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百九十四章 恐失其灵性,堕为凶兵;也不是第一次跟天劫对着干了

蛟魔王也是身无长物,还是此番下界的时候,天河弱水知道蛟魔王是来观礼的,故而化出了一些弱水之精送给了蛟魔王,让他当成是此番大典的贺礼,也不至于堕了天河水军大元帅的威名。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蛟魔王取出一瓶弱水之精时,懂行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不澹定的,尤其是当年治理过弱水的杨家兄妹,更是莫名想起了当年弱水在人间肆虐时的景象。

同样,熟知弱水的他们,也更知道蛟魔王手中的这一瓶弱水之精究竟代表了怎样的涵义,即便弱水是情的化身,但若非是蛟魔王真正得到了弱水的认可,恐怕也很难得到此物。

二郎神更是在蛟魔王的身上认真打量了一番,心说:这位覆海大圣虽然一向低调...但这心性手段,果真不凡。

以往三界对他也太低估了些。

也是七大圣中的美猴王与牛魔王风头太盛,导致其余几位其实在三界之中的名声,也并不算太过响亮。甚至有很多修行界的人,都叫不出他们七个的名号。

而覆海大圣蛟魔王又一向在北海活动,四洲之中自然就更没有他的什么事迹传播了。

覆海大圣送出弱水之精后,其实有心想要嘱咐三藏法师几句...此物虽然珍贵,但毕竟凶险,只一滴入凡水之中,登时便可泛起洪灾...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东西说是若是被心怀叵测之人得到,那绝对是要引发三界大乱的。

法海自然知道轻重,当即对在场众人表示,自己会妥善保管此物,绝不会让其流落人间。

但他心中却莫名想到一桩事,若是白素贞以此物为基,水漫金山...自己是否能抵挡得住呢?

下一刻他就把这个念头彻底清除出去,险些被此等魔念乱了心智...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想试试。

阿弥陀佛。

膨胀之心要不到,还是要保持谦逊,否则将会误入歧途。

对此,法海自身也算是深有感悟...当然若非自己自持法力,在人间行事无所顾忌,也不会酿成大错。

修行之路不怕错,就怕不知错,不认错...更怕知错不改。

蛟魔王之后,便是托塔天王李靖与哪吒三太子一同上祭台献礼,原本赤脚大仙是要上台来的,但李靖以为自己是晚辈,自然不能落在赤脚大仙这位前辈之后...便领着哪吒一同上台。

李天王虽然贵为托塔天王,但说起来...他手里也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宝贝。

唯一值得称道的,自然就是他手中三十三天玲珑宝塔...这是他的成名灵宝,如何当成礼物送出?

当日他正为贺礼头疼时,忽见了阁楼上的乾坤弓与震天箭,此物宝原本是上古时轩辕黄帝大破蚩尤后遗留的宝物,后为陈塘关的镇关之宝...而李家世代镇守陈塘关,此宝便也一直在他们李家的手中。

原本一直所在阁楼之中相安无事,但自哪吒这个小煞星出世之后,便再一次展露此宝的威能...将石矶娘娘门下的碧云童子射死,又引出了一段恩怨杀劫。

而后他的小女儿李贞英,又在七岁的私上了阁楼,一箭直接射去了灵山...

李靖思来想去,心说:此物既然是轩辕黄帝所留,三藏法师又是得到了轩辕传承的人物...此宝当与三藏法师有缘!

正巧哪吒也自己送什么礼物而感到头疼,父子两个干脆一合计...老爹送乾坤弓,儿子送震天箭,各送各的正好组成一套。

但这个主意才刚想出来的时候,父子两个便对视一眼,大呼不妥。

他李家丢不起这个人。

也是三界之中“面皮”之风甚重,本该是扬名的时机,若是做出这等事儿来...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李家穷的吃不起饭了呢。

结果就是李靖送宝贝,至于哪吒...自己想办法吧。

他们父子两个自从和好以后,这相处起来,也是愈发的不客气...尤其哪吒的小暴脾气,更是三天两头要吵闹一番。

今日金吒与木吒也是来的,木吒的请柬是送到了观音菩萨处的,虽然木吒已经脱离了佛门,但他们的师徒名分还是在的,而且木吒也很懂...三藏法师能有一份请柬是给自己,也完全是看在菩萨的面上,此番到了慈恩寺,并没有同父王与哪吒在一处,而是乖乖跟在菩萨身后。

