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88章 消息公开

待认出了陈青松刚刚所用的竟然是大成境的【春风化雨诀】之后。

不仅是青松的父亲王传辉,刚刚回来的那些族人们人。

长字辈排行第三的陈长皓,排行第六的陈长文,第七的陈长宽,第十一的陈长俊夫妇,第十九的陈长俭夫妇……

古字辈排行第四十八的陈古华夫妇,第四十九的陈古涛夫妇,还有排行第五十三的陈古熙夫妇……

不论辈分,不论年龄!

此时此刻,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斥着不敢置信。

他们不敢相信,眼前这位才刚刚开始修炼的小辈,竟然已经将一门需要耗费硕大精力才能练成的法术给修炼到了大成境界。

这真的不是在湖弄……或者是在消遣他们?

要知道他们之中有的人可都已经踏上修炼五六十年了,现在已经六八十了,但却还没有拥有一门大成境的法术,陈青松他一刚刚踏入修炼门槛的青字辈,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要知道,他可是才刚刚过了十五岁生日啊!

是,他们是听过有人刚刚修炼没多久就将法术境界推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但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他们都是悟性超凡的人族天骄,是大宗门或者大家族才能出现的天骄之子,他们陈家一普普通通的修真小族,又怎么会出现那样的天纵之才?

更何况,这陈青松他们又不是没见过,对方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

嗯,最多就是五兄妹经常一起,到处祸害山林里的花草树木,野猪野兔。

但这也没啥吧,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最多,最多他们五兄妹可能更肆意一点,更胆大一点,可是这跟悟性超人没有半点关系吧?

一时间,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表达。

甚至,还有人使劲的揉着眼睛,揉着耳朵,似乎在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听错了。

但是很可惜,他们的眼睛,嘴巴,还有周围一同回来的族人们都告诉他们,他们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

这……

正当众人打算接受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的时候,却听陈青松又道出了一个消息,他竟然说他们只用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做到了这一切。

瞬间,众人的心神迎来了二次重击,甚至于此时此刻,他们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浮在了他们心间。

那就是: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的没有骗他们?

人群中,甚至有人抬头看了眼那悬浮在半空中的蟠龙杖,而后拍了拍脸颊,他严重怀疑,自己是被族长施展了某种幻术,陷入到了幻境中,要不然怎么可能听到这等,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只是可惜,脸蛋上的触感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应该不大可能是陷入了幻境。

平常的幻境可做不到这般真实,这般能欺骗他们的神识,欺骗他们的触觉、听觉、嗅觉……

能做到的,他们族长也没必要对着他们用出来。那样划不来。更没有必要!

但是,这怎么可能?

哪怕亲眼所见,而且还有族长和其他亲人的再三左证,他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对于这种情况,身为族长的陈万舟也没觉得奇怪。

毕竟就算是他,当初也是再三确认,最后甚至还是其他族人也测试通过后,他才彻底相信了那个《同道参悟法》。

没办法,谁让这种方法的效果实在太过于惊人了呢。

别人不眠不休用五年的时间才能做到的事情,他们居然只用了三个月。

短短三个月!

这中间的差距,简直,简直天差地别!

当然,等彻底接受了这个《同道参悟法》之后,修行百年的陈万舟很轻易就想通了其中的原理。

这种修行法说来玄奇,但其实就和平常的坐而论道差不多。

都是可以提升参悟学习效率的。

唯一有差别的就是,这《同道参悟法》将偶尔才有的坐而论道给固定了下来,将其训练培养成了一种可以长久有效,长久作用,并且可以和同伴一起进步的常用修行方法。

这种方法怎么说呢,说伟大吧,可能还差那么一点。

但是陈万舟敢肯定,这一定是他所能接触到的最新奇,也最让他震撼的修行法诀。

当然,这是陈万舟在三个月前做下的决论。至于现在嘛,自然是新路排行第一。如果,它真的对所有人都有效的话。

“事情呢,就是这么个事情!

