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562章 跨时空的交流

三斤白酒还不醉,楚轩不知道这样的酒量,在全国范围内属于哪一个层次。

反正在他的印象中,只有胡君和黄博能做到这一点,现在要加上个吴金。

畅聊畅饮下喝到深夜才散,各自都有人来接,楚轩也就放心的坐上接他的司机的车回了家。

第二天的时候,事关自己的电影,吴金也很急性子,醒来后拉着谢南直奔璀璨时代影视公司,还给楚轩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空。

楚轩闲来无事,也就陪他去了一趟。

在公司找到刘义时,刘义选择性失忆。

“做你编剧,我答应了吗?”刘义调侃道。

“大哥,有录音。”吴金拍了拍刘义的肩。

楚轩也反应过来:“录了一晚上吧好像?”

谢南忍俊不禁:“音频几百兆,我有史以来录音最长的一次。”

有录音在,刘义也不再继续打趣,和楚轩带吴金去公司项目部申请立项。

有楚轩这位老总亲自到场,很多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只花了几分钟时间就从项目部拿到一大摞申请立项的空白文本,这都需要吴金去填写清楚。

其中剧组大致组成结构、人员需求、预估资金等等,这些专业项才是立项中很重要的东西,反而要拍什么样的故事在立项环节并不重要。

在审核部门的审核环节,和投资公司的投资环节,剧本中的故事才是要重点考察的。

吴金在香江影坛混迹多年,对这些流程也懂,对剧组方方面面也有提前考量。

接下来几天,他天天跑影视公司找刘义,和刘义沟通剧情的同时,也在完善立项的文件。

楚轩隔一两天也会来旁听,主要是刘义和吴金重回原有轨迹碰撞在一起,让他很感兴趣这两人能聊出些什么火花,完全就是在凑热闹。

“楚轩。”这天下午,吴金从项目部的办公室走出来,楚轩从文学部出来和他迎面碰上。

“搞定了?”楚轩看了眼他手里的文件,应是立项成功了。

吴金笑着点头,经过这几天和刘义的深入交流,他对刘义的编剧能力和编剧思维越来越佩服。

在他心里很简单且直来直去的一个军人故事,在刘义的思路下,硬生生的变成了充满热血和充满军魂的爱国大片。

在他设想中《战狼》要拍两部,这第一部是犯我华夏者严惩不贷,第二部则是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他现在都有让刘义把第二部的故事框架给想出来的冲动,他想想就很激动,这可是国内还没出现过的现代版的主旋律电影。

这算不算开创了一个类型?

如今立项成功了,只差剧本就能拿到资金,有楚轩和璀璨时代的帮助,他觉得他很快就能展开自己的梦想了。

这几天来,他心里都很兴奋。

“等下去喝酒。”他说道。

“我要去北影一趟,改天吧。”楚轩说道。

“行。”见楚轩有事,吴金也没多问。

楚轩和他错身而过,走出了公司。

今天是9月8号,也是全国大部分学校开学的日子,他也答应了北影校方要去学校搞个开学讲座。

他之前以为只是讲一节课,没想到是讲座,还是公开课的讲座,全校各系的学生都能来。

压力倒是没有,至少从专业水平上来讲,他自信比学弟学妹们强。

只是人生第一次要面临这种很庄重的场合,他还是有点紧张的。

私底下聊聊无所谓,算是交流。

到了台上面对学弟学妹,那就不是交流了,算是教学,再怎么也不能误人子弟。

“楚轩师哥?!”

下午时分,晴光四溢。

楚轩下车往校门走,吃完晚饭回校的学妹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引得附近的学弟学妹们围拢而至。

“师哥,我是05届的焦俊颜。”

“师哥,我是06届的高烨。”

“师哥,我是07届的锦甜。”

“师哥,我是07届的阚清止。”

“……”

自我介绍的声音有酥软、有兴奋、有激动、有害羞……,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正面见到楚轩,这个在学校流传已久的文艺男神,楚轩一听到就尴尬的词,却是让他们慕名已久。

“你们好。”楚轩微笑着,他的目光一扫而过,衣着打扮和发型大多都是非主流。

不知怎么的,随着许松、汪舒泷、许良这些歌手起势,很多同龄人都开始走非主流路线,这好像成了一种文化上的时代标签。

还得是刘艺妃与众不同,从始至终都是中分的长发披肩,一直都是那副文静的模样。

“师哥,晚上我来给你捧场!”

