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06章 还抱个孩子出来卖盘,不丢人吗?【求订阅】

“赵爷爷好!”

看见人王云飞先喊一声,表情上没有什么,但心里却觉得没有这么巧的了。

刚才在车上还在想,现在就见到了人。

不过想想也对,赵老爷子为什么会在德芸没大火的时候就推荐孔芸龙和岳芸鹏过去,还不是因为熟悉德芸以及和演员是朋友。

“走吧!泡澡去,咱们爷仨痛痛快快的玩一下午,然后我跟你们一块儿去剧场听相声。”

“好嘞!”

答应一声。

三个人进去了附近的澡堂子。

燕京澡堂子不少。

而澡堂子讲究的也的确是泡,很多人在里边一待就半天儿。

至于里面的池子,并非只有一个。

一般设有两个大池子和若干个小池子,水温低的池子,是孩子们泡澡的地方;水温适中的池子人最多;

水温比较高的池子,适合老年人洗;他们从水池出来个个全身通红。这就是老人们喜欢的“烫澡”,说它能活血、化瘀、驱寒气。

还有更讲究的便是相声段子当中的洗头水。

于是爷仨一下午就在这里面混时间。

不可能一直泡好几个小时,除了泡澡外,澡堂子里可以说是各种人都有。

披着毛巾聊天儿、下棋、打扑克、刮脸、拔罐儿、刮痧、修脚等。

等玩了一下午,知道晚上还有演出,三个人差不多在六点左右开始找地方吃饭。

之前说好的。

到海碗居去吃饭。

而一过去,在门口附近王云飞果然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位看见他们来后,脸上立刻堆砌笑容,模样也格外精神,用着敞亮的嗓子在海碗居门口喊。

“来了你呐,三位您里面请!”

这一声喊不说能传多远,至少让客人听得舒坦和热情,门童的作用就是迎接客人,嗓子得亮。

“赵老爷子您朋友,您里面请,还有不错的位置。”

此刻的孔芸龙自然认识老爷子,说了一句后赶紧请进去,然后一步步带,带到位置便赶紧再和其他门童汇合。

快要到饭点,海碗居来的人不少,时常有进出的人。

按照赵老爷子的习惯,肯定要和张闻顺、王云飞坐二楼的,那里人要少一点,楼下的人坐了一个百分之八十,有点偏闹。

但刚坐下,王云飞心里很激动开始到处打望,想看看不断走来走去的服务员有没有熟悉的人。

一打看果然发现了相隔三四个桌子外的岳芸鹏。

岳芸鹏此刻穿着海碗居特有的制服,对襟红色衣衫、圆口黑布鞋、瓜皮帽、肩搭手巾。

虽然穿的和其他人一样,但看着远没有其他人精,相反来说望着多多少少有点老实和青涩的状态,只一心在给客人送面送小菜。

跑的不亦乐乎。

等他们几个人点完面之后。

同样也是岳芸鹏过来送餐。

炸酱面在燕京很讲究,尤其这种饭店,不只是一碗面一碗炸酱,其中菜码就是八样,豆芽、芹菜、青豆儿、黄瓜丝、萝卜丝等。

不过岳芸鹏送东西可没有门口的门童会说话,哪怕他认识老爷子也没多开口,主要太忙。

外加他不会普通话,一开口便是河南话,曾经当保安的时候不知道被嘲笑过多少次。

所以为了不被笑,尽量少说。

顶多上菜说几句您慢吃之类的话语。

也正因为这样,经常来的赵老爷子叹出一口气,“老张,你们剧场怎么样?”

张闻顺歪着肩膀,一边把菜码放入碗中一边开口,“还行吧,就是可能过段时间要换剧场了,不过来的观众一天比一天多了,能勉强经营的下去。”

“你们缺人吗?”

话音落下。

正要拌面的张闻顺忽然停止了动作,王云飞也是如此,把目光都给向了赵老爷子,显然说到了正事。

“怎么?你还有推荐的人?我们的确是缺演员。”

“有肯定有,年轻人这么多。外加上我经常来这里吃饭,知道有一两个孩子比较好,性格也踏实。

就刚才门口带我们进来的那个孩子叫孔德水嗓子你听听也不错吧。”

张闻顺点点头,“那倒是,听得响亮,你要介绍他?”

