能带来思考,带来激励,提高民族意识。”

“这两者间的差别,就体现在情绪价值上,冷锋开始的消沉、低落、不积极,对标战友们的认真、严谨和一个个牺牲。”

“战友们一个个牺牲的沉重,对标冷锋的军人热血的唤醒和满腔怒火。”

“冷锋的满腔怒火,对标马仔们对华国的不屑。”

“对华国的不屑,对标武装直升机强势登场的威严,和华国领土不能侵犯的立场。”

“这一个个来自不同事物情绪上的起承转换,就是刘义老师刚说的情绪传递框架。”

刘义和宁皓点了点头,情绪传递框架这东西很讲究逻辑性,设计起来也非常麻烦。

难点不仅在于编剧的设计,还在于导演的运镜给不给得到位。

因此市面上的影视剧,一般只有男女主才有情绪框架上的设计,大部分编剧、导演乃至制片人也只会给男女主设计这样的东西。

原因只有一个,没几个从业者会费劲巴拉的给配角设计这玩意。

听楚轩这么一说,吴金也弄明白了情绪传递框架的概念,就像是给整个故事编织一张情绪网,把故事里的人物情绪一个个串联起来从而表现出精神内核上的东西。

这很复杂。

吴金摇了摇头,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考虑吧,这超出了他现有的思考范围。

而和楚轩初次打交道,之前也并不怎么了解楚轩,听到楚轩的这番讲解,他对楚轩的专业水平也是刮目相看。

“刘老师。”吴金看了看刘义:“能不能做我编剧?”

他直接了当,真是不懂得客气。

楚轩忍俊不禁,看了眼刘义,冲吴金说道:“让他带你去公司立个项,然后请他把剧本弄出来,有剧本了再说投资的事,我觉得能成。”

楚轩都这么说了,吴金一拍桌子,端起分酒器就起身道:“刘老师,我干了,你随意。”

吴金一口闷。

刘义哭笑不得:“大哥,你别这么喝行不行,我有点怕。”

众人乐呵呵看着,这吴金的酒量也真是海量。

“你碰到对手了。”宁皓冲黄博道。

黄博连连摇头:“喝不赢,这几分钟就喝了三盅了,这不是一般人。”

谢南虽然知道吴金的酒量可以,但喝得也太快了,她轻轻扯了扯吴金:“少喝点。”

吴金看了她一眼:“酒是好东西,能喝就不能少喝。”

谢南翻了白眼,无语道:“是好东西,李白喝了能写诗,武松喝了能打虎,你喝了只能发癫。”

“哈哈哈……”楚轩和大伙儿哄笑一堂,不愧是要写文桉的记者,这说话就是一套一套的。

而对楚轩来说,只要刘义愿意给吴金编剧,那刘义肯定会用三幕式框架的理念来写剧本。

等剧本出来了,他代表公司投资《战狼》,实验理论的核心目的也就达成了。

更有趣的是,如果以刘义现在的思维来编剧《战狼》,那就和原本的《战狼》截然不同,这是很有期待感的。

因《战狼》的故事而起,话题也聊开了,觥筹交错间欢声不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7号基地人道大圣最强战神踏星我有一剑九星霸体诀唐人的餐桌剑道第一仙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相关推荐:
魔法少年正传玫瑰与百合故乡的百合花开了地球苏醒的那一天我的主人是圣女极品女神老婆一世骁雄内娱传奇:从2000年激变被动修仙传穿成侯府的疯批老太太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