“我也是!”

“我也来!”

“……”

在教学楼跟学弟学妹暂别,楚轩上楼来到了办公室。

他敲了敲门,把门推开往里头望了一眼:“老师们好。”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看过来,黄雷咧了咧嘴:“哟,楚老师来了。”

“楚老师好。”当年和陈恺歌、张义谋等人并列的导演系教授田壮壮老师,也是冲楚轩打趣道。

“楚老师坐。”王进嵩难得开玩笑,让楚轩入座,他前几天才从横城那边的《赤焰传奇》剧组杀青回来。

“再这样我走了哈。”楚轩止步,哭笑不得:“各位大师叫我老师,你们也喊得出口,很尴尬的。”

在场老师们笑了笑,黄雷提建议道:“在北影考个讲师证,以你的水平不要太简单,到时候叫你老师就不尴尬了。”

楚轩在椅子上坐下,连连摇头:“不考,要是入了北影编制,那还不得被你坑死,说好的只是讲一节课,最后变成了公开课的讲座,我找谁说理去。”

黄雷递给楚轩一片口香糖:“准备了发言稿没。”

“没有。”楚轩拆开口香糖包装。

黄雷笑了,冲王进嵩道:“看见没,我是不是说对了,这小子从来就不搞形式主义,就喜欢临场发挥玩真的,欠我一顿饭哈。”

“你们这也打赌。”楚轩无语,嚼着口香糖。

王进嵩看他一眼:“好好表现,别垮了。”

“反正就一个小时,随便扯点东西出来,完成任务走人。”楚轩说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黄雷看了看时间,挥了挥手:“吃晚饭去。”

和老师们一起吃了个晚饭,又回到办公室聊了一会儿。

晚上快八点的时候,学生会的人来办公室叫,楚轩便起身前往多媒体教室。

很多学弟学妹们在教室门口排队进场,这倒也是比较奇异的景象。

以往来听讲座,讲座之人基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师或学者。

今天却是截然不同,讲座之人是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楚轩。

这种感觉让他们感到很奇妙,也感受到两者间很大的差距。

亮堂的多媒体教室内,很快人满为患。

有些人很兴奋,有些人很期待,也不知真正抱以听讲座心态的人有多少,更多人好像就是来追星的。

“哗——”楚轩上台时,教室内趋于安静,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他来到讲座前,调整了下麦克风的高度:“大家好,我是楚轩,03届北影表演系毕业的演员。”

教室内稍静了下,又响起一片掌声。

楚轩面向数百同学道:“在座的各位同学和我都是同龄人,让我来公开的讲些东西……”

“最开始上台前还没觉得什么,自信满满,成就感爆棚,走路都带风。”

“然而在走上台的过程中就觉得有些尴尬,尴尬得看都不好意思看你们一眼。”

“导致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目光碰到一些熟悉的朋友都不敢跟他对视。”

教室内的同学们微微一笑,杨蜜、袁杉杉等人和楚轩很熟的同学更是捂着嘴投来趣味性的目光。

“这就是三幕式。”

楚轩的话还夹在笑声当中,在场的同学们勐然一怔。

楚轩刚说的话不是幽默,而是直奔主题?