“不光是他,刚才给我们端菜的那个看着有点胖但有点老实的孩子叫岳龙刚,是个寡妇嗓也能唱。就是普通话差点,来海碗居后一直都在说河南话。

这个孩子性格比较软,很小就来燕京打工了,什么都干过,是个能吃苦的人。学习相声估计能下功夫。”

张闻顺听了心里能明白意思,但不得不折话,“但孩子过来又未必有好的发展,现在相声市场并不好。”

“我知道。”赵铁群是一个非常热爱曲艺的人,市场他怎么可能不清楚,“我是打算让他们多一条路,这样到处打工当个服务员也不叫事情。

比如你的孩子云飞会这么多,现在能去书馆说书,还被那位侯先生认孙子了,以后定差不到哪里去。”

今天在澡堂子泡那么久,赵铁群自然清楚一些王云飞的事情,所以心里更加确定推荐过去。

也不是真让他们立马干,去试试,去听听觉得可以就学,不行就算了。

而王云飞听到这里真不得不觉得赵老爷子的好,按理来说他和岳芸鹏、孔芸龙顶多是熟悉,来的多了之后对两个孩子有比较重的印象而已。

结果他却为他们考虑出路,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人了。

一般人哪管你。

“这件事情还得慢慢来,真要学我们是欢迎的,可以先来听听。”

“行,今晚我先去看一场。”

……

一顿饭主要是两位老爷子说话,王云飞在旁边则坐了冷板凳,他也不知道该插什么话,毕竟现在他得装作和岳芸鹏、孔芸龙不认识。

等吃完饭在门童孔芸龙慢走的声音当中,他们几个人趁着天色擦黑赶去现在德芸在的华声天桥。

到达的时候便已经快七点。

别看才七点,但剧场已经热闹起来,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买票听相声消遣,王云飞站在观众席最后一数,发现有四十多。

不算少,算多的。

同时下午干完活的郭得刚也和赵老爷子聊了不少话,的确说明了德芸缺人,还希望能有年轻人过来学习。

别看他们现在还的确不怎么样,但观众是越来越多的。

更别说他们是第一批呼吁相声回归小剧场的人,对干相声有一股子力气。

在聊天的过程当中,剧场开场了。

第一个节目曹金和邢闻昭老爷子说一段。

说完了第二个节目便是王云飞和李京的,没办法,今天晚上观众能来四十左右,演员却来不全。

徐德量、何伟有事不能来,所以今天王云飞和李京要说两个。

分别再第二个和倒二说。

“接下来请您欣赏相声《大相面》!表演者王云飞、李京!

!”

呱唧呱唧呱唧!

接近八点多钟的剧场,观众一同爆发出了掌声。

掌声出来那一刻演员是要出场的,也就是他们一出场,下面老少爷们立刻开始兴奋的搭话。

“云飞,嘿!你和郭得刚上周末喜相逢了!牛啊!还是和侯耀闻、石付宽说的。”

“对!晚上看节目的时候给我吓一跳,吃饭的时候愣是蒙了,我还纳闷是不是长得像,后面看见你师父就确定不是。毕竟你师父个头一般人模彷不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哈哈哈哈哈!

才到桌子附近,观众们一说,整个剧场先高兴了起来,在电视上看见他们这些熟悉的演员,了解德芸、喜欢德芸的肯定都替着开心。

所以一时间热闹至极,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能来四十人的原因,都想过来念叨几句。

至于赵老爷子也在下面,听见这的时候,顿时诧异到了,但一想想侯先生都认干孙子了也不稀奇。

王云飞在舞台上笑着开口:“都是先生带我们,要不然也上不去那节目,不过在那上面说肯定没在这里说的痛快,您各位多会听相声啊。

也感谢您各位照顾德芸!