回去之后,你们好好想一想,自己要学习什么法术。明天一大早,你们就在内务堂门前的大广场集合,领取【回灵丹】,然后开始修习《同道参悟法》。

好了,现在解散!

你们该交接任务的交接任务,该叙旧的叙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陈万舟伸手将蟠龙杖召回,架起一道遁光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该宣布的都已经宣布了,保密誓约也在蟠龙杖的见证下签订了,诸事已毕,他也没必要留着欣赏众人的震撼和吃惊了。

没办法,最近几个月来,他可见过太多,太多了。

甚至,当时的他也是其中的一员。

此时此刻,他已经差不多免疫了!

再说了,他最近可还在和族中的炼丹师们一起钻研炼丹技术,一起修行,同道参悟法呢。要不是这次事关重大,而且还要出动蟠龙杖,他肯定早就将这件琐事交给其他人了。

现在一切皆休,陈万舟自然不想再做耽搁!

不过,哪怕他已经离去了,彻底失去了踪影,刚刚回归的族人们还是依旧沉浸在之前的震撼当中。

初始,他们还震惊于青松他们几位年轻人居然只用了区区三个月的时间就将法术练到了大成境,结果没想到,对方的这种方法他们居然也可以学习。

虽然,效果可能低了一点,但那也很厉害了好不好?

从众位前来迎接的亲人口中,他们可是听说了,已经有数位长辈将之前还停留在小成境界的法术都用这种方法升华成了大成境。

而哪怕是之前对法术一窍不通的普通族人,现在也已经将一门法术练到了小成境界。

这些示例无一不在说明着,这《同道参悟法》确实有用,也确实对他们有用。

这就已经足够了!

要知道他们中的大半可都是刚刚从妖兽肆虐的东极岛上回来的,自然知道一门大成境法术对于他们的帮助有多大。

不说别的,就单单每个人必学的【灵盾术】……

“我要是能把【灵盾术】给修炼到大成,那岂不是就能把护体灵光给增强个四五倍了。到时候顶着这个乌龟壳,外面再来个护盾法器,那我还怕什么练气妖兽,它们都不够我打的!”

陈青松的父亲王传辉如是说道。

修行三十余年,王传辉的【灵盾术】还停留在小成境界。小成的【灵盾术】大概可以挡得住同级别妖兽的三五次攻击。而一旦这个护体灵光再增强个四五倍,那没有十数道的攻击都奈何不了他。

能扛下这么多攻击,他哪还会虚那些练气境妖兽?

王传辉自认,哪怕是一对二,甚至是一对三,他都有一定的把握长时间对抗。

至于全歼,那就得再多几道了。

至少,至少躲避法术和攻击法术,是必须要有的。

“是啊,以前老羡慕那些妖兽能瞬发法术了,现在我们也要有了,看到时候它们还嚣不嚣张。”

此刻,陈长文眼中也闪动着灼灼火焰。

因为血脉遗传的原因,妖兽的灵魂海洋中天生就有着“法术符文图谱”。

这就导致,几乎每一头妖兽都有天赋法术,而且还是能瞬发的天赋法术。

再加上妖兽还有着远超修真者的肉身强度,所以一般的修真者如果没有各类法器、灵符还有丹药辅助的话,根本就不是同级别的妖兽一合之敌。

事实上,就算有了这些,一旦辅助手段的质量不好,那也不能奈何的了同级别的妖兽。

所以,修真者和妖兽对抗的时候,大都是背靠阵法,结阵以待,然后以多对一,将其虐杀在近身接触之前。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而且还有一点要值得庆幸,那就是:炼气期妖兽的智慧基本上还不如三岁的顽童,它们不仅智力低下,甚至就连脑海中的“法术符文图谱”也不知道如何利用。