回想楚轩的话,回想楚轩的三幕式理论,开始、过程、结果都有了,且还有配套的情绪感受和动作指引。

这……

所有人猝不及防,但当即拍着手再次予以轰鸣的掌声,有的人还激动得站了起来,这样的开场有点绝。

与此同时,在他上台的这一刻,太平洋另一边的刘艺妃,也来到了进修班的教室。

——纽黑文。

上午八点,耶鲁大学艺术学院表演系进修班,十来名二十来岁的学生衣着各异、肤色各异。

和华国教室排排坐的布局不同的是,教室里的座椅布置位列两边侧着摆放,看起来很随意,但其中氛围会很轻松。

两侧来自全球各地的年轻演员们,正抬头看向讲台上的一个人。

他们的眼神或好奇、或惊艳、或期待、或不屑……,讲台上的人是班上唯一的华人,刘艺妃。

“大家好,我是刘艺妃,你们可以叫我茜茜,来自华国北影学院03届表演系毕业的演员,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刘艺妃心里有紧张,但表现得怡然自若,一副甜美的样子。

“茜茜同学,听说华国地大物博,你能简单介绍下好玩有趣的地方吗?”台下有位女同学奇道,在场的人也很好奇。

华国在他们的印象中是个传说中的国度,传说的点在于,一会儿听人说很不好,一会儿听人说很好,一会儿看报纸介绍说很落后,一会儿又有报纸说发展迅勐。

这就很神奇。

“华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有寒冬里的冰天雪地,有炙热中的沙漠戈壁,有四季如春的优美地域,有辽阔磅礴的平原,也有海拔很高的青藏高原,更有不同地区的丰富美食文化。”

“如果大家对华国感兴趣,我和我的未婚夫欢迎大家前来做客。”

刘艺妃甜甜笑着,为大家简单介绍华国。

刘小丽在窗外看着,听女儿公开把楚轩说成未婚夫,她心里直摇头,一点仪式感都没有就认了这个身份,她忽然觉得楚轩明年的求婚没必要了,这里有个傻姑娘自动上钩。

玩笑归玩笑,她这个当妈的也知道女儿的目的,如此公开表明身份无非是避免一些没必要的麻烦。

果然,就见一个黄毛小子颇为遗憾地道:“有未婚夫了?那真是可惜。”

她又看到一些女儿的男同学,把一些不好的目光收敛了回去。

——北影。

在所有人目光中,楚轩站在讲座前没低过头,这要么是没有文稿,要么是已经把文稿背了下来。

在他们眼里,更倾向的是后者,楚轩讲着讲着就穿插些风趣的话可不像是提前准备的。

在他们心目中这就有点厉害了,讲学术上的东西不带稿件,只能说明楚轩对自己掌握的知识了然于胸,且很自信。

“1968年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执导的《太空漫游2001》,如今我们的表演课也好,导演课也好,编剧的文学课也好,或者是摄影系的课程也罢,这部电影都出现我们的教科书上。”

“其中有一个片段是被老师们反复提到的,就是那个女乘务员表演失重,去拿悬浮在半空的钢笔,最后坐在椅子上。”

“这是全球影视剧中第一个失重表演,且不借助任何道具,当时被观众一度认为女演员是不是真的在太空,因此被列入全球影史最经典的情节之一。”

在场同学点了点头,这是他们各系教科书上都有讲述的经典片段,只是不同系的老师讲这个片段用的专业角度不同罢了。

“这个女演员在舱内慢慢走,走得非常慢,看起来就像失重,这是失重的第一幕。”

“然后这个女演员慢慢弯腰拿起悬浮的钢笔,让钢笔在半空中静止,这是第二幕。”

“最后这个女演员十分缓慢的往椅子上坐,系好安全带,但安全带是漂浮的,而且被她收进胸口口袋中的钢笔也差点漂浮出来,这是第三幕。”

“从导演的角度来看,这由人到物的细节呈现,就是拍摄和剪辑中的三幕式。”

导演系的同学缓缓点头,思索着楚轩的话,并在脑海中联想课本中描述的画面。

“从编剧的角度来看,这段剧情是从文学剧本的一个整体情节中,分割出来的三个分镜头。”

“为什么要分割出来三个分镜头,而不是两个?不用最后一幕,前面两幕也能体现出很强烈的失重感。”

