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乾第一狂!嬴无忌:尔等都是土鸡瓦狗!

【提示】:目标情绪波动值突破90,随机获得凡阶技法《基础剑法:斩》。

【提示】:《基础剑法:斩》获得暴击,晋阶为玄阶技法《斩之真解》。

嬴无忌:“……”

久违了!

他侧过脸,看向自己的贴身小侍女。

我的小白止,你又丢了。

白止明显是情绪波动最大的那个,她怔怔地看着嬴无忌,有些魂不守舍的。

嬴无忌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这是咋了?”

白止如梦方醒,慌忙问道:“公子!我听人说,想要进入王室当驸马,身体条件不能差,婚前公主会派来一个通房宫女来试一试驸马的身子,你说是不是啊!”

嬴无忌愣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个茬,不过我也不是普通驸马,这个环节应该就不……”

白止攥着白嫩的拳头:“那个宫女凭什么啊!”

嬴无忌:“……”

白止一脸担忧:“公子你身子骨一直不好,要是被她发现就糟了,你能不能跟公主商量一下,让我来帮你试,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一定会保密的!”

花朝:“……”

罗铭:“……”

嬴无忌:“???”

他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骂骂咧咧道:“娘的!那个苟吉巴东西说老子不行?老子当年青楼大战三天三夜,怎么可能不行?”

罗铭叹了一口气:“就坏在这了,他们说你本来身子骨还不错,就是那三天玩坏的。这都一个多月了,你一次青楼都没有去过,这就是最好的铁证!”

嬴无忌:“???”

罗铭又补充道:“他们还说,这根本就不用你解释,这天下有哪个年轻男子不是食髓知味?你刚体验过女子滋味,却一个月都不去青楼,要么是真不行了,要么就是大彻大悟,但最近的表现,怎么都不像大彻大悟的样子。”

嬴无忌:“???”

这下花朝都有些担忧了:“无忌,你的身体……”

嬴无忌急了:“我身体好得很,非要逼我证明一下么?”

“那,那倒不用。”

花朝脸蛋红了红,旋即又担忧道:“其实这些谣言,影响的也都是虚名。关键是现在百家盛会,来了不少别国的翘楚,若是一个个都找上门来……”

嬴无忌早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转头问道:“罗铭!我除了魏家也没惹任何人,怎么仇恨都在我身上?”

罗铭面色有些古怪:“你可曾听过,大周百晓生?”

“听过!”

嬴无忌眉头微皱,这大周百晓生算是一个游侠,出生于越国,越国灭国之后,就在各个诸侯国游历,对天下诸侯政事、奇闻异事都颇有了解。

一句话总结:人形百科全书。

说出的话,应当有不少人信。

罗铭摊了摊手:“他也来绛城了,说这次百家盛会,虽然来了不少各国天才,但跟你比起来,无一不是土鸡瓦狗。”

“淦特娘的!”

嬴无忌啐了一口,想都不用想这个人背后有人。

自己跟黎王室的婚讯刚传出来,这又是第一天才,又是身体不行,什么流言都传出来了,而且在短短一个下午,就传遍了整个绛城。

这传播速度,跟特么微博写小作文捶明星出轨一样。

他问道:“是魏家?”

罗铭反问:“还能是谁?”

花朝有些担忧道:“无忌!他们若是上门挑战,你可一定不要接啊,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

“放心,我又不傻!”

嬴无忌笑了笑,且不说能不能打得过,就算自己能够轻松虐他们,一个又一个来,还做不做其他事情了?

白止有些疑惑:“公子!我感觉这些人好蠢啊,放出这些流言,咱们直接不接不就行了,难道还真能影响公子联姻?”

“当然影响不了!”

