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04】你侄女好看不好看,关我什么事?

“推演!”

精神之海内。

澹蓝色的光团,急剧膨胀了数倍。

核心的光丝结构,开始迅速生长起来。

程瀚忽然“看”到了一根根虚幻的“线”,每一根皆由无数细微的奇妙符印连接而成。

看似简单。

实则蕴含着巨量知识。

正是——暗灵秘傀的“秘傀之线”。

程瀚知道,这是解构自异神的知识,虽然只是皮毛,但层次绝对远远超过了玄士的水准。

秘傀之线的一端,连接着灵寰残印。

它们的另一端,则以秘偶节点为中转点,延伸至遥远的虚空。

程瀚随机挑选一根秘傀之线,将精神力化为一只无形之手,轻轻拨动了一下虚线。

“嗡!”

虚幻声响出现了。

一连串零碎的幻象闪过:

这是仲裁署的助理小姐。

在档桉仓库的一个隐蔽角落,她与高级仲裁员邹德待在一起,做着不为人知的勾当。

“姓邹的王八蛋!”

助理小姐似乎还有骂人的小癖好。

程瀚心生明悟:“从‘诡声’解析出的知识,让秘傀之线的传输效率大大提高,表现出来就是控制能力更强。”

好比前世的2G与4G网络。

前者最多只能看一看网页,后者却可流畅的观看视频。

这是代差!

程瀚忽然产生了恶作剧的想法:“居然在上班时间干这种事,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他轻拨一下秘傀之线。

“嗡~”

又是一声。

零碎画面又涌了过来:

助理小姐的眼眸中,忽然闪过一丝蓝芒。

她用尽浑身力气,大喊道:“下雨了,收衣服……”

邹德吓得浑身一震,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张晓丽,你踏马到底在发什么疯?”

助理小姐眼眸里的蓝芒褪去,一脸疑惑:“你怎么不行了?”

邹德心中简直像有一万只诡异呼啸而过,压低声音骂道:“我曹****,脑子有病就去看医生……”

这时。

不远处传来了说话声。

“谁在大喊大叫?”

“哪里下雨了?”

邹德与助理小姐对视一眼,赶紧开始穿衣服。

随后。

画面消失。

程瀚满意一笑:“远程控制能力,确实比以前容易太多了。”

又过一秒。

很快。

光丝结构停止生长。

提示信息闪了出来:

“灵寰残印,完整度38.88%。”

“熟练度+132,目前熟练度为2754/3000,精神值为34.8/39.1。”

精神值上限加了0.8点。

残印的完整度,提升了2.14%。

程瀚更满意了。

收获不错!

副署长于翔龙,爽快的给出了许诺:“程瀚,你今天为巡查署长了大脸,明天总署将下发嘉奖令。”

似乎是冲着“加钱班长”的名头,此人特意说出奖励内容:“至少等于你的两月工资,绝不会亏待你。”

刘一刀则补充一句:“等于四枚金币。”

这货也康慨了一把:“你这个月的月度奖金,一金币起步!”

程瀚来者不拒:“谢谢两位。”

他心中觉得,过几天购买羽兽后,也许该雇一名职业‘兽师’,将照料羽兽的工作交给专业人员。

反正有钱了!

于翔龙忽然换了一个话题:“对了,程瀚,我有一个侄女,年龄与你差不多。”

程瀚愣了一下。

搞什么?

想给我介绍女朋友?

于翔龙滔滔不绝:“有空我介绍你俩认识一下吧,她目前在第三中学念书,性子温柔娴淑,相貌相当可人……”

程瀚败退了:“抱歉,我尿急!”

他果断掉头就走。

于翔龙一脸遗憾之色:“我还没说完呢,听说他们学校至少三分之一的男生,都在暗恋我这位侄女。”

程瀚的嘴角抽了一下。

你侄女好看不好看,关我什么事?

*

“哗啦~”

水花飞溅的声音,宛如跃动的音符。

大片热腾腾的水蒸汽,弥漫到浴室里每一个角落,彻底遮住了美妙绝伦的风景。

谢莜享受着热水浴,心情很好的哼着歌。

结束短暂的牢狱生涯后,她用以前攒下的钱,租下了一间高档公寓,就此安顿下来了。

不过。

虽然暂时没了近忧,可远虑却不少。

首先就是钱。

如今她手头只剩下十多枚金币,偏偏以往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最多只能支撑半年时间。

谢莜苦恼的叹了一口气:“必须想办法挣钱了!”

“冬!冬!”

隐隐有敲击声传了过来。

谢莜浑身一个激灵,赶紧从浴缸里站起来,快速用大浴巾裹住白嫩身躯,拉开浴室门走了出来。

“冬!冬!”

声音听着更清晰了。

似乎是从阳台方向传来。

谢莜暗暗骇然:“该不会是接头的‘白腹松鼠’吧,永夜行者真神通广大,我才刚搬过来,他就找上了门。”

这间公寓位于近八米高的三楼,而阳台是全封闭的格局,外面根本就站不住人,唯有松鼠才有这等本事。

她快步走到客厅,伸手拉开阳台的门,当即发现玻璃外攀附着一个黑乎乎的小影子。

果不其然!

谢莜连忙推开玻璃窗,一道黑影迅速窜了起来。

正是白腹松鼠!

“吱!吱!”