“就算是现在,如果请编剧来写,请导演来拍,我相信很多编剧和导演只把前两幕弄出来就够了,让女演员抓住浮空的钢笔就行,效果也有了。”

“因为很多编剧创作不出最后一幕,很多导演想象不出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的作用是什么,不管是漂浮的安全带,还是收进口袋后要漂浮出来的钢笔,直接将失重这个感觉、这个效果给顶满了,这就是细节。”

在场的人若有所思,他们以先入为主的感观来看待以前这部电影,常听人说这部电影很厉害、很先进,但厉害在哪里并不清楚具体的点。

如果抛出先入为主的观念,结合楚轩所言,最后一个细节镜头他们想象得出来吗?这确实要打个问号。

楚轩看向众人:“为什么学校会把我的三幕式理论用来教学,不在于三幕式这个结构,不在于三幕式这个方法,而是在于三幕式的思维。”

“当拥有了这个思维,它就会逼着编剧把情节创作完整,它也会逼着导演把镜头语言弄完整,这才是最重要的。”

“以刚才说的片段为例,三幕式的结果不一定硬要是人物的动作和人物的情绪上给予观众反馈,它也可以是细节,甚至是一些微乎其微的细节。”

“就像刚说的漂浮的安全带,口袋里漂浮的钢笔,如果没有三幕式思维在推着你走,有几个编剧能想出这个细节反馈?有几个导演懂得要做一个这样的细节语言镜头收尾?”

在场文学系和导演系的同学心生季动,恍然间亦有所悟。

他们就说,楚轩的三幕式很简单,无非就是开始、过程和结果组成的简单框架,为什么会被学校这么重视?

原来重点不是在方法上,而是在思维逻辑上。

正如楚轩所说,如果没这个思维,不管是编剧也好,导演也罢,弄两个也就三幕式中的开始和过程剧情就行了,看起来也达到了效果。

但有了这个思维,就会逼着你想出个结果。

有的同学刚开始稍有点不认可,认为有些剧情只要个开始和过程就够了,再给个结果或许会有点画蛇添足。

可现在听楚轩这么一说,他们有了新的思路,三幕式中的结果并非一定要表现在人物身上,也可以是事物或场景中的细节!

——耶鲁大学。

“茜茜同学,你认为华国演员和别国演员有什么不同?华国电影和豪来坞电影有什么不同?”班上有个同学问。

刘小丽在窗外蹙起眉头,就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而已,却是一连问好多问题,这是专门在挑刺啊,想让茜茜下不来台?

前面也有几个同学自我介绍,分别来自欧洲的几个国家的,人家的自我介绍就顺顺利利,到了茜茜这里就不同了。

这让她心里很不爽。

刘艺妃心里也不舒服,眼看旁边的斯嘉老师想出声制止,她率先开口道:“风格不同,因为文化不一样,所以表演的风格和电影的风格不同,这位同学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她自己的事,她不想靠老师来摆平。

斯嘉老师看了刘艺妃,见刘艺妃想要继续,也就收回了自己的举止,饶有兴致的看着。

——北影。

楚轩从讲座后走出来,看着教室里的同学们。

“以前包括现在,编剧想到什么写什么,导演觉得哪个镜头好就拍什么,后期剪辑哪个画面不错就剪什么。”

“别的不提,这会产生效率上的一个问题。”

“导演让各摄像组按照自己的运镜思路把机器摆好,然后演员开拍,如果演员演不出效果,喊停之后往往都要从头开始,觉得不好的又要让编剧重新改下剧本。”

“对于编剧来说,剧情是整体连贯的,很多时候剧本一改,那当下这场戏的几组分镜头就要全改。”

在场同学们点了点头,楚轩说的是事实,碰到这种问题也挺头疼的,毕竟耽搁了拍摄效率就要多花费一些拍摄资金。

“各位导演系的同学有机会不妨试试,利用三幕式思维去摆机器,一号镜头拍开始,二镜头拍过程,三号镜头拍结果。”