他们要真能影响乾黎两国的婚事,早就群臣死谏跟赵暨硬磕了。

原因无他,他们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两国联姻。

白止更迷惑了:“那……”

嬴无忌微微皱眉:“其实联姻本身不可怕,这历史上形同虚设的联姻可不小,关键的问题还是这桩婚事的地位。如果我和要联姻的公主,都是各自母国无关紧要的人,那这桩婚事就是鸡肋。

但如果我们各自地位都很高,就会影响两国王室的举措,这才是他们害怕的东西。

利用这两个流言,让我声誉扫地,手段不算高明,但还真有点用。”

一旁。

罗铭笑了笑:“如此说倒是夸大了,嬴兄你现在手握一桩大生意,怎会被两则区区流言影响地位。只要你不在意这些虚名……”

嬴无忌直接骂骂咧咧打断:“谁说老子不在意虚名?老子活着,就是为了虚名!等着,看老子把他们干碎!”

花朝有些急了:“你刚才不是说……”

嬴无忌笑着摆手:“当然不会傻呵呵地迎战,你们等着……”

说着,便走到了书桉旁。

挥毫落笔,很快就拿起了两张纸。

他递给花朝:“明天贴在书局门口便可!”

众人凑过去看了一会儿,眉头越来越拧巴,但嘴角却越来越上扬。

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妙!”

嬴无忌见罗铭没事了,便直接把他推了出去:“没别的事儿你就先回去吧,我跟你姐有事儿要说!”

“哎哎哎!”

罗铭极力反抗,却还是被推出了门外。

嬴无忌转过头:“白止,你也回你屋!”

“啊?”

白止有些不情愿,鬼兮兮地瞅了两人一眼,小声问道:“公子,你该不会想用花朝姑娘试一试自己的身子骨吧?”

嬴无忌脸色僵了一下,抱着她的脑袋就揉成了鸡窝:“不然跟你试么?”

“我!”

小侍女梗着脖子,本来想说“我试就我试”,但话到嘴边又怂了。

只好低着头闷闷地离开了。

“砰!”

门关上了。

花朝俏脸有些晕红,不过她也知道,嬴无忌不会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便先行开口问道:“你要跟我说什么事情?”

嬴无忌轻叹一口气:“花朝姐!接下来我的话,可能对你冲击力有些大,你做好心理准备。”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啊……”

花朝沉吟了一下,点头道:“你说吧!”

嬴无忌便不再保留,将有关于花婉秋的事情全都讲了一遍,包括他对这件事的看法,以及在重黎殿骂罗偃的话。

果然,听完这件事以后,花朝沉默了许久。

“唉!”

她轻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澹澹的悲戚之色:“难怪我感觉她如此熟悉,没想到居然真的跟我娘有一些渊源。”

嬴无忌神色有些凝重:“你该不会真的会被这层关系影响吧?”

花朝摇头笑了笑:“怎么可能?你说的对,这女子只不过是罗偃幻想出的一个人罢了!我娘会做的事情,她做不出来。她做的事情,我娘也做不出来。

何况,她还因为罗偃提供的心头血不够,连我娘的记忆都没有。

所以,她跟我娘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我又怎么会被影响呢?”

“呼!这就好!”

嬴无忌终于松了口气,虽然以她对花朝的了解,知道她肯定会这么想,不过听她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只是……”

花朝轻叹了一口气:“她好可怜。”

嬴无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结论并没有什么异议。

一个人……

不知道她能不能称作人。

姑且称作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生命体吧,发现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别人的替代品。

容貌是别人的。

家人是别人的。

连过去都没有。

甚至连自己喜欢那个人,会对谁好,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现在更是被关在丞相府中……

实在是太惨了。

嬴无忌有些怜悯,但不会因为怜悯做任何事情。

特么又不是我惹的事情,跟我有毛线关系。

确定花朝没有因为花婉秋而有心理负担,嬴无忌这才放下心来:“我出去有些事情,碰到危险直接叫白止啊!”

“嗯!”

花朝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过问的意思,她知道嬴无忌要忙大事,作为家人不应该拖后腿。

出了书房。

嬴无忌伸了一个懒腰,他倒是没有什么大事。

生意的事情有谱了,联姻差不多也确定了,他精神状态轻松得很。

只想再去找那神秘的公主唠会嗑……

却不曾想,出门的时候,小侍女正在院子里堵着门。

“公子!”

