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20章·意识世界初探

叶波不可思议地玩了起来,从房子的墙壁穿来穿去,毫无阻碍。但是地面要钻下去就出现了阻力,地面有点奇怪,像是密度很大的液体,比如水银,石头甚至能在水银上漂浮。

强行挤也可以挤入地面,但是会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推出来。

叶波对这现象百思不得其解,为毛墙壁能穿,地面就不能穿?地下是有什么东西?还是添加了什么东西?

叶波以幽魂状态在这城镇里游走,现在是白天,太阳高挂着,阳光洒在身上,额,没啥副作用。这个城市很有意思,到处是阶梯,到处是梯子,到处是高耸的建筑。

人们都很忙,城镇的空气带着一股澹澹的铁锈味道,大大小小的钟声在敲响。

也有一些不忙的家伙,是流浪汉,穿的破破烂烂的,躺在阶梯拐角、道路一旁、树下、某个叽里旮旯角,惬意地喝着猩红的酒。

唔?这酒瓶子和刚才老妇人踩到摔了的空瓶子是同个样式。

这红酒似乎劲很大,一个流浪汉老哥喝完了呼呼大睡,然后三四条狗来舔他都舔不醒。

这个城市是分层的,以立体的形式构筑,你以为你在平地,其实你在15楼,你以为你在15楼,抬头一看,其实你在菜市场。

上了一道阶梯,发现了一座小教堂。这城市的教堂很多,拐个弯,绕过个墙角就能发现新的教堂,这些教堂有大有小,大的如同购物商城,小的就如同搭了个狗屋,立个凋像,摆上个小桌子,点上油灯,就成了教堂。

阶梯上的这座小教堂是一间大约25平方的门面房改造的,里面的凋像分为三层,底层是盖着面纱拿着油碟灯的女性凋像,中层的凋像是三个肌肉老,只有背部,头部仰着朝着顶部的一具躺着的盖着白布的尸体凋像跪拜。

这小教堂外面有一个狭长的广场,穿的很正式的信徒们排着队领取圣餐。发放圣餐的是三个光头的肌肉老,肌肉老穿着兜帽服,在面前架着一锅看不清是什么内容物的杂碎汤?

一个发放碟子给排队的信徒,第二个舀汤给拿着碟子过来的信徒,最后一个拿着一根干枯的手掌,手掌食指和中指并拢伸直,无名指和小拇指弯曲并和拇指贴在一起,信徒拿着汤过来,这老哥就将干枯手掌给汤里点泡一下。

叶波:“……”这什么鬼仪式啦,那干枯手掌是人手吧!?那两根手指泡汤都泡的皱巴巴了啊!是某种秘制调味吗?这玩意吃落肚不觉得膈应吗?

所有信徒领到汤之后安静地排成了两列队伍,而三个肌肉老也拿出了自己的汤,那个拿着干枯手掌的肌肉老高举干枯手掌,嚷嚷道:“圣者已逝,然精神永存,圣身躯遗留人世间,化作圣餐—(停顿)—迷途的羔羊啊,颂扬圣者吧,心怀感激;失智的游人啊,讴歌圣者吧,心存感恩—(停顿)—圣者与我们同在。”

然后信徒们双手捧起将装着肉汤的碟子,举到额头,高声呼喊:“圣者与我们同在。”

然后就是喝汤,咕噜噜的没有咀嚼地将这肉汤喝下咽下。

“哐锵!”三肌肉老将碟子摔在地上,信徒们也纷纷将碟子摔在地上,“哐锵!哐锵!”声音此起彼伏,不一会小广场都是破片碎砾。

喝完了这肉汤,信徒们就走掉了。

叶波:“……”看着地上的碎碟子堆积起来的垃圾,很浪费!生性节俭的叶波感到很不适应,就像是宿友开空调没关窗,公司同事上厕所开水龙头不关好,相亲对象吃酸奶不舔盖,很不适应!很不爽!

这是信奉的什么邪神!?居然有这种仪式!居然喝完汤摔碗碟!邪神!太邪了!

叶波气呼呼地去看这邪神凋像长啥模样,路过凋像面前的汤锅,瞥了一眼,额,里面有一个骷髅头,还有各种腿骨啥的。

哦,原来吃的是人肉汤啊,啊,不对,这骨头都酥脆松软了,应该是熬制了多次,不是人肉汤,而是老骨汤底,就和快餐店的例汤一样,周一买来一副骨头进去炖,汤喝完加水加料继续炖,炖到下一周才换骨头,美曰其名老火靓汤。

来到这最上层的躺着的凋像,这凋像的肚子是空,下水都没了,里面有蜘蛛和蟑螂在做窝,面部盖着白布,额?居然这白布也是石头凋刻而成的,好精巧的技艺,栩栩如生,还以为是真的白布呢。

三个肌肉老开始打扫这小广场,将瓦砾都扫成了一堆,突然一个流浪汉慌慌张张跑了过来,在地上拿起了一个只碎了一个角的碟子,恭敬地问三个肌肉老还有没有圣餐可以领。

三个肌肉老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这流浪汉进了凋像旁边的小屋子。

叶波也跟着过去看,噢,这里是厨房,肉汤就在这里熬制的,桌子有剔肉刀、剁骨刀、锯子、凿子、小斧头,墙上还有血迹斑斑的钉子和镣铐,还有水缸,在房间一角立着一个铁质的带铆钉的圆柱形柜子。嘿,这柜子不是铁处女还能是他喵啥呢?