这是专门给出的好话,让观众听着心里舒服和高兴,毕竟他们也是服务行业,但也是实话,现在照顾德芸的观众都是老熟人了。

不过王云飞也不能被观众给带跑,轻轻一指自己师叔李京,“别说我了,我知道各位其实更喜欢李京老师。”

李京开口:“你别太客气。”

“李京师叔的脑子多好多快,相声快板儿两门报。而且我发现现在的人脑子都非常灵。”

“对,社会进步了。”

“有点什么事情自己都能想得开,实在没辙了就去找明白人出出主意,比如说家里出了一点难事,怎么办呢,有人就给劝。”

“没错。”

“还有更聪明的人,我给你算一卦吧。”

瞬间王云飞开始入活了,毕竟这是第二个节目,不能拖延太久,“拿扑克牌推开了来回翻几张牌给您算,现在还好没那么严重,但过去人们非常相信这个。”

“迷信嘛。”李京望着说着话的王云飞补充一句。

王云飞点点头,“什么叫迷信?迷迷湖湖就信了,我今天过来就碰见一位。”

“是吗?”

“走在十字路口那,过马路对过来一女的,不到三十岁,二十五六。”伸手一指外面,王云飞在做出一个怀抱的动作,“抱着一孩子。”

“这怎么了?明显就是已婚妇女啊。”

“她一瞧见我就招手,吓我一跳,我说你干嘛?我还是一个孩子,不去那些地方!

说出来话老爷们懂得都懂,笑声不断。

而李京同样好笑一声,“就算是也没见过抱着孩子出来营业的。”

王云飞一转头说道:“我问她你干嘛?她说弟弟,我给你看看手相吧。另外我瞧你面相也不错,我指你一条明路。

她说这个我就不信,有明路你自己不去?走,我没功夫。”

“就是啊。”

“那女的有点无奈,对我说话:不看就不看,别不耐烦啊,我这里有盘你要吗?”

顿时李京明白了,赶紧搭一句,“她主要是卖盘的。”

“我瞧不惯这个,我还是个孩子啊。”

王云飞露出生气表情,在舞台上指着人的模样道,“我告诉你,赶紧走!你比我大,还抱个孩子出来卖盘,不丢人吗?有家有业的不至于出来干这个啊,李京哪点对不起你?”

“霍喔,我媳妇儿啊!

哈哈哈哈哈哈!

咦~~

话语口一转,观众们再瞧见李京在旁边吓一跳指着自己的模样笑得不行。

赵老爷子坐在观众们中间也是如此,满脸的开心。

孩子说起相声来是真不错。

下午洗澡以及吃饭的时候的确没看出来,因为年纪和他认识的岳龙刚差不多,可人家却如鱼得水一般的演出,是个差距。

顿时觉得他们一直干服务员的确不是办法。

因为打心眼里觉得郭得刚他们绝对有出头的一天,他们早去能早学到东西。

在声音中,王云飞望着师叔找补一声,“我就说这个意思,我很替你不公。”

李京连连摆手,“没那么回事,你都瞎说。”

“但说起来这些相面算卦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毕竟这是我国古代高人们的智慧结晶,可你拿它出来骗钱就不对了。”

“这就不像话。”

“我们街坊就有一位,就指着这个算卦、相面挣钱。”

“叫什么啊?”李京往下递话。

“姓管,叫管半年。”

“就管半年?多一天都不管?”

王云飞双手比划出一个圆柱体的东西,“拿一个快笼,里边装一把快子,上面自己削好了再刻点数字,街坊大娘找他算卦,一毛钱一卦。”

“倒不贵。”

“是不贵,一位大妈过来了,管先生给算一卦吧。

抽一根。这抽一根,拿过去再递过来。”

王云飞清了清嗓子脑袋一低看着手里的东西开始唱,“你今年六十七,属猴的~~

往南走有财运,往北走运不佳~~来,给一毛钱!

李京盯着搭档都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毛钱你听个唱也就够了,”

“对。”李京无语。

“也不能说他完全骗人,他算对过一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武映三千道遮天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庆余年超级系统危险关系天才小毒妃无限恐怖逆天邪神武炼巅峰
相关推荐:
超神:重生归来的银河之力重生1982从煤老板开始崛起海贼:开局召唤智将派大星从搭上NBA末班车开始文娱王炸华娱之生于1988大秦:我把文明火种洒向全世界甜妻在上:大叔乖乖宠我替嫁后,大叔乖乖宠我斗罗:我就是域外天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