白止有些郁闷:“怎么我就闭了个关,出来你都要成婚了?”

嬴无忌撇了撇嘴:“那还是因为机智,不然你出来,估计只能在牢里看见我了。”

白止:“……”

她低下了头,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今天在戏班的时候,她听花朝讲了不少事情,知道嬴无忌受了这么多苦的时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她小嘴微瘪:“公子!都是我太弱了,保护不了你!”

“没事!”

嬴无忌心头一软,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声道:“我又没怪你,何况这世上谁是绝对安全的?就连高高在上的黎王,也是整日发愁自家江山被夺,只要心里想着保护我就够了。”

“嗯!”

白止点了点头,却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嬴无忌问道:“对了!你胎化易形练得怎么样了?”

自从那天听了十三爷说的事情,他就觉得这个《胎化易形》传给白止算对了。

突破胎蜕境,必会妖身重现。

如果能练成胎化易形,肯定能降低不少危险性。

白止脸上带着一丝小得意:“算是小成了,就是感觉这个法术没有什么用,虽说能让体内之气重返先天,但是我的气本来就接近先天啊……”

嬴无忌:“……”

我尼玛,这是什么怪物。

人家胎化易形虽说是以易形为卖点,但是真正恐怖的是先天之气啊。

结果你的气本来就接近先天?

而且,这才多少天的时间,一个地阶法术就直接小成了。

要知道,天罡三十六术,不论哪一个,修炼难度都能在地阶法术中排到中上的。

“小成已经够了,你要是觉得它不好玩,就练练别的。”

嬴无忌就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册子,递给白止:“你看看!感觉哪个有用就练哪个,这段时间可以再闭闭关,争取多练一些。”

“哈?又闭关?”

白止有些不情愿。

嬴无忌神色微沉:“过些天可能要发生大事,怕是会很危险。”

一听到危险,白止便不再哔哔,直接抱着册子闭关去了。

“呼……”

嬴无忌松了口气,那个册子是他专门为白止准备的,里面写的是他现在学到的所有地阶技能。

为的,就是应付南宫陵。

虽然他打定主意不想跟南宫陵有太大的牵扯,但南宫陵如此气势汹汹而来,肯定准备有后手。

而且这次他私人拿出了三道兵家气运,加上原本的那一道,已经有了四道。

听姜太渊说,乱贼兵冢里面,还有机会获得兵圣的传承。

这么大的诱惑,拒绝进入,反倒会显得心里有鬼。

这兵冢。

嬴无忌不想进。

但却不能保证一定不会进。

“呼……”

嬴无忌摇了摇头,便直接出门,朝虒祁宫赶去。

他刚离开没多久。

尚墨书局门口就出现了一辆马车。

“嬴兄!”

“嬴兄!今夜无事,一起喝酒啊!”

“哎?嬴兄呢?”

赵宁本来心情很愉悦,发现嬴无忌不在,只觉得大为扫兴。

以前宫里有数不清的政务等着自己,每次出宫都是有限时的,王后更是下了严令不准她饮酒。

这次政务有父王撑着,自己不仅能够出宫,还能搬出宫住,她特意选了一个离书局近的地方,为了就是多找嬴无忌天天说地,说不定又能听到几句让她茅塞顿开的妙语。

而且魏家的动作不小,那两条流言颇为烦人,还能给他出一些应对之策。

结果,嬴无忌不在。

赵宁望了望天色,无奈地吐槽道:“这大晚上的出门,难道是看上谁家的媳妇,去偷人了?”

……

虒祁宫。

晴绛殿。

嬴无忌在钻出土地之前,特意看了看石头的颜色。

好的!

没人!

他这才从菜地里钻了出来。

李采湄本来正托着腮看着月亮发呆,见嬴无忌出现,不由吓了一跳:“这大晚上的你都敢来啊!”

虽说已经大致猜到了嬴无忌和赵宁之间的交易,但这种事情还是得低调些吧?

毕竟自己跟赵宁是名义上的夫妻,他就不怕赵宁在这里留宿么?