导演系的同学眼睛一亮,这又是一个新思路。

包括一些导演老师们也是微微颔首,这也是他们从楚轩论文中发现的亮点。

“哪个镜头达不到效果,就让演员补拍这一个镜头就行。”

“当然,如果演员太拉垮,全程不在状态,那这个情况就另当别论,拿一套突破天际的理论也救不了你。”

“哈哈哈……”教室里响起一阵笑声,因楚轩突然而来的吐槽感到欢乐。

“应该同学会有疑问,利用三幕式补充细节,那如果要体现的东西过多的话,那就要循环进行三幕式的设计,一个三幕式到另一个三幕式再到又一个三幕式无限循环下去。”

“那么,三幕式过多,其中有些没必要的要素也呈现出来,就会让剧情拖沓、冗长。”

“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进行嵌套三幕式的设计。”

“1号镜头是开始,2号镜头是过程,3号镜头是结果。”

“我们可以以2号镜头为开始,设计4号镜头和5镜头。”

“以3号镜头为开始,设计6号镜头和7号镜头。”

“这是嵌套设计的方式,它可以给编剧和导演无限想象的空间,把任何复杂的元素统一编制成一个整体,然后环环相扣,情绪层层递进,呈现在多面性的画面中,而不再是市面上很影视剧中那单调的画风。”

在场众人怔怔出神,楚轩的理解一句一句挤压进他们的脑海,让他们的思维在放大。

他们之前还想着三幕式是程式化的东西,是固定的思维方式,却没想到它的本质是在单一结构为底的构思之上,又能无限创作和延伸的艺术思想。

最厉害的是,无论怎么创作,怎么编排镜头,都脱离不掉底层三幕式架构的那张牢固的开始、过程、结果这条剧情主线,很难让设计偏离主题。

掌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对于楚轩能把自己理论的精髓公开讲明,他们心里很佩服,也很崇拜。

——耶鲁大学。

“为什么华国的演员老想来豪来坞,是因为华国影视行业让他们看不到希望吗?”

“还有,华国是怎么定义演员的,在自己的地盘发展不起来,老让一些演员往外跑。”

话落,刘艺妃看了看提问的同学,这个男同学明显是在为难她,问的问题也很不客气,话里话外满是嘲讽。

她心里隐有怒气,微不可察地吸了口气,让心情快速平缓地道:“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发展进程,都有自己的发展历史。”

“因国情不同,国家之间的各个行业的发展自然有快有慢。”

“当然,也有从巅峰下滑的,也有从开始就能看得巅峰并往巅峰走的。”

班上的同学们闻言一怔,刘艺妃的话无一不透露着,豪来坞在走下巅峰?华国在往巅峰走?

窗外的刘小丽眯了眯眼,这句话含沙射影得有水平,她给女儿点了个赞。

斯嘉老师看了看刘艺妃,站在老师的角度上来看问题,自己的学生在维护自己的国家,她对刘艺妃的表现很满意。

“任何一个强国,都不会因娱乐行业的改变而改变,华国如此,美利坚也如此。”

“所以,娱乐行业暂时的强弱,没什么可称道的。”

“作为演员,我们只是见证者,不是评判者,因为我们没有资格去评判。”

“作为演员,我们只是感受者,不是愚弄者,因为我们只需要将自己的感受以艺术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感受世界的变化,感受各地的人文,感受历史的车轮,以我们自己的体悟来表演,将现实或幻想中的美好、破灭、喜怒哀乐展现给世界。”

“是好是坏我们演员说了不算,是优是劣我们演员也无法澄清,我们仅仅只是依托自己的精神世界去感受着观众很难感受到的东西,再将这份感受传递给观众,从而让观众有精神上的享受和共鸣。”

“至于其它的和我们演员无关,华国也并没有对演员的定义。”

“但我认为,只需做到这点,那就是演员,也是演员的艺术。”

提问的男同学叫威斯特,美利坚人,对外多多少少带点有色眼镜看人。

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个刘艺妃这么厉害,说出来的东西让人难以去辩证,且很具思想性。

威斯特哑口无言,看全班同学和老师看向他等着他的下文,他有点小尴尬。

刘艺妃微微展颜,说道:“这位同学,我是否有荣幸与你同班两年,一起感受演员的艺术呢?”