流浪汉进了厨房门,大惊,转身要跑,被肌肉老热情地抱住颈部,拖进了厨房,然后门关上了,里面传来了惨叫。路过行人听到了都下意识加快了脚步走开。

叶波:“……”这……这也太大胆了吧?这小教堂处于街上啊,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而且路人似乎也知道这怎么回事。这难道是某种习俗?就像是工地开工前要抓只土……土鸡,割喉撒血祈求开工顺利那样?

叶波离开这小教堂,拐了几个弯,来到一个大教堂,这里也正在举行圣餐仪式,这大教堂的仪式比小教堂繁琐,喝汤之前要捧着碟子高颂赞歌。

“圣者之躯,我之飨食。”

“圣者之血,我之喋饮。”

“啊,圣者与我同在,指引我走向父神的乐园。”

“啊,圣者与我一体,带领我步入贤者的殿堂。”

“圣者啊,我心存感激,你是导师,你是领路人。”

“圣者啊……”

叶波看了看这些信徒碟子里的肉汤,嗯,熬制得很烂的肉,不单有肉,还有胡萝卜和鹰嘴豆,还有洋葱和香菜。

这是到了饭点了吗?咋各个教堂都在喝汤呢?而且时间是错开的,可能是考虑到一碟子肉汤吃不饱,信徒们可以在几个小教堂先喝点垫垫肚子,最后来到这大教堂吃最后一碗,各个教堂的碟子容量不一样,似乎是教堂的规格越高碟就越大越深,能吃到的肉汤也越多。

奇奇怪怪的仪式。

叶波感知到了这大教堂的后厨有动静,于是穿过了墙壁径直走过去看,后厨有个小院子,穿着教士服的肌肉教士正在收货,这教士服样式比小教堂的教士服多了些繁复的花纹装饰。

两个老哥,一个穿着褪色西装,一个穿着燕尾服,将一个老头绑住带来了,老头嘴里塞着破布。

燕尾服老哥露出虔诚的表情,恭敬地说:“圣侍者,这是我们兄弟俩的老父亲,他是父神的虔诚信徒,他想在生命的最后路程奉献自己,自愿受餐。”

褪色西装老哥也同样虔诚的说:“圣侍者,我们的老父亲一生虔诚,是最优秀的飨食,我们希望能够得到圣者之血,我们兄弟是父神最忠实的羔羊。”

被绑起来的老人突然发狠,挣扎起来,如同乡下被绑了手脚的猪上下扭动身体,把嘴里的破布给搞了出来,额,这破布是一只破掉的袜子。

老人大声呼喊:“草啊!我是外乡人,我是个马车夫,接到老板的单子送货到这里来的车夫啊!然后卸货后返回路上被这两个混蛋迷晕了!我没有信仰你们的草他妈的父神啊!草泥马!你们这群吃人肉的畜生!放了我!草啊!”

肌肉教士们听了老头的话,面露不悦,其中一个站出来,这是教士中级别较高的肌肉圣徒,圣徒问向两兄弟:“你们说他是你们的父亲?”

两兄弟站了出来,坚定的说:“是的。”

老头:“谁TM是你们父亲啊!?我压根不认识你们啊!”

褪色西服老哥面对老头说道:“你是不是卸完货去了红灯巷?”

老头嚷嚷:“红灯巷,去,去过又怎样啊!?放了我!你们这群畜生!”

燕尾服老哥:“招待你的是不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兽耳大妈?”

老头面色涨红:“是又怎样!?”

褪色西服老哥:“那兽耳大妈是我们的母亲。”

老头:“额……”

燕尾服老哥:“所以你是我们的父亲。”

老头:“我……”

肌肉圣徒点了点头:“可以,父神法典上是有这成法桉例,你们的亲子关系成立。”

老头:“卧槽!不!我不是你们父神的信徒!我看过你们的法典,没有信仰的人是不能成为受食者的!”

肌肉圣徒问向两兄弟:“你们的母亲的身份是……”

燕尾服老哥:“是明妃!是在圣教堂登记过的明妃!”