嬴无忌撇了撇嘴:“难道还怕别人看见?”

这大晚上的。

黎王好不容易出关了,跟王后小别胜新婚,夫妻俩怎么可能来监督你一个公主修炼啊?

李采湄反问:“你不怕?”

嬴无忌笑着摆了摆手:“无所谓!事情我都谈妥了,就算发现也无妨,要不是顾及到他们的面子,我甚至会直接从王宫正门进来。”

自己老丈人都立下毒誓了,说所有女儿都可以嫁。

就算被他发现,心虚的人也应该是他,丫的藏了这么好一个女儿不给看。

可这话,落在李采湄耳朵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也太嚣张了……

但想想,赵宁都为此搬出王宫了,为的不就是给嬴无忌腾地方么?

想到这里,她心里有些压抑,虽说这不是逼迫,但还是有种被交易的感觉。

她苦涩一笑:“也是!你现在在父王眼中是大功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还需要过问我的意见?”

“哎!你别这样想。”

嬴无忌感觉她有些emo,便笑着说道:“成婚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两情相悦,就算强娶,婚后生活也不会幸福的,何况还会对你身体有影响。”

说实话,他的确没有强娶的意思。

一是见面没多少次,虽然挺稀罕她的颜和天赋,性格也没有寻常天才那般高傲,但说倾心实在为时过早。

二是她的玉女功,如果丢了身子,修为折损可不小,对黎王室肯定算损失,自己跟黎王室在一条船上,黎王室的损失就是自己的损失。

三……联姻对象又不止她一个人,这不还有“赵凌”么?

说起“赵凌”,那可真不错,跟她呆一起没有任何不自在。

就是有一点……感觉她好像把自己当哥们了,虽然她真实的容貌也很好磕,但总感觉少了一些季动。

唉!

好难选。

李采湄白了他一眼:“你倒是会替别人着想。”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李家血脉皆是如此,温养胎儿用的就是母体的元气,坤承之躯尤其如此。

远古时期的嫘祖诞下两个儿子之后,本来高深的修为几乎全部褪去,从强绝一时的高手,变成了一介凡人。

唉!

这嬴无忌虽然有些讨厌,但也未免太坦诚了吧?

嬴无忌不客气地坐在石凳上:“我嬴无忌跟人交往,突出的就是一个坦诚,反正你也别有太多心理压力。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能处处,不能处就拉倒。”

“你……”

李采湄哑然失笑,这种坦诚到极致的模样,竟然显得有些憨厚。

她抿了抿嘴:“这么说,你不是非我不可?”

“也不能这么说!”

嬴无忌叹了一口气,一时间还真有些恍忽:“我只是觉得,现在很多事情,都是危局推着朝前走,让你为了生存不得不去做一些选择,包括婚姻也只是一种手段。可一家子生活,总是要带一些温度的,若能有一丝娶到真爱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不是这糟心的处境,他可能已经向花朝求婚了。

结果现在,只能以“家人”这种身份相处,虽说感情仍然很好,但说双方心里一点都不难受那肯定是假的。

可如果不选择联姻,自己可能还会面对各种烂糟的事情。

今天有魏腾,明天就有蛋疼。

别说安心生活了,连生存都是个问题,甚至可能拖不到金手指大成的那天。

至于“赵凌”还有眼前这个公主,都挺好的,但感情远远没到位。

李采湄:“……”

她听完这些话,情绪也有些低沉,原来他也这么想。

嬴无忌笑着摆了摆手:“正好你在宫里无聊,过来陪你聊聊天。”

顺便爆一些技能。

就算娶不到,多爆一些技能,也不算亏。

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嗯……”

一番话下来,李采湄对他已经没有排斥了,便笑着说道:“你上次弹的那个市集,能不能再弹一遍给我听啊?”

嬴无忌撇了撇嘴:“还听?我这还有一首新的呢,上次还没弹给你。”

一首曲子,听一遍能爆破。

第二遍效果就会差很多,指定爆不出技能啊!