至于金吒,因为同三藏师徒并没有什么交情,此番是来看热闹的,是同韦护、雷震子以及黄天化等阐教同门聚在一起。

天庭在这几日放开了南天门,算是给众神放个假,愿意下界观看大典,南天门外登记了便自行下凡即可。

只是...当年杀孽深重的天神们,还是乖乖躲在自己的神府之中,别自己傻乎乎的下界去看戏,结果被三藏法师当成妖魔之辈当场扬了。

不得不说,以三藏法师的性子,保不齐还真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况且当年“舍利子”可解封神榜的传言已经得到了证实,但因为纣王的事情闹得也太大了些,导致三藏的实力彻底暴露,让封神榜上的那些正神们一个个知难而退,并没有按照玉帝所想,蜂拥下界去送命...

但不乏有聪明人能够推断出那“谣言”的源头,究竟是出在何处。而此番玉帝忽然放开限制,怎么能不让他们心怀警惕?

李天王送出此等神器,也是让在场的众人纷纷惊叹不已。

但李天王后又说了一句话,“此乾坤弓与震天箭,乃是杀伐重器,其上冤魂无数...若不得高僧以佛法化解,恐失其灵性,堕为凶兵...三藏法师乃是三界圣佛,想必可以佛法超渡其罪业,还其纯粹本源。”

“善!”

李天王都这样说了,法海自然没有理由拒绝,他当即接过乾坤弓与震天箭,细细感受一番,面色也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将这一套弓箭凭空摄于身前,沉声道:“其中果蕴凶威,死在此箭下的亡魂,竟被封锁至今而不能转世轮回,若不及时超渡,几乎要生出邪灵!”

“此事非同小可。”法海双手合十,道一声:“贫僧不欲拖延,这就为其超渡!”

而后众人便见到三藏法师伸手一指,在佛法金光的辉耀之下,那神弓利箭之上,果真渐渐冒出一团血煞之气。

那血煞之中凝聚着凶威,一时或有厉魂呼啸,黑云腾空之异象。

别说是百姓们,就算是朝廷中的王公大臣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等景象?

其实即便绝大部分修士,寻常时候也很少能见到此等场面,若非必要...此大凶之兵,对于正道修士来说,一向是敬而远之的。

李天王说的不错,这一套弓箭当真是当年上古之人的杀伐重器,恐怕不知道屠戮了多少九黎族的战士...

怪不得哪吒与李贞英见了此宝便忍不住要去弯弓搭箭...一来他们是小孩子心性,天生无畏;二来,也未尝不是受到这弓箭之中的杀伐之力的裹挟。

与其说是哪吒与李贞英射出的两箭,倒不如说他们两个更像是工具人,所做的就是把箭搭在弓上。

吼吼吼吼——!

被锁在震天箭中的九黎恶魂,在半空频频现身,尽显上古九黎族的强健体魄...李世民见了屏住呼吸,但他心中却“噗通、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且越来越快。

这就是当年的九黎战士么?

虽然说如今的神州中原人族自称是炎黄子孙,但不可否认是...蚩尤也绝对是人族的老祖之一,中原人族的身体中,也同样流传着九黎的血脉。

李世民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元霸...或许他那天生的神力,正也是九黎血脉的显现。

无数的九黎战魂被法海引导出来,他们嘶吼着,咆孝着...凶恶至极,令人望而生畏。

或许感受到了法海佛法金光的厉害,这些战魂竟然往一处汇聚融合——

轰隆隆!

而正此时,原本还晴空万里的苍穹,顿时乌云盖顶——

卡察——

乌云之中银蛇狂舞,紫电飞雷。

显然是天道感应到了九黎战魂于人间显现,自有天劫显现,要让这九黎战魂在天雷之下,魂飞魄散!

但是...这天劫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只是在半空隆隆作响,轰鸣不断,却始终没有实质性的动作,这也让原本已经做好准备出手相助的杨戬等人,心中生出了许些好奇。

什么时候天劫也这般谦让了?