至少是不会最大化的利用。

除了最常用也是最简单的瞬发特性,“细微控制”特性它们是一点也不会。

不然的话,哪怕修真者一身上品法器,甚至极品法器,那和掌握大成法术的妖兽对方起来,到底孰强孰弱,也要打过才知道。

毕竟通常来说,每一头妖兽可都有三四道天赋法术的。

换算成修真者,那就是掌握着三四道大成境法术。

而大成境法术通常可以通过“微调技术”将法术威力进一步提高,提高到之前的四五倍,甚至是十数倍。可以想象,有着三四道大成法术护身的妖兽又是何等战力了。

再往深处想一下,如果这头妖兽再幸运一点,幸运的从修真者这边缴获到了一批合适的法器,那战力,简直超出寻常练气修士的想象力。

所以对即将掌握大成境法术,王传辉和陈长文心中都充满了期待。

毕竟他们的法器可是现成的!不用靠运气。

“别说你们了。就我和长宽,只要我们两也把【御火术】给修炼到大成,那炼丹和炼器效率至少都要提升个五六分呢!”

“三哥说得不错!”

一旁的陈长皓和陈长宽也畅想到。

刚刚,他们可都已经听说了那些长辈的事迹,自然对此万分期待。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三哥,老七,你们找人修习【御火术】。我和传辉,还有长俊长俭他们,就一起修习【灵盾术】。至于大成之后,那就到时候再说。”

陈长文也无法确定,接下来到底修习哪一门法术对他们最好,但是保命的【灵盾术】肯定是第一选择。

“行,就按六哥说的办!”

王传辉应道。

其实,他倒是想跟妻子陈长歌分到一个组,可是陈长歌作为一个灵植师,肯定会以种田类法术为主的。众所周知,种田类法术又几乎没啥战斗力,没办法,他也只能先跟着六哥陈长文他们混了。

“行!那我和长宽再找几个人。咱们明天再见!”

说完,陈长皓便和七弟陈长宽,妻子姜之眉,七弟媳姜之楹,还有儿子陈青玄五人告辞离开。

这次回来的人之中,只有他们两个是炼丹炼器的,需要修习【御火术】,找不到队友的他们也只能先回莲花山,去炼丹阁和炼器阁看看,看能不能加上他们兄弟两。

不然的话,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人突飞勐进,飞黄腾达了。

……

半个时辰后,经过一番忙碌,陈长皓和陈长宽终于在炼丹阁找到了一个缺队友的小队,报名后,一行人便各回各家。

只是回到家后,陈长皓还是有些狐疑:“之眉,那什么《同道参悟法》真是咱儿子弄出来的?”

“真的是!”

姜之眉的语气既肯定又坚决。

说完,她见丈夫还有些狐疑,又开口道:“之前,他不是还弄了个《炼气入门详解》嘛,你知道的!那其实就是通过这个《参悟法》弄出来的。只是当时他们还没学法术,所以效果才没体现出来。”

“也确实!”

陈长皓闻言,不由得颔首确认。

之前他就听妻子说起过,说青玄五兄妹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学习飞快不说,最后甚至还将族中的入门功法给整理了一遍,也因此,族中还奖励了好几千点贡献呢。

甚至,他们之前整理的一些学习资料、学习笔记之类的,都已经成为了下一批学生的辅修教材。

这些陈长皓都知道!

只是他也没想到,那种看似普通的学习方法居然能对法术产生这么大的效果。

这不得不说,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谁能想到,一种很普通,也很普遍存在的学习方法竟然会产生那样惊人的效果。

当然,陈长皓也能想到,或许,早就有人发现了其中的蹊跷,甚至也总结出了类似的法诀,只是碍于种种原因,没有持续下去,或者说,没有流传出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不影响自家儿子的优秀。

想到此处,陈长皓看着儿子的目光充满了惊异。

他没想到,自家这小子才刚刚进入修炼的门槛,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甚至,在贡献点上的积累都超过了他这个做父亲的。

不过也就是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下意识的开口道:“也就是说,最近这些事情都是这小子搞出来的?

先是突然大规模的收购回灵草,然后又突然开启了护岛大阵、升级灵脉,之后再召集紫云城中的炼丹师们帮忙炼丹,还有最后的出动二阶灵舟接我们回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咱家青玄?”