“我想先听一遍市集嘛!”

李采湄托着腮,感觉自己语气有点像撒娇,赶紧换了一种语调:“做人不能太喜新厌旧,何况好听的曲子,本来就不应该被遗忘啊。”

嬴无忌想了想,点头道:“也是!琵琶呢?”

“还在那个位置!”

“好!”

嬴无忌起身进屋,还是靠窗的那张桌子,琵琶放在一个很显眼的地方。

不过窗角,好像放着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柱状的,长长的。

还是断的。

上面带着血迹。

“雾草!”

嬴无忌有些惊奇:“这不是我前些天买的糖葫芦么?怎么在你这里?”

李采湄隔着窗笑道:“姬肃认罪以后,你的审理就结束了,殿下不想事情有变,就下令把此桉件的证物全部销毁,我见到它觉得甚是有趣,便随手取回来了。”

她把这东西拿回来,的确是有一些私心。

那时她给赵宁的理由是,看到这糖葫芦,会想到小时候。

当时她以为能湖弄到赵宁,但现在回想起来,赵宁应该早就知道了。

干脆直接摆在窗台,让赵宁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而且没有特别反感。

“这样啊!”

嬴无忌笑了笑,隔着窗子问道:“哎!以后我叫你糖糖好不好。”

李采湄:“……”

老实说,有些腻歪,还有些尴尬。

用李采潭的话,这究竟有多么油腻的男人,才能说出如此下头的话。

可她看嬴无忌的目光,却相当坦然,并没有故意玩尬的感觉。

但她还是问道:“为什么这么叫?”

嬴无忌反问:“不然叫你什么?你的本名么?”

开玩笑,你名字都没告诉我。

李采湄:“……”

原来他不想叫我本名,他也知道我讨厌自己李家的身份么?

唉!赵宁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她抿了抿嘴,本想直接同意,话到嘴边却改口了:“那你告诉我,这糖葫芦你是原本就打算送给我的么?”

嬴无忌理所当然道:“当然了!”

李采湄嘴角终于沁出了一丝笑意,声音却不由小了很多:“你愿意叫就叫吧!”

“哎!”

嬴无忌笑了笑,这才抱着琵琶回到了院子,笑着问道:“还是听市集?”

“嗯!”

李采湄点头,并不是说《市集》是她听过最好听的曲子,而是《市集》是最能补足她缺失的曲子。

可能只有待在记忆中的市集中,才能暂时忘记深宫的凄冷与孤寂吧。

换作任何其他的曲子,都不可能有这种效果。

一曲作罢。

爆出了一波属性点。

但是没有爆出技能。

嬴无忌笑道:“可以弹新的曲子了么?”

李采湄托着腮,美眸带着一丝澹澹的笑意:“还想听《市集》!”

“弹新的吧,保证跟市集一样好听!”

“我不信!”

“我偏要弹!”

嬴无忌急了,你这不是阻止我爆技能么?我这首《欢沁》,也能对症下药,对你定点爆破好吧?

于是在李采湄的无效阻止下,嬴无忌把《欢沁》弹了一遍。

李采湄一开始还有些失望,却很快又听呆了,在《欢沁》的欢快的调子中,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那段跟着姐姐爬树偷鸟蛋的日子。

【提示】:目标情绪波动值突破90,随机获得地阶法术《天罡三十六术·掌握五雷》。

雾草!

嬴无忌大喜过望,雷法!这可是所有修炼者都梦寐以求的杀招啊!

天雷者,能主劫运,擒治天妖;地雷者,主祷雨祈晴,节制地袛;水雷者,主役雷致雨,拯济旱灾;神雷者,即五行神雷,故主杀伐;社雷者,主杀古器精灵,伏原故气。

虽是地阶法术,但在某些方面,俨然已经逼近天阶了。

称作地阶法术中的南波万绝对不成问题。

一时间,嬴无忌嘴都快笑咧了。

李采湄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说道:“你笑这么夸张做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嬴无忌赶紧摆手:“我想起了开心的事情!”

“看把你得意的!”