小东西叫了几声,极为人性化的搓了一下爪子。

谢莜却露出一个“见鬼”的惊呆表情。

我的天!

为什么我好像听得懂它的话?

它是在说“冻死了,有热水吗”?

“吱!”

松鼠又催促了一声。

它在说:别磨磨唧唧!

谢莜慌慌张张的拿起水杯,先倒了一杯热水,又兑入一些冷水,再放在了地面上。

松鼠立即凑过去,“吧唧”的小口喝了起来。

谢莜有一种想爆粗口的冲动。

这踏马都是什么破事?居然连一只松鼠都知道冬天得喝热水,永夜阁下派出来的信使,已经成精了吗?

她已意识到,并非自己懂得松鼠的语言,而是小东西具备某种超凡力量,可让旁人通晓它表达的意思。

永夜阁下的手段,总是那么令人神秘。

松鼠喝完水,灵活的爬上木桌,又叫了起来:“吱?”

这是在问:那些鬼鬼祟祟的人,什么时候会来联系你?

谢莜心中一紧。

永夜阁下果然什么都知道!

她斟酌一下措词,答道:“通常是一位自称‘生命祭司’的人,主动来联系我,我不知道如何联系对方。”

松鼠又叫道:“吱!”

它在说:你需要借助你的姿容,找到一份有影响力的工作,否则生命祭司不会找你。

谢莜非常不情愿承认,但又不得不回答:“是的。”

她心知肚明,以往自己待在金主身边,可以接触到大量秘闻,故而生命祭司才会找上自己。

而小东西所说的“借助姿容”,只是一种客气的说法,实际上就是——交易。

她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亦无比憎恶这种被人当玩具的日子。

松鼠摇了一下毛茸茸的大尾巴,语气透着一股命令的意味:“吱!”

谢莜俏脸一白,她咬了一下嘴唇,不自觉想起被撞死的那家伙,最终屈服了:“如您所愿!”

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玩物吗?

这就是命吧!

松鼠忽然吐出一个小木球,还拿小爪子指了一下:“吱~”

它的意思是:拿着!千万别弄丢了!

谢莜呆了一下,试探着捏住了小球。

下一瞬。

她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

*

一天后。

谢莜摇身一变,成为了‘摩达通商会’的高级秘书。

具体的工作职责,有且只有一条——为会长服务!

不过。

从这位秃顶老者的眼神中,谢莜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种“生吞活剥”的炽热欲望。

这是她非常熟悉的眼神。

特别是居于上位的男性,表露出的尤其多。

权力,让人肆无忌惮吗?

谢莜暗叹一声。

半小时后。

一间奢华的卧室里。

谢莜目瞪口呆的看到,商会会长‘杰士公’,仿佛被十只泰迪附身,对着一把椅子做出种种疯狂的举动。

椅子腿都被弄断了一条,足见场面有多么辣眼。

许久。

杰士公嘴歪眼斜的躺在地毯上,嘴角残留着大片口水,陷入了某种古怪迷离的状态。

谢莜穿着轻薄衣衫,打量着手中的小木珠,神色透着深深的惊异。

此物名为——迷念珠。

适才她使用永夜阁下传授的法门,对杰士公施展了一种刺激灵魂的秘法,后者便彻底丧失了神智。

一个小时后。

杰士公清醒过来。

他回想着刚才的美妙经历,心中有一百二十个满意:“莜莜,从今天开始,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绝不会亏待你。”

这老者色迷迷的瞄了她一眼,给出了许诺:“你的薪水从两枚金币,上涨到了四枚金币吧。”

短短一个小时,薪水暴涨一倍,绝对是商会最快涨薪速度。

谢莜熟练的露出一个甜笑:“谢谢会长!”

她心中却“呕”了一声。

去尼玛的老色批,以后天天对着椅子发狂吧!

与此同时,她长长舒了一口气。

为永夜阁下效力,看来没有那么糟糕。

*

善义坊。

程瀚坐在桌边,注视着一张纸。

纸上绘着一些鲜花、坚果、种子,拼凑成一个奇怪的图桉。

他轻笑一声:“远古历史专家‘林学彬’说过,这个疑似异神象征的图桉,多半代表着‘生命’。

“而找上谢莜的异神信徒,居然自称为‘生命祭司’,两者很可能存在联系,这件事比我预想得更有趣。

“接下来就是等待生命祭司找上门,再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的老巢,将这帮地鼠揪出来!”

程瀚又做了一次推演,满意的笑了起来:“迷念珠的效果确实不错。”

借鉴从诡声解析出的知识,补全灵寰残印的一部分结构后,得到一种新能力——制造临时性的超凡物品。

这实在是一种非常惊人的能力。

随手弄出一种可供普通人使用的超凡物品,这是等闲超凡者不敢想象的事。

程瀚摸了摸下巴,暗暗滴咕道:“假如有超凡材料,我可以制作真正的超凡物品,或许该想办法弄一点超凡材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无限恐怖危险关系武炼巅峰武映三千道宿主天才小毒妃逆天邪神遮天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相关推荐:
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宦官娶妻:嫡女太嚣张我立于神明之上谁爹不是曹操啊三国:曹营谋主,朝九晚五32号见面从伍千里开始我在恐怖游戏中无限死亡重置!从射雕开始的诸天直播超神:文明崛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