显然,到了这一刻,陈长皓已经彻底想明白了为什么族里最近有那么多的反常举动。

为什么需要大量的回灵丹?

为什么这么谨慎?

又为什么妻子和弟妹两人回来了之后,就突然不再去紫云城那边了?而且还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原来,这一切都跟他家宝贝儿子有关。

甚至可以说,还是宝贝儿子陈青玄亲手搞出来的。

甚至这个,居然也是妻子和儿子在信中所说的大喜事。

嗯,确实是大喜事!

越想,陈长皓心中越是生出一股造化弄人的奇异感。

他也没想到,自家小子搞出的动静,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这……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

而对于他的这些问题,妻子姜之眉则突然挑了挑眉头,抿了抿嘴,这般回答道。

“嗯,勉勉强强吧!”

说话的瞬间,姜之眉心中也狂呼道:

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说儿子还藏着一个更大惊喜吧?

这显然不能!

她可是发过誓约的。

至于新路的事,丈夫什么时候能知情,那就要看族中什么时候公布了。

反正她家儿子的修为没问题,丈夫一时半会儿应该发现不了其中的不对劲。

不过对于这些,作为丈夫的陈长皓可丝毫不知情,他听见妻子的评价后,立马反驳道:

“勉勉强强?那简直太可以了!”

说着,他还给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那可不!”

见他如此,作为儿子的陈青玄顿时喜上眉梢,得意洋洋,“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儿子?能不厉害嘛!”

“谁的?”

陈长皓边问边笑,眼中饱含着期待。他没想到,自家儿子也有恭维自己的一天。

只是很可惜,他这笑容才维持了那么不到一息,就被儿子的话语给搞得怒气上头。

只见陈青玄在听到父亲的问话后,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然后嘴角挂起了一丝坏笑,随后抬了抬眼皮,澹定的回答道:“当然是我娘的!”

“你娘?

我……我……”

“我”了半天,陈长皓还是没从嘴里吐出来第二个字。

难道他能说那小子说的不对,这明显不能。没看边上的妻子也坏笑的盯着自己嘛!

他要是敢乱说,保不住又是一顿埋怨。

只是那小子为什么不说是他呢?或者说是他夫妻两的?

难道说,他陈长皓不是对方的亲爹?

这更不可能!

家族传承法宝蟠龙杖上可是清晰的显示着,陈青玄就是他陈长皓的亲生儿子。这一点无可辩驳!

只是心里明明知道这些,陈长皓还是有些想不下去。

这小子,就不能配合一下嘛,非要破坏他这个做爹的兴致。

想到此处,陈长皓没好气的瞥了儿子青玄一眼,“你小子,赶紧滚回你那个什么丰登谷吧!我不想看见你,看见你就来气!真是的!一回来就气我!”

“那我真走了?”

“走吧走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陈长皓挥了挥手,扭过头去,表示不想再看见那烦人的家伙。本来好好的心情,结果全让这家伙给搅了。

“真走了?”

“你走就走,还……”

话还没说完,陈长皓勐然一个抬眼,这才发现,自家那烦人的小子竟然已经快要走出院门了。

见到这番场景,陈长皓又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对方的背影,点了又点,结果却说不出什么来。

“你……你这……”

就在他还在想着怎么指责儿子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出了院门,不见了踪影,顿时,陈长皓就算是心中的气再大,也不知道该怎么发了。

不过他才刚一扭头,却发现妻子和女儿青若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

见此,陈长皓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方,“还笑,你也不看看你的好儿子!这都成什么样了!”

“不是你让他回去的么!”

“我……我就说说而已。谁知道他拔腿就走,好像等不及了!”

“哈哈哈!”

听到此处,再见着丈夫脸上那精彩的表情,姜之眉一个没忍住,又笑出声来。

不过她越笑,陈长皓脸上越挂不住。

“还笑!还笑!”

“好了,不笑了!不笑了!”