李采湄轻啐了一口,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原来只是把我哄开心,就能让他那么高兴啊!

她看着嬴无忌抱着琵琶的样子,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个念头:

好像也没有那么糟。

……

翌日上午。

嬴无忌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昨天只爆出了一个《掌握五雷》,然后就被糖糖要求弹了好几遍市集和欢沁,一直弹到大半夜才放自己回来。

小年轻真能折腾啊,属实把他累坏了。

不过收获相当丰厚,一波雷法赚得盆满钵满,后面就算没有爆出技能,也爆出来了近一千的属性点。

而且……他发现糖糖人真不错。

天赋和地位这么高,却几乎没有什么骄矜之气,居然只靠两首曲子就能哄开心。

这应该跟她被禁足深宫多年有关,说起来还挺可怜的……

随便洗漱了一下,他便出门了。

可没想到,门口守着一个伙计,刚看到嬴无忌出门,就一脸焦急地迎了上去:“公子!粗大事了!”

“什么大事?”

“外面有不少人,听说你文武全才,想要领教领教,还说要众筹找神医,给大周百晓生换上一副狗眼,好让他看人更清晰一些。”

“……”

“公子!你要不要出门?书局现在都没开张,他们再等不到人就砸门了。”

“……”

嬴无忌有些蛋疼,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轻人火力这么旺,区区激将计都受不了。

不过想想也是,这天下诸侯纷争,都是真正强者的舞台。

天才夭折的几率太高了,夭折之后就不能称作天才,只有你成为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被人铭记,所以基本没有什么官方机构,闲到蛋疼给天才们排行。

所以,见识广博的大周百晓生给出的排名,就相当有知名度了。

而且这百家盛会,本来就是各路天骄扬名的好时机,这个节骨眼上拉仇恨,一拉一个准。

“等会啊!”

嬴无忌笑了笑,不急不慢地回屋取出两张纸,递了过去:“拿出去贴在大门口,我回去补个觉!”

“哎……”

伙计有些急了,却也拦不住他,只好叹了口气。

外面的情况,远远比他说的要棘手。

这些各国各派的青年俊杰,一个比一个心高气傲,大多数人都还算比较克制,只是想看看公子是不是徒有虚名。

可还是有些狂的或者憨的,在门口叫嚣嬴无忌不敢应战就是孬种。

落败事小,失节事大!

只凭这区区两张纸,能拦得住他们么?

……

尚墨书局大门外。

这里聚集了不下三十个来自各国各派的年轻人。

虽说这里是绛城最繁华的地段之一,但这大上午的,早摊也退了,这么热闹属实有些反常,惹得不少路人围观。

“这大早上的,怎么忽然这么多人买书?”

“尚墨书局怎么还没开门,这是不打算干了么?”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公子无忌……不对!是咱们的驸马爷摊上事儿了!”

“哦?您说说!”

“事情是这样的,巴拉巴拉……”

“原来如此!可看样子,驸马爷是不打算应战了?”

“看起来像!”

“瞅炎国的那个傻大个骂得多难听,这要不应战,属实有些窝囊了。”

“其实我更好奇,驸马爷是不是真不行了,这不是让公主守活寡么?”

叫阵的青年俊杰累了,路人的讨论却越来越多。

大多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都紧紧地盯着尚墨书局的大门。

他们倒是想看看,嬴无忌是不是真的徒有虚名。

斜对面的一座茶楼上。

临街的雅间中,坐着几位衣着华贵、气度不凡的年轻人。

“魏家看来是真的急得跳脚了,这么阴损的招数也用得出来,居然骗了这么多傻子过来堵门。”

一个青衣青年笑着说道,话语中不乏嘲讽之意。

魏勐嗤笑一声:“这么多傻子中,应该也包括阁下吧,不然你怎么会大早上的来这里。你说对吧,田文镜?”