褪色西方老哥:“被明妃接待过相当于受洗!所以他是信徒。”

肌肉圣徒点头:“确实如此!”

老头慌了,更加卖力地挣扎,以下巴当做支点,用膝盖拱动要逃离这后院,然后一个肌肉教士上前,一把抓住脖子,像提小猫一样将这老头给拎了起来。

老头还要挣扎,然后肌肉教士腾出一只手,在老头的腰椎处拧了一下,“卡吧!”一声,是嵴椎骨的错位的声音,老头嘴张的大大的,但是没有声音发出,浑身肌肉抽搐颤抖,活着,但是胸膛只有出气没进气。

老头被带走了。

两兄弟凑近肌肉圣徒,谄媚地祈求:“圣侍者,我们献上了老父亲,祈求赐予圣者之血。”

肌肉圣徒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精美的滴露瓶,然后旁边另一个肌肉教士拿出一个盛着水的碟子过来。

《镇妖博物馆》

肌肉圣徒将滴露瓶滴了一滴猩红的血液进入碟子中,血晕开了,散发着氤氲妖异的红色。

两兄弟用舌头争抢这碟子,像狗一样,额,不,两兄弟是人,人比狗还是要聪明的,他们伸长了舌头,卷起来,当做吸管,吸取这碟子中稀释的血水。

两人风暴吸入,没一会将碟子给吸了个干净。肌肉教士将碟子摔碎在地上,两兄弟发疯一样去舔碎掉的瓦片,把自己舌头割的滴血。

两兄弟吸了圣血之后,面露幸福的神色,而且红润有光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两人仿佛年轻了20岁。

叶波:“……”这……这两兄弟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澳大利亚的土狗舔了癞蛤蟆的模样啊,啧啧啧。

这么说的话,大大小小教堂的飨食圣餐应该都是加了这种圣者之血,这玩意吃了上瘾,然后所有人都成为了信徒,甚至信坏了脑子的信徒会资源成为受餐者。

Emmm……这种仪式有何意义吗?这里看上去也是个文明程度相当高的中世纪城镇啊,怎么会有这种在原始部落才存在的食人行为呢?而且还跟宗教扯在一起,就显得很让人不解啊。

这种玩意不单吃自己人,也吃外乡人,周围的城镇乡村知道这种内幕,应该都会跑掉,吃人城镇变成孤立的据点,迟早会将自己人都吃光,那到时整个城镇的运作该怎样维持下去?

或者说这个宗教的终极教义就是毁灭?但也不合理啊。

这送货的老头明知道这城镇有问题,还来送货,被抓住还知道法典教义内容。说明周围城镇明知道内幕,但也和这城镇保持联系,输送物资维持这城镇的运作。

叶波抬头,看向这城镇的最高处,这是一个高大的教堂,是这城镇的圣教堂。

洪亮的钟声从圣教堂传出,通往圣教堂的阶梯上跪伏了许多虔诚的信徒。

他们穿着黑色的兜帽袍子,五体投地地随着钟声磕头,袍子的手肘和膝盖位置都磨破了,台阶也被无数人磨的光滑凹陷。

信徒中上了年纪的老太是最多的,然后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女,二十来岁的青年信徒数量比较少,在其中还看到了小孩子。

小孩子用稚嫩的额头有模有样的磕向阶梯的岩石,不太熟练,所以磕出了血。

这是有好三个入口的阶梯,七弯八绕的都通往圣教堂,来朝拜的信徒分了阶级,越往上的信徒越是怪异起来。身上长出了各种奇怪的零部件,有的背部长出凸起的骨头,有的脸上长出密密麻麻的牙齿,有的手脚的肌肉裂开,里面有肉芽在蠕动……

叶波以幽魂状态走上阶梯,两边的信徒就像在跪拜叶波似的,叶波完全没有帝王的感觉,开始只是感到莫名的悲哀,然后变成了一种愤怒和恶心。

这圣教堂到底是什么来路,这种恶心的玩意不应该存在,必须毁灭掉!

走上阶梯,穿过紧闭的大门,来到了圣教堂内部,这里的构造和之前的渴血教堂一模一样,只是地面和墙壁没有变成骷髅头。

教堂中心挂着一个大钟,大钟的钟声敲响,越是靠近叶波越是感觉到亲切。

叶波踏着空气飘到了这钟跟前,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意识一恍忽,受到了拉扯,再回过神,发现已然回到了渴血大教堂。

手里握着那颗意识颗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危险关系庆余年超级系统逆天邪神天才小毒妃绝世武魂宿主无限恐怖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遮天
相关推荐:
木叶:我在忍界肝经验重生神猿,我能掠夺别人气运神印之合格的守护骑士龙王来了我在仙侠世界长生不老精灵:我的精灵太会撩穿成炮灰他妈变身食神少女阿尔泰尔的位面旅途文字修仙从投影两界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