见丈夫脸色越发窘迫,好像都有些撑不住了,姜之眉赶紧配合到。

不过尽管说是不笑了,但她嘴角的笑意还是会不停的流露出来。

须臾,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她才开始宽慰还在受气的丈夫,“话说,你们父子两这脾气也该改改了。一个违心着说,一个违心着做!你们两啊,难办哎……”

“那能怪我?那小子也不知道是在哪学的,真话假话都听不出来。”

“你不也没听出来!”

“我这……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就在姜之眉还要再劝之际,突然,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娘,我去一趟炼器阁,中午就回来了!”

“好了!知道了!早去早回!路上小心!”

“知道啦!不用担心!”

听着院外那渐行渐远的声音,姜之眉嘴角又不由的挂起了笑容,只不过这次,她却没有说一个字,只是一个劲的朝着丈夫挑眉!

那意思,不言而喻!

被她如此调侃,身为丈夫的陈长皓顿时尴尬起来。

他可是才刚刚说过那小子不懂事的,结果这报应立马就来了。

一瞬间,陈长皓甚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免得丢人现眼!

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瞥见了在妻子怀中的玩游戏的小女儿,他顿时话锋一转:“算了算了,不跟你们母子两计较了!我和我女儿玩!

小若若,来,到爹爹怀里来。爹爹给你买的玩具好不好玩?”

“好玩!”

此时此刻,青若正一边努力的捉着漂浮在空中的虚拟灵鱼,一边奶声奶气的回答道。

“咦,又抓到一个!”

欢呼声中,手中的灵鱼突然消失无踪,而就在下一刻,光幕左上角的一个数字也悄然从“五”变为了“六”。

与此同时,又有一批灵鱼从四面八方游了出来。

速度飞快!肆意游玩!

“别跑!别跑!都给我过来!”

说着,小青若两手并用,扑了上去。

见她玩的如此开心,陈长皓也欣慰一笑。

不愧是才出现没几十年就风靡整个修真界的幻境法器啊,确实厉害!

这十五块灵石,花的真值!

“小若若,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和你哥学,不能这样气爹爹,知道吗?”

“可是爹爹之前才让我跟哥哥好好学习的。若若也想变得和哥哥一样厉害!”

“呃,这……”

陈长皓无语凝噎!

他确实说过这话。毕竟有这么优秀的儿子,肯定得给女儿做榜样啊!只是他也没想到,那番话居然会应验在自己身上。

微微沉吟了片刻后,陈长皓突然无奈的长叹一声:“算了吧,你还是跟你哥学吧!跟他学有前途!气人就气人吧,好歹也比一辈子平平无奇强得多!”

“哦!那我继续完了!”

青若抿着手指,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

不过随后,她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身前的光幕上。她今天可一定要抓够一百条才肯罢休。

见此,陈长皓又微微摇了摇头,长舒了一口气。

似乎,他已经想象到了,将来他那悲惨的人生。

妻子,儿子,现在还要再加上一个女儿,那气人效果,简直了!

就在这时,一只如玉般的手指划在了他的手心。

“行了,还生气呢!青玄那小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越想听什么,他偏偏不给你说!但他的心还是好的!”

“这我知道!只是本来我还想好好夸一夸他,也顺带好好高兴高兴,骄傲骄傲。谁知他却,哎……算了不说了!

话说,你都回来两个多月了,最近的修行成果如何?”

“我啊,我最近在修习【离火术】,已经小成了。完了之后,我还打算把【灵盾术】也练到大成,这个应该很好卖!”

“嗯,不错不错!有攻击,有防御,有辅助,齐全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遮天逆天邪神超级系统武炼巅峰危险关系无限恐怖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庆余年武映三千道宿主
相关推荐:
盗墓:我,考古团长,开局诛仙剑别闹了,我真的是导演一本日记通古今,开局入梦祖龙大秦皇子:开局住草房震惊祖龙进入影视位面无恶不作我的玩家好凶残我的玩家军团伊诺之魇玄幻:开局被迫下嫁圣女!玄幻:开局拒绝圣女献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