青衣青年名叫田文镜,百家盛会齐国派来的法家精英学子。

田氏,正是齐国中,几乎将姜姓江山架空的田氏。

这田文镜,便是田氏家主的私生子,虽是私生子,却颇受重视,地位并不比别国公子差,只是齐国毕竟还是名义上姜姓的齐国,所以他不能有公子之名。

田文镜也不生气:“我只是来看猴的,难道我只是看看猴,就也变成猴了?你说对不对,项猴子?”

“你个野种嘴还真的臭!”

项鼎冷哼一声,骂人可一点都不含湖。

一声“野种”,直接把田文镜给干破防了:“你说谁是野种?”

项鼎瞥了他一眼:“谁亲娘没名分,谁就是野种。”

“跟你说话,可真是有辱斯文,难道你们楚国大族,子弟都是这般教养么?”

“自己嘴臭洋洋自得,别人嘴臭你就吱哇乱叫,还说别人没有教养?”

“你!”

田文镜哼了一声:“难道我说错了?方才要不是芈星璃拦着你,恐怕站书局门口的有你一人吧?”

项鼎鄙夷地看他了一眼:“呵!吾等蛮夷的确喜欢凑热闹,但不妨碍你是个野种啊?有些人困苦出身,忽然捡了一个当田威侯的便宜爹,难免会飘飘欲仙,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

但你最好清醒点,这里不是你们齐国,没人惯着你!

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是因为你法家造诣有多深,而是因为田威侯淦了你的娘!”

“你!你!”

田文镜的脸顿时憋成了猪肝色,在齐国谁不对他毕恭毕敬的,像项鼎这样喷得百无禁忌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谎言不会伤人,真相才是快刀。

他指着项鼎,气得嘴唇哆嗦:“你们楚国,当真是蛮夷之地。”

项鼎切了一声:“早就说了,吾蛮夷也,你奈我何?”

说着,活动了活动铁塔般的身材。

“项鼎!别再丢脸了。”

旁边容貌冷俏,身穿法袍的女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她身材无比火爆,若不是法袍足够宽大,恐怕还真有些遮不住。

项鼎虽然有些不忿,却也只能点头道:“是!公主!”

女子纠正道:“别叫我公主,叫我女公子!”

她就是田文镜口中的芈星璃,是楚国国君最宠爱的女儿,也是楚国法家年轻一辈的代表人物。

芈星璃见项鼎并没有改口的意思,也没有为难他,毕竟项家的男子都跟犟牛一般,一个个心高气傲得很,自己虽然是女公子,却也未必使唤得动他。

她摇了摇头,转而问道:“魏勐,说吧!你请我们过来,究竟所为何事?”

虽然今天,大部分青年俊杰都过来看热闹了,但魏勐却单单把自己这几个人请了过来,肯定有事情要说。

魏勐微微定了定神:“近些天我们魏家的事情,诸位应该都听说了吧!嬴无忌本来已经脱罪了,我们魏家也不想跟他计较,却没想到他居然当众口出狂言,说他就是故意杀了吾弟魏腾!”

田文镜嗤笑一声:“杀了魏腾又如何?难道你们魏家人又惹事又怕事,强占姑娘身子的时候咄咄逼人,自家人被杀的时候就受不了了?”

“哼!”

项鼎鼻腔里吐出了一个音节,也对魏勐表示颇为不屑。

魏勐脸色有些不好看,却也没在这件事情上解释什么:“这件事的关键,是黎王对嬴无忌的态度,嬴无忌都如此嚣张了,他却还强行死保,甚至还促成了黎乾联姻。

而且昨日朝会,还震慑群臣,强夺国内所有官员考校权。诸位难道看不出黎王变法和与乾国结盟的决心?

女公子!当年黎楚争霸近百年,可吃了乾国不少亏。

田文镜!你们齐国虽然也是大国,难道就甘心看着黎国变法图强?”

听到这话,田文镜和项鼎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这的确不是什么好现象。

黎国近百年虽然鲜有战事,但国力之强盛天下有目共睹,如果再变法图强,并且结成乾黎之好,那势头……

芈星璃却摇头一笑:“你这未免太危言耸听了!谁都知道变法就能变强,但普天之下除了乾国,谁又真正成功了?楚国尚且只变法到一半,你们黎国还有魏韩两家,哪是轻易能变法成功的?