也不怪天劫谨慎,毕竟下面做法的是三藏法师...若他只是佛门的高僧也就罢了,即便是什么真佛与菩萨,天劫说噼也是噼的...但这位三藏法师被几位人王护着,其身上的人道之力不容小觑...况且当年噼他时,还惊动了轩辕与大禹出手,此刻暂缓一手也未尝不可。

“怎么忽然天阴如斯?”李世民也未曾见过天劫,但他本能的对天空中的神霄感到许些畏惧,但身为天可汗的骄傲,让他始终强行保持镇定,若他此刻失态,那么被动摇的将会是民心。

一国之中,君心与民心在一定程度上是相辅相成的。

“陛下,此乃是天劫。”

“天劫?”李世民眉头顿时深皱。

“九黎之魂,不容于天。”李淳风见陛下神情凝重,对身旁的李世民小声说道:“当年九黎灭族,一方面是因为蚩尤与轩辕大帝争夺人王之位兵败,其二,也是因此失去了人道气运的庇护...故而九黎血脉虽然也在人族之中流传,但很少会外显出来...可以一旦显现,便会招致天劫降临。”

“你是说...此天劫是为了灭杀那乾坤弓中的九黎战魂而来?”

“陛下圣明。”李淳风一拱手,表示您说得对。

“可不是还有御弟在超渡亡魂吗?”

“陛下有所不知。”李淳风又一拱手,开始解释:“圣佛是要超度这些亡魂入轮回转世,而天劫...是要让他们魂飞魄散,从此消散于三界之中。”

“嘶——”

李世民顿时明了,这岂不是说御弟在跟天劫对着干?

“御弟是否会有危险?”

至于这些亡魂是被超渡,还是消散...对于李世民来说,显然还是自家御弟的安危更加重要一些。

“微臣也不知。”李淳风摇摇头,“不过听闻圣佛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行事了,想必自有依仗。”

确实。

经过李淳风这一提醒,李世民也想起来“御弟硬扛天劫,超渡纣王一事”...但正是如此,李世民的才越不能安心。

他怕天劫是可一可二,不能再三再四...若积怨至深,恐受其害。

但李淳风之言,又让李世民想起“元霸”英年早逝的那个雷雨之夜,莫非...元霸当真是九黎血脉觉醒,这才死于天雷之下?

“陛下可宽心,今日有众神仙在此,还有观音菩萨、大日如来以及二郎真君俱在,万一有什么意外,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李淳风还有一句话没说,他的师父老君此番下凡,也还没回去呢...想来天劫多少也得给点面子。

这不,这天劫只是在上面炸的欢,却不见半点雷霆落下?

且不论究竟是什么原因,总之天劫的势头是缓住了...法海也能专心超渡这些九黎之魂。

“阿弥陀佛。”菩萨见状也是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向一旁的大日如来说道:“三藏慈悲之心,愈盛了。”

同时一副大感欣慰的神情,毕竟此前在西行之路上,菩萨见到的多也是三藏杀伐果断的桀骜之性,如今如今见三藏是要超渡这些亡魂去轮回,心中无比慰藉,也只有真正身怀慈悲之人,才能肩负得起这“三界圣佛”的名号。

相比于三藏法师在天劫之下超度亡魂的从容,同在祭台之上的托塔天王李靖,心中难免会有几分忐忑...他发誓,自己绝没有想到只是送个贺礼,就能引起这么大风波来...

尤其是自己此前为了三藏法师收下临武的那一番说辞...若被有心人利用了去,岂非要说我居心叵测,假意送礼,实则是谋害圣佛?

一旁的哪吒发觉到了父亲的异样,见父王颇有些惴惴不安的模样,稍加推断便已然明了,故人一旁宽温道:“圣佛不是小气之人,等稍后向圣佛讲明缘由,说开了就是...”

哪吒早就跟三藏法师混熟了,对于三藏法师的性子,也大约摸了个七七八八...对于这位圣佛来说,只要不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一切在他面前都是好说的。

至于什么是原则性的错误...就好比当年父亲收下的那个干女儿锦毛老鼠,吃什么不好,偏偏要吃人...否则三藏法师看在他们父子的面子上,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就好比那万窟山的五哥,在哪吒看来简直是撞了大运,竟然有幸被三藏法师点化,从此浪子回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人道大圣唐人的餐桌踏星剑道第一仙最强战神九星霸体诀7号基地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我有一剑
相关推荐:
西游之我是唐僧爸爸!这个武林有问题我真没想当阁老异变:欢迎来到多元宇宙绝世邪医方寸道我的满级大号有点多重生之末日狂潮下课铃魏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