威斯特脸色一滞,没想到刘艺妃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斯嘉老师露出笑容,带头鼓起了掌。

全班男女同学冲刘艺妃点了点头,为她的大气和格局而鼓掌。

威斯特呼了一口气,站起来微微鞠了下躬:“我为我刚刚说的话感到抱歉,刘艺妃,我很荣幸成为你的同学。”

窗外的刘小丽容光焕发,她双手抱臂地看着这一幕,为女儿感到骄傲。

——北影。

“楚轩师哥!”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楚轩把目光看向他。

“如果全国都用这套理论来完善影视体系,是不是就能超越豪来坞!”

这位导演系的同学很兴奋,楚轩今天的讲座对他来说如醍醐灌顶,让他学到了好多东西,也扩展了他的艺术思维。

以前别的讲座,只是讲莫须有的经验、讲听不懂的学术,楚轩能把实践的方法和实现艺术的思维讲得清清楚楚,这对他以及在场的人来说可谓是能立马就学以致用,或许也能受用一生。

因此,这位同学很激动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要超越豪来坞?”楚轩反问道。

“文化输出海外,为国争光!”这位同学脱口而出。

楚轩摇了摇头,道:“首先你要搞清楚一点,外国人永远都不会信奉华国文化,就像我们国人不会去信奉他们的文化一样。”

“所以,你无论如何努力,光靠文化输出,永远也超越不了外国人的娱乐圣地豪来坞,因为豪来坞是他们的文化。”

“同理,他们的文化再怎么输入我国,也永远无法让我们忘记历史,无法让我们忘记先辈,无法让我们忘记华夏上下五千年的传承。”

“作为华国的艺术从业者,把文化输出海外是目标和志向,拿作品跟外国大片比拼是激情和成就,但想让华国文化覆盖掉豪来坞文化并超越,这是愚昧的想法。”

“你真有这个志向,与其想着用文化去超越豪来坞,还不如想想如何在国内打造一个世界娱乐中心,这比你刚才那个想法要现实点。”

这位同学愣了愣,收起了一个激动的心,苦笑摇头。

楚轩冲他微微一笑,把目光看向在场同学。

“搞我们这个行业的,真要有点志向……”

“作为导演,想想怎么拍好我们华国的作品。”

“作为编剧,想想怎么写好我们华国的剧本。”

“作为演员,想想怎么演出我们华国人的风格。”

“就这么简单,这也是我们可以也是我们该去做到的。”

楚轩抬手看了看时间,道:“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再会。”

“哗——”的一声,所有同学都站了起来,掌声雷动之下,目送楚轩走下了台。

绝大部分人对楚轩的了解都基于表面,有钱有演技有资源又很帅,他们也是抱以这样的感观来期待今天和楚轩的见面。

然而,一个小时的讲座结束,他们才知道楚轩最优秀的地方在哪里。

抛开楚轩表面上的东西,就以讲座上的知识水平和先进的艺术思想以及思想境界上的高度,再辅以时而风趣幽默的人格魅力,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能成功吧?

“太帅了!”锦甜欢呼一声,看楚轩消失在后台门口,她拿起笔和笔记本就往外跑。

“你去哪?”阚清止忙问道。

“找我男神签名!”锦甜兴奋道。

“我靠,不叫我,你是不是人,那是我男神,等等我!”阚清止收拾好东西追了上去。

“我也去!”

“走走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7号基地人道大圣最强战神踏星我有一剑九星霸体诀唐人的餐桌剑道第一仙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相关推荐:
魔法少年正传玫瑰与百合故乡的百合花开了地球苏醒的那一天我的主人是圣女极品女神老婆一世骁雄内娱传奇:从2000年激变被动修仙传穿成侯府的疯批老太太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