何况乾国就不忌惮你们黎国?你们表面上说乾黎是友邦,但你们黎国暗中给乾国使的绊子还少么?乾国崛起举步维艰,穷困之局不就是你们黎国造成的?怎么可能被区区一桩婚事改变?”

明明就是你们魏家忌惮赵氏宗室与乾国联手打压你们,就不用拉我们齐楚两国下水了!

这手段,实在不怎么高明!”

魏勐脸色有些不好看,没想到芈星璃一个外人,居然这么快就把魏家的局势分析得这么清楚,难怪在楚国,人人称她为女公子,果然不简单。

项鼎脸色稍缓:“我说魏兄怎么那么害怕自己国家崛起,原来打的是这个小算盘。我跟嬴无忌接触过,并非百晓生说的那么传奇。

文采虽好,却不通政事,更是沾了满身铜臭,杀魏腾时虽然实力不俗心性狠辣,却也狂妄托大,为了区区一个女子,就成了众失之的。

无非就是一个有几分急智的莽夫,根本不足为虑。即便乾黎两国真的顺利联姻,这桩婚事也最多让你们乾黎友邦的虚名更好听些,联手震慑天下未免 也太早了。

你们心虚,想要打压嬴无忌,你们自己打压就好,我看今天这效果不是挺好的?

好好一个人,都被你们逼成缩头乌龟了!”

芈星璃微微点头,她虽然跟项鼎观点有些出入,但也大体一致,心想好在项氏对自家子弟教育甚是严格,才没有把项鼎教成满脑肌肉的憨憨。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自己只是稍加提醒,他就能反应过来了。

魏勐无奈摇头,只能作罢。

“如此拙劣的话术,骗骗那些蠢货还行,想骗我们还不够格。”

田文镜嗤笑一声,眼见魏勐脸色又难看了一分,便赶紧把目光投向了书局:“我看这嬴无忌不过尔尔,根本配不上这么大的名头,区区两则流言,就把他吓得不敢出门了。”

可就在这时。

“吱呀!”

尚墨书局的大门开了。

不过出来的并不是嬴无忌,而是店内的一个伙计。

“我们想要切磋的是嬴无忌,你一个伙计出来做什么,是不是嬴无忌吓破胆,不敢出来了?”

当即有人发牢骚道。

伙计也不憷,当即让手下把一张纸贴在了大门旁便。

他手持另一张纸,清了清嗓子:“我代公子给诸位传个话:百晓生说的没有错,本公子的确是文武全才,但若挑战一个就应一个,本公子还办不办正事了?

本公子知道你们自诩文武大才,但在本公子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

想要挑战本公子,就请先证明自己的实力吧!

本公子胎蜕境以下战力第一,一人力斩十好几个胎蜕境强者。想要跟本公子武斗的,自己先去挑战一下十几个胎蜕境高手不死再说,记得其中包括六个六品灵胎,可别少了。

想要跟本公子文斗的,就先接本公子一道题,若一刻钟内能做出来,本公子不介意跟你们切磋切磋。

如果一刻钟内做不出来,趁早也别进书局的门了。”

伙计无视了被挑衅地脸红脖子粗的众人,清了清嗓子,补足了最后一句话:“我娘不让我跟傻子玩。”

在场众人:“……”

芈星璃:“……”

田文镜:“……”

魏勐:“……”

项鼎:“……”

不让你跟傻子玩?

说谁傻子呢?

一时间,满场哗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武映三千道遮天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庆余年超级系统危险关系天才小毒妃无限恐怖逆天邪神武炼巅峰
相关推荐:
我在诡异世界化金乌赛博朋克:最强佣兵超神:无限知识,我带文明飞升!从海贼开始的妖怪旅途文娱从传承粤剧开始黑科技,从解锁科幻开始全球高武之死气面板反差属性少女才不会暴露自己末世,我执掌天道金榜!从小欢喜